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阳  是一个地方文化鲜明的城市,田庄位于曲阳县南15公里,大墓就在村东的田野里。 田庄大墓是在2011年5月被发现的,由于近年来屡遭盗掘,考古工作者对其进行抢救性发掘,发掘工作至2012年12月完成。而关于它的话题,在河北考古、文化界依然热度不减。
[ 风水 ]
[ 墓道 ]
[ 陪葬品 ]
[ 石棺 ]
田庄大墓的风水考量清晰可见—北依太行余脉黄山,铁山与牧山环抱于后,南有见龙山遥相呼应,大沙河呈西北至东南方向蜿蜒流过—墓葬背山临水,地势开阔。[详细]
地下结构由墓道、仪门、庭院、甬道、前室、后甬道、后室组成中轴,侧室及耳室分列东西,墓室总数达12个之多,全部用青砖砌筑而成,别具一格。[详细]
墓葬虽然经过历代多次盗扰,但仍出土了一批重要文物,以汉白玉造像和陶瓷制品尤为突出。还有部分酱釉瓷器,另外出土一件具有紫定风格的瓷器,非常难得。[详细]
在中国古代墓葬中,一般的双室墓结构已表明墓主人身份的尊贵。然而,这座古墓不但是双墓穴,并配有多个侧室和两个耳室,身份尊贵不容小觑。[详细]
史书记载,王都是个大收藏家。王都反叛后曾在定州盘踞,兵败后被俘遭杀。结合田庄大墓有那么多耳室,“王都完全有可能为自己建造奢华大墓,大墓内大量耳室也许就是为了放置他收藏的珍宝与书籍。他兵败被杀后,有可能墓葬棺椁被后唐军砸毁,并将他扔进墓穴中。墓葬中有一具男性残骸,较符合王都的身世。”[详细]
考古工作者心里更倾向于曲阳田庄大墓有可能就是安禄山墓。河北省博物馆副研究员郝建文列举了以下例证:从壁画来推测,这座墓的年代与公元706年的章怀太子墓时代相去不会太远。“历史框定了这个范围,也许只有安禄山—大燕皇帝,能干出这种事儿来,或许他在做‘帝王’前就开始悄悄地修建王陵了。”[详细]
李宝臣 ——
唐朝首任成德节度使
王处存 ——
唐末大将、义武军节度使
张孝忠 ——
唐朝首任义武节度使

安禄山(703年—757年),营州(今辽宁朝阳)人,本姓康,名轧荦山。其父可能是康姓胡人,母阿史德氏是个突厥巫婆。相传,其母多年不生育,便去祈祷扎荦山(突厥尊扎荦山为战斗之神),遂于长安三年(703)正月初一感应生子,故名扎荦山。

安禄山(703年—757年),营州(今辽宁朝阳)人,本姓康,名轧荦山。其父可能是康姓胡人,母阿史德氏是个突厥巫婆。相传,其母多年不生育,便去祈祷扎荦山(突厥尊扎荦山为战斗之神),遂于长安三年(703)正月初一感应生子,故名扎荦山。

安禄山长得痴肥,眼盲后,长期靠心腹小宦官为其穿衣。因其宠爱幼子,长子安庆绪见安禄山对自己不加宠幸,心中怨愤,命令安禄山宠幸的宦官李猪儿在替安穿衣时,以刀刺其腹而死,安方势力开始走下坡路。

[ 安禄山 ]
几位住在附近的村民中,有的表示听老人们说这里埋着李左车,因为有人在距离此处不远处一条沟内发现过带“李左车之墓”字样的汉白玉墓碑。年约60岁的田姓看护员也表示,村里传说这里埋葬的是“李左车”。
然而,考古专家和来访的人提到,这里可能埋葬的是安禄山。“也有这种可能,附近北养马村有姓安的村民,这附近还有个元坦村,年代也比较久远,也有安姓村民。”田姓看护员说。
汉白玉雕刻表现出的高超技艺,体现了曲阳作为雕刻之乡的历史渊源和深厚底蕴,其在唐代达到登峰造极的艺术水准,对研究当时铠甲、服饰、风尚有重要价值,对当代雕刻技术有良好的借鉴作用。[详细]
田庄所处之地是唐廷控制河北三镇的桥头堡,地理形势尤其特殊。墓葬的发掘为揭示河北藩镇势力统治下,社会物质文化等发展演进和成就特点,提供了重要资料。[详细]
田庄墓葬规模之大,令观者无不惊叹,不仅砖构墓室整体体量大,甚或超出实际宅院,而且单体建筑的跨度也相当惊人,同时斗栱用材大、雕作精工,都体现了极高的建筑技术水平,说明唐代在砖构领域的不菲成就。[详细]
2013年初,来自中科院考古所、北京大学文博学院等单位10余名文物专家现场考察后一致认为,田庄大墓无论从形制结构,还是规模,是比较罕见,有极高历史价值、科学价值和艺术价值。[详细]
<<田庄墓葬其重要性和独特性都非同一般,具有较高的文物价值、科学价值和艺术价值。>>

从安禄山到王都、李宝臣,不管大墓主人是谁,这场备受人们关注的神秘考古,其实已成为考古界与学者界的一次高质量思想对话。此外,也折射出“曹操墓”的风波未平。纵使外界有诸多声音,文物部门始终没有召开或举办过新闻发布会,给出所谓“官方说法”。因为担心,担心没有100%把握,让曲阳大墓成为下一个“曹操墓”,官方这种压力之下的小心,是否有利于人们当下对文化的关注?同时,也希望在未来,人们依然关注历史,关注考古,关注文化,将“厚重河北”传递给更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