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镜头里,藏着石家庄的城市记忆
河北

她的镜头里,藏着石家庄的城市记忆

2020年07月28日 09:02:08
来源:凤凰网河北综合

记录和分享生活,是每个人都会做的事。生活在同一座城市的人们,把彼此的记录相互交织、相互连接,就组成了一幅城市的生活图景。

影像也是记录生活的一种形式。身为一名摄影师,巩烨眼中的石家庄既是家乡故土,也是承载了梦想和奋斗的地方。2015年,巩烨回到石家庄,开了一家摄影工作室,用镜头记录石家庄的人和事。在她眼中,这座城市像是一本反复翻阅的书,早已熟稔,却仍旧能不时地从缝隙中,窥见未知与新鲜。

工作中的巩烨

工作中的巩烨

在城市的角落寻找风景

因为疫情的关系,巩烨直到4月份才重新开始工作。用她的话说,摄影行业确实迎来了一阵“报复性消费”,连续两个月的时间,她几乎天天在拍外景。“有一个星期,我5天都在汊河待着。”对于巩烨来说,这样高频率的外景拍摄很少遇到。虽然风吹日晒很是辛苦,但也给了她意外的灵感。

在拍摄了一系列的石家庄城市地标、打卡景点后,7月8日,巩烨在自己的社交媒体账号上传了一组名为《隐秘的角落》的照片,照片被调成复古的色调,展示了一座座颇有年代感的建筑。

巩烨拍摄的石家庄城市一角

巩烨拍摄的石家庄城市一角

这些是她在拍摄短片时遇到的风景,她在配图文字中写道:“我喜欢老旧的房子,有故事的建筑,更有电影感。”

最近,巩烨和朋友们一起拍摄了四部短片,主题不尽相同,都是在石家庄完成的取景拍摄。其中一部短片《最近距离》,在一分多钟的视频中,人物走过了石家庄的大街小巷,地铁、街道、天桥……短片运用胶片式的色调,在拍摄手法和画面上致敬了王家卫的《重庆森林》。急速晃动的镜头和变幻的场景,让画面中的石家庄有了几分电影里的味道。

“那天我们晚上出发,在街头溜达了三、四个小时,一直到凌晨。”巩烨和朋友们开着车,在路上走走停停,遇到合适的景色,就停下来拍摄。“其实有点仓促,但是后期剪辑技术弥补了一定缺陷,已经达到了我预期中的效果。”

接下来的另一部短片中,声音成为巩烨关注的重点。人物动作中细小的摩擦、环境的变化,都被她用声音传递出来。“戴上耳机可以听出来,声音还是很有电影感的。”巩烨笑着表示,对自己的作品“很有信心”。

巩烨拍摄的石家庄城市一角

巩烨拍摄的石家庄城市一角

自信来源于经验。大学时,巩烨选择了戏剧影视文学专业。从大三开始,她就在一家很有名气的影视后期公司实习,2007年毕业后又在那里工作了近两年的时间。当时,巩烨就职于动画特效部门,负责电影的拟音,也就是对人物角色行动时发出的声音与各种环境声进行模拟。她在工作中接触了很多国内外的影剧项目,其中不乏“大制作”电影。

谈起那段工作经历,巩烨记忆犹新。她们团队有专门的声音棚,为了模拟一个画面的声音,经常要录制十遍以上,一天下来,大约只能配完几分钟的画面。有一次,巩烨为了完成一个特制的声音,在棚里整整熬了一个晚上。

在高强度的工作中,实战经验也得到迅速积累,如今拍摄短片时,当年所学又有了用武之地。“我是个爱拍照,也爱电影的摄影师。今年的愿望,是找回当初的导演梦。”巩烨说。

摄影师巩烨。李诚/摄

摄影师巩烨。李诚/摄

摄影是一种演绎

巩烨所在的摄影工作室,是她跟另外两个大学同学一起创办的。三个女生组成的团队,看起来力量有些单薄,在初期也经历了困难和质疑,不过,十几年坚持下来,她们凭借自己的努力,把女性大胆又浪漫的想象力发挥到了极致。

2015年,工作室从保定搬回石家庄时,巩烨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寻找合适的地址,希望能圆一个“厂房梦”。最终,她们选中了棉二的一间老厂区。巩烨至今还记得那里最初的样子。“周围的墙是灰黑色的,上面挂着很厚的棉絮。”但是那里的氛围也让巩烨很喜欢。看房当天,她就决定租下房子。从打扫卫生,到抹平墙面的钉子,凿出窗户,三个女生忙活了两个月,终于顺利开门营业。

巩烨拍摄的石家庄城市一角

巩烨拍摄的石家庄城市一角

开设工作室多年,巩烨拍摄最多的还是女孩。“大概因为女性面对女摄影师会比较放松一些。”她拍摄过的写真风格多样,并没有固定的标签。“我觉得任何风格都可以尝试。”

“对女孩来说,只要是自己喜欢的样子,都是美的。”谈及审美的话题,巩烨这样表示。“可能跟我喜欢电影有关,我觉得拍照也是一个演绎的过程,希望镜头前的人能够展现一些跟平时不一样的感觉。”巩烨觉得,女孩们要敢于去尝试,用造型、创意、拍摄手法、色彩光线等等,演绎一个不同的自己。

巩烨的摄影工作室

巩烨的摄影工作室

由于从中学就开始玩摄影,巩烨笑称自己是“从胶片时代走到数码时代的人”。有时,她也会觉得有些遗憾。“到现在,拍照已经没有过去的仪式感,不是那么珍贵的东西了。”在巩烨看来,胶片才代表了摄影真正的含义。“一卷胶卷有36张,能出的底片可能也就30张,而且没有办法预览成片。你就会有期待、有惊喜,去猜测拍的到底好看不好看。拍照可视化之后,那种新鲜感、惊喜感就慢慢淡化了。”

尤其,大家现在对于自拍的喜爱,让大众审美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大家都喜欢自拍镜头里的自己,我也喜欢,但有时候,过于依赖自拍的话,很多人就不会太认真地对待自己,也不能去正视自己了。”

巩烨指着自己最近拍的一组人像说,拍了十多年照片,她慢慢地学会了化繁为简。那是一张很“简单”的人物照片,没有华丽的布景,仅仅是一个女孩面对着镜头,她的一缕头发被风拂起。“你看,这就是一个普通人,但是从光线、造型、服装到妆发,甚至细致到每一根发丝的曲线,都是刚刚好的,这样的作品就有味道。这张照片,可以让人看很久。”

地方是旧的,人是新的

巩烨是个很能“折腾”的人,行动力一流。当工作室因为安全问题需要搬家时,她又跟两个朋友一起找了一间别墅,开始合伙装修。

“我对那里寄予了特别大的希望。”房子是在去年春节期间装修的,除了局部装修找了施工队,其他的部分都是巩烨的家人和朋友一齐上阵完成。“四层的别墅加上一个院子,我们连花都种好了。”回忆起来,巩烨很是不甘心。新址开张没满4个月,房东就提出要卖房,要求她们搬走。

“我都气哭了,觉得太难了,不想开工作室了。”尽管委屈得不行,几个女生还是咬牙挺了过来。新工作室在城市南边的老别墅区,她们花了两周,一边正常营业,一边在新房赶工。“我们就两边来回跑,最后一单收工,立马叫了搬家公司,把家具都运过来,然后半天时间搞定布景。”巩烨说,新旧工作室的营业几乎是无缝衔接。从去年7月一直到现在,这里成为了巩烨和朋友们的“新据点”。

说是新址,其实也是很有年代的建筑。“小区里的法国梧桐树干很粗,就像我小时候家门口的一样。”每次走过小区的林荫路,巩烨都觉得很满足。摄影师这个职业,让她有一种怀旧情结。巩烨在桥西长大,那些老小区的建筑里充满了回忆,这或许是她“老房子情结”的由来。

《隐秘的角落》系列照片已经拍到了第四组,有永安街附近的胡同,也有老火车站的建筑。“每个古老的小门里面都有安逸的院落,生活气息、烟火气,热热闹闹的。”巩烨希望能用照片留下关于城市的记忆。

巩烨拍摄的石家庄城市一角

巩烨拍摄的石家庄城市一角

日常工作中,巩烨平均每天要修两三百张图片,用去将近5个小时。她最大的爱好,就是一边看剧一边修图。“如果不看点东西,5分钟就睡着了。”同时,“追剧”又成为了对审美的滋养。巩烨工作室的布景非常精致,有不少摄影师去她的工作室拍摄,甚至有家装行业的人想请她去给员工做培训。

拍了十多年照片,巩烨偶尔也会有“看腻”的感觉。“在打卡流行之前,这些景点我就都拍过了,现在看都不稀奇了。”有时候,她也会发愁素材,觉得为难。

“但是石家庄还是有值得记录的东西。”巩烨分享了她前一阵拍照发生的小故事。一个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女孩想拍一组打卡照片,她们一起走过了中山里、老火车站、南小街的景点。这些在巩烨眼中很平常的景色,在女孩看来却很不一样。“这一切对于我来说都是非常新鲜的,我很喜欢这样的体验。”女孩说。

“她的话点醒了我。”巩烨说,虽然地方是旧的,但人是新的。“还是要继续拍下去,因为不知道谁会看到这张照片,会产生什么样的想法,有什么样的感受。这种未知与新鲜,才是摄影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