衰退交易下空头主导原油,油价走低缓解全球通胀压力
河北

衰退交易下空头主导原油,油价走低缓解全球通胀压力

原标题:衰退交易下空头主导原油,油价走低缓解全球通胀压力

衰退交易下,空头开始主导大宗商品市场,截至8月4日晚间,WTI原油自俄乌冲突以来首次跌破每桶90美元,较年内130美元的高点已相去甚远。

“随着OPEC+最新增产决定和美国每周原油库存数据的公布,3日WTI原油就先涨后跌,并考验5个月低点91美元附近。”嘉盛集团全球研究主管韦勒(Matt Weller)告诉记者,“随着下破,可能将打开连续下跌的空间,至支撑位即去年四季度高点85美元附近。”

油价与通胀预期息息相关。接受记者采访的交易员都表示,多空双方仍在激烈博弈,几个月后通胀交易或还会回归,美联储加息也远未结束。但目前原油下跌利好成长股,通胀预期似乎见顶,只是仍将维持在高位。

原油空头占据上风

全球主要经济体7月PMI数据疲软,令市场对经济衰退的担忧加剧,油价周一(8月1日)跌幅接近5%。

在供应端,周三(3日)OPEC+宣布,9月日产出增加10万桶,与增加10万桶~40万桶的市场预期一致。但当配额落实到真正产出时,数字可能只有三分之一,这是因为10万桶的增产将平均分布于成员国,而只有沙特和阿联酋有多余的产能。韦勒表示,产出配额并不是阻碍大部分OPEC+国家增产的原因。所以,配额的上调只会对市场供给产生有限的影响。

由于增产幅度实际低于预期,WTI原油快涨3美元,一度站上96美元。但仅仅数小时后,美国就公布了每周原油库存数据,库存意外增加446.7万桶,而预期为减少62.9万桶。数据显示出美国汽油消费疲弱,出于对全球经济衰退的担忧,原油库存大超预期地增加,进口原油量创下两年来新高。交易者猝不及防,原油价格回吐早盘涨幅,一路下滑并考验5个月低点91美元附近。截至北京时间4日21:30,WTI原油跌破90美元/桶,报89.80美元/桶,布伦特原油报95.65美元/桶。

在此前的7月下旬,由于欧洲禁止俄罗斯原油进口的前景提振油价,且受到沙特无法将原油产量继续提高、夏日出行高峰等因素影响,油价曾持续反弹,冲向110美元大关。然而,随着美联储透露放缓加息节奏的信号,以及市场对经济衰退的担忧加剧,衰退交易近期持续占据主导。

中银国际大宗商品市场策略主管傅晓告诉记者,根据OPEC成员国利比亚官方消息,该国每日原油产出已升至120万桶,上次达到这样的水平还是在4月。而欧洲7月标普全球制造业PMI全部低于50。最重要的是,美国ISM制造业PMI的新订单分项指标从49.2下跌至48,进一步削弱了整体原油需求。

此外,为了缓和油价涨幅,美国早前开始释放战略原油储备(SPR)。虽然SPR释放的部分会在将来某个时间点回补,但可能推迟到2023财年(2023年6月30日)后,这也令油价承压。

在CFTC(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上个报告周中,投机者已将其原油净多头降低3.7万手至35.5万手。其中,纽约WTI原油基金净头寸下降1.25万手,主要是多头头寸平仓所致,市场下调了对美国原油短期需求的预期。但是,基金经理加注布伦特原油,可能是因为炼油利润回升以及原油现货供应紧张情况持续。

未来一周,多空博弈可能会使得油价维持较高波动。傅晓认为,原油现货升水以及远期贴水结构说明现货供应紧张仍在,这支撑了原油价格;另一方面,对经济衰退的担忧则可能限制油价上涨。

通胀预期或高位触顶

随着油价走低,通胀预期也开始缓和。多数机构预计,今年美国CPI可能会触顶回落,但仍将维持在较高的位置。

目前美国新车、交通服务、家具、非营利服务和酒店的同比价格远高于往常,这是受供应限制、需求反弹和基数效应的推动。具体而言,二手车拍卖价格在7月上半月上升0.6%,较疫情前水平高出42%;高盛的住房通胀追踪指数在6月小幅上升0.1个百分点,至6.8%;农产品价格上涨将推动2022年食品价格上涨约10%。

此外,以供应商交货时间衡量的供应链中断在7月改善,但仍处于高位。供应瓶颈因素在6月将核心PCE通胀同比涨幅推高了65个基点(BP),高盛预计这一贡献将在2022年下降至20BP,2023年有望进一步下降。该机构认为,2022年美国通胀将为5.9%,在基数效应带动下,2023年、2024年分别回落到2.6%和2.3%。

最新数据显示,美国二季度实际GDP增速折合成年率为下降0.9%,低于市场预期的增长1.3%,连续两个季度GDP下降,似乎满足了技术性衰退的定义。但由于失业率仍维持在历史低位,因而仍不能称为真正意义上的衰退。

分项来看,商品消费、库存、住宅投资是主要的拖累项,三者合计对实际GDP造成3.8个百分点的拖累。政府开支也在收缩(联邦-3.2%,州和地方-1.2%)。

可以说,此次美国陷入技术性衰退都是库存的“锅”。美国当前处于需求降温、库存上升的被动补库存阶段。零售商们去年为应对供应链中断和激增的需求进行大肆采购,如今仓库里堆积的高价库存都成了累赘。库存过剩一方面侵蚀企业盈利能力,另一方面也向上传导影响制造生产环节,对美国经济造成更广泛的影响。

先锋领航(Vanguard)将美国GDP增长预期从年初的3.5%左右下调至1.5%左右,并预估未来12个月经济衰退的概率为25%,未来24个月则为65%。相较经济“软着陆”发生的可能性,即经济增长和失业率处于长期均衡水平(约2%的增长和4%的失业率)的情况,经济在一定时间内维持高通胀和增长停滞的可能性更高。

就中国而言,下半年通胀压力来自两方面,一是输入性通胀,包括能源价格维持高位、粮食危机、汇率阶段性贬值;二是国内通胀因素,包括新一轮猪周期、PPI向CPI传导加强。

信达证券宏观首席分析师解运亮告诉记者,新一轮猪周期将在三季度启动,年内猪价的底已过。随着经济爬坡、需求修复,PPI将加强向CPI传导。“预计下半年中枢约2.8%,全年中枢2.3%,年内高点为3.3%左右。”不过,由于目前油价回落带来输入性通胀有望缓和的预期,或限制中国CPI上行空间。

成长股暂时狂欢

一边是油价下跌压制通胀预期,另一边是美联储激进加息的进程或放缓,早前遭遇暴击的成长股近期一片欢腾。

纳斯达克100指数近一个月大幅反弹12.5%,领跑所有指数,显示出市场交易衰退的气氛,因为成长股往往在温和衰退下获得更高的增长。今年上半年,该指数一度回撤近30%,创下上世纪70年代以来最差走势。

全球资深宏观交易员袁玉玮告诉记者:“原油下跌对成长股利好,而周期股弱。虽然不排除3~6个月内通胀交易还会回归,但3个月以内将是均值回归场景,目前我们的系统对标普500和纳斯达克100有看涨信号。”

数据显示,早前遭遇通胀交易暴击的“木头姐”伍德(Cathy Wood)的ARKK创新ETF近期满血复活,周三一天就大涨6%,近一个月涨幅也超出了10%。“这充分体现了科技股全面复活。”袁玉玮告诉记者。

更多机构则倾向于采取中立的观点,而非全面对风险资产转为乐观,因为美联储加息进程还远未停止,目前9.1%的高通胀很难为明年降息的预期提供合理依据。

外界目前预计,美联储9月的加息幅度可能会从此前的75BP下降至50BP,11月、12月以25BP的加息幅度为主,但只是一种边际缓和。本周初,FOMC(联邦储备委员会)成员纷纷表态还要继续加息。芝加哥联储主席埃文斯(Charles Evans)表示,如果通胀没有改善,合理评估下9月应加息50BP,加息75BP也是可以的;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行长达利(Mary Daly)声称,美联储抗通胀战役远未结束;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James Bullard)也指出,要强有力地推动通胀回落,需要加息并长时间保持高利率。

“预计未来美国经济大概率从滞胀走向衰退,即从经济下行、通胀上行进入经济加速下行、通胀下行,经济拐点或出现在三季度。”中航信托宏观策略总监吴照银告诉记者,滞胀和衰退对应的是股票下跌,目前美股大约下跌到半程阶段,美国债券收益率在下半年或将见顶回落。美股将从“盈利估值双杀”转为“杀盈利”,但大概率不会继续快速下跌,而是可能转为阴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