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迹红色平山⑨丨最后一粒子弹留给自己:著名战地记者雷烨
河北

寻迹红色平山⑨丨最后一粒子弹留给自己:著名战地记者雷烨

2021年08月05日 11:10:09
来源:长城网

原标题:寻迹红色平山⑨丨最后一粒子弹留给自己:著名战地记者雷烨

长城网记者 袁立朋 刘延丽 通讯员 齐彦文

他年少时典卖祖屋,北上抗日;他奔赴延安,转战长城内外、滦河两岸,足迹遍布晋察冀;他在遭遇日寇包围的情况下,坚持先转移群众,错过撤退时机,终因寡不敌众身负重伤,29岁的他从容砸碎照相机和自来水笔,用最后一颗子弹壮烈殉国。他就是著名抗日英烈雷烨。

雷烨。资料图片

雷烨1916年出生于浙江金华,原名项俊文,曾用名雷雨、雷华。他是杰出的战地记者,更是一名身兼数职的优秀共产党员。随着时间的迁移,他的故事,他的点滴事迹,如长轴画卷般缓缓展开。

雷烨父母早年就先后去世,作为长兄的他为父又为母,还要下田务农、教书育人,虽然偿遍了人生艰辛,但也历练了他乐观坚强的品格。

1934年初秋,雷烨写给好友许为通的信。书中提及:“你会欣赏鼓励我的许多话,我轻轻地早把它安放在我的心府里了。”自此,项俊文燃起心中火焰,立志追求光明,为国上阵。

雷烨(后)1934年和弟弟、妹妹的合影。资料图片

1936年,雷烨曾赴上海“补习”数月,接触并了解到“左联”等进步作家和革命文艺。1937年底,杭州沦陷,大批文化工作者、共产党人聚首金华。通过严金明好友周伯皆介绍,他见过了左翼文学家冯雪峰。听了冯雪峰等人的经历,雷烨知道,他们都是从革命圣地延安来的,因此也非常向往延安。他变卖了祖居等家产,换得100块大洋,当做自己去延安的盘缠。项俊文的想法是:“我去那边还可读书,进‘抗大’。”

1938年,雷烨正式出发,到武汉后,给许为通写信简单地说已到武汉,告诉了许为通他当时的地址,为了避免牵累家庭,项俊文开始改用化名“雷雨”。

雷烨和时年12岁的田华在平山“抗敌剧社”。沙飞 摄

到达延安后,雷烨进入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第四期学习。那时候,雷烨喜欢写作,爱好摄影,已开始兼任各报刊的特约记者和通讯员。他撰写的通讯《创造抗战突击队员的斗争———抗大献给抗战一周年的礼物》《抗大同学毕业上前线》,拍摄的《抗大四期毕业欢送大会上毛泽东先生致训词》《参加欢送大会之学员》等,开始署名“雷烨”,在1938年8月至9月间出版的武汉《新华日报》先后发表,初步显露了当记者的天赋。

1938年12月,从抗大毕业的雷烨被八路军总政治部选派,前往华北前线任战地新闻记者,并担任前线记者团第一小组组长。他不负部队首长和同志们的信任,带领4名组员冲破日军重重封锁线,奔赴抗日前线晋察冀根据地。到达根据地后,雷烨深入到军营和战场上,及时报道八路军战士和当地百姓抗击日本侵略者的英勇事迹。与此同时,他还接受了邓拓之约,夜以继日地撰写了《谈延安文化工作的发展和现状》的长篇文论,该文于1939年初在《抗敌报》上连载,得到了各方肯定。

1939年,雷烨到达冀东地区,在极端困难与险恶的环境中,从事新闻采访报道工作。作为一名勤奋好学、多才多艺的青年,雷烨除了拍照,还写诗,写报告文学。当时正值我党领导的冀东大暴动失败之后,日寇乘我军主力向西转移,集中优势兵力对群众施行野蛮的镇压与屠杀。雷烨目睹这种惨状,深入受苦受难的群众中,组织领导群众进行对敌斗争,他采写的作品更是充满了群众情感,反映了群众的呼声与愿望,为群众喜闻乐见。

为了团结当地爱好文艺的人士,雷烨还主动发起组织“路社”,与大家互勉“向着鲁迅的道路前进!”在物质条件十分困难的情况下,路社先后出版了《路》《文艺轻骑队》《国防最前线》等刊物。这些刊物对人民群众、对广大指战员都起了很大的教育作用,在冀东赢得了很高威信。

《晓渡滦河》雷烨摄影作品。资料图片

1940年以后,冀东地区敌我斗争更加尖锐、残酷,我军斗争的主要方式也转为游击战。雷烨根据革命的需要,于1941年转到冀东部队领导机关工作,先任分区政治部宣传科长,后改任组织科长。繁忙的日常工作并没有影响他采访和写作,相反却使他搜集到更丰富的素材。当雷烨发现那时冀东一些部队没有摄影工作者,许多生动的对敌斗争镜头还没有人拍摄时,就义不容辞地拿起照相机来,一面积极地参加斗争,一面忠实地反映斗争;尽管那时的照相器材十分缺乏,拍摄条件又很恶劣,但他克服一切困难,走到哪儿拍到哪儿。

《塞外的杀声》雷烨摄影作品。资料图片

雷烨还随部队转战到冀东的滦河沿岸和热河以南的伪满洲国边境,亲手拍摄了很多新闻照片。他这一时期的作品反映了冀东人民子弟兵驰骋滦河,挺进热南,突破“伪满国防线”转战古长城内外的实况,记录了日寇血洗潘家峪、烧死杀死我无辜同胞1000多名的“潘家峪大惨案”和日寇拆房并村、制造“人圈”、奴役人民的情景,并着重报道我国军民的对敌斗争成果,出色地完成了各项报道任务。这一时期,他采写了《潘家峪大屠杀》《那是从喀喇沁赶来的牛群》《新收复的乡村为什么拥护八路军》等长篇战地通讯,拍摄了《驰骋滦河挺进热南》(组照)、《日寇烧杀潘家峪》(组照)、《熊熊篝火》《冀东人民》《战斗在喜峰口》《山岗晚炊》《塞外宿营》《行进在祖国边城》等佳作,把对抗日军民满腔的爱和对日本侵略者无比的恨,全部倾注在笔尖和镜头里,因此被战士们称为“多产高产的前线记者”。

《塞外山岗上的野炊》雷烨摄影作品。资料图片

1943年1月,晋察冀边区第一届参议会在河北阜平召开,一位名叫雷烨的代表,引起了前来采访的著名摄影记者沙飞的注意。雷烨是晋察冀军区冀东军分区的组织科长,他到过长城内外无数乡村,拍摄了上百幅极其珍贵的照片,真实记录了日寇的暴行和冀东军民在长城内外殊死抗战的场景。为了在晋察冀画报上发表雷烨更多的照片,沙飞邀请雷烨留在了平山县的曹家庄村。

1943年4月19日深夜,就在刚刚完成照片选定和说明文编写时,村外出现敌情。雷烨没马上转移,他惦记着乡亲们的安危。他发现很多乡亲躲在离大道比较近的山沟里,很容易被敌人发现,他就去动员乡亲们,让他们转移到更远的深山里。乡亲们陆续转移了,可雷烨错过了转移的最佳时机。他在和日军交火中受了伤,又由于不熟悉地形,被包围在一个叫南段峪的山谷里。他坚持让警卫员先撤离,自己用手枪还击冲上来的日军。日军蜂拥而至,雷烨把手表、钢笔、心爱的相机全部砸碎,从容举起手枪,把最后一颗子弹留给了自己。

雷烨壮烈牺牲。影视剧资料

雷烨牺牲后,悲伤的乡亲们将他的遗体安葬在他牺牲处对面的山脚下,并栽种了一棵“雷烨树”。1958年,华北军区烈士陵园建成,这时离雷烨牺牲已经过15年了。乡亲们把雷烨的遗骨用精致的木盒重新收殓,派年轻人连夜兼程200多里路,送到了烈士陵园。

河北省摄影家协会的摄影家们到平山县南段峪石堂村雷烨牺牲地拍摄。资料图片。洪兵 摄

河北省摄影家协会的摄影家们到华北军区烈士陵园雷烨墓前献花。资料图片。洪兵 摄

如今,这片青松翠柏环绕的陵园,成为祖籍在江南水乡的雷烨永远的安眠之地。山坡上的那棵“雷烨树”依然枝繁叶茂,平山县雷烨希望小学的孩子们仍在传唱着歌颂雷烨的诗篇。

位于平山县南段峪石堂村的雷烨希望小学。资料图片。洪兵 摄

2014年9月1日,民政部公布了第一批在抗日战争中顽强奋战、为国捐躯的300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雷烨名列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