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3日,河北省交通运输厅副厅长潘晓东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他也成为了中央第六巡视组进驻河北后第一名落马的厅级官员。建国后,有许多像潘晓东这样的厅官在河北落马,河北甚至出现过“共和国贪腐第一案”、“河北第一秘”等惊天大案,下面我们梳理一下这些无视党纪国法、丧失底线的神奸巨蠹。
1952年2月10日,河北省人民法院院长宋志毅宣布:奉中央人民政府最高人民法院令,组织临时法庭,公审大贪污犯刘青山、张子善。刘青山、张子善大贪污案之所以震惊全国,除其犯罪手段极其恶劣、性质特别严重等原因外,有两个外在的东西非常引人注目:一是款额非同一般,达 171.6272亿元(此为旧币,一万元相当新人民币一元),这在当时已属空前; 二是罪犯身份非同一般,是两个执政掌权的共产党高级干部,两个“功臣”。[详细]
正在加载中...
平义杰
1995年
河北省原高法院长
原河北省委委员、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党组书记平义杰为追逐个人享受,用公款长期租用高级轿车和无偿使用公物的错误。经中央纪委研究并报中央批准,决定给予平义杰撤销党内职务的处分;全国人大常委会日前已批准撤销其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职务。[详细]
姜殿武
1998年
河北省原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姜殿武被捕前系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第八届全国人大代表,曾任河北省保定地区行署专员、地委书记兼白洋淀开发区管委会主任。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姜殿武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17万余元,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详细]
丛福奎
2003年
河北省原常务副省长
在这位高官的演变轨迹中,竟然暴露出罕见的另一面:背弃信仰,思想颓废,信神求佛,投拜在女法师门下,成为一名有佛号的俗家弟子;竟与算卦测命的“女大仙”勾搭成奸,沆瀣一气,贪婪索贿,构成了世纪之交贪官阵营中一道荒唐奇特的“风景线”。[详细]
李真(1962-2003) 原河北省国税局局长,自称“河北第一秘”。5年间由一般职工升到正厅级干部,是个带有传奇色彩的人物。
吴庆五
河北省政府办公厅原副主任
秘书帮
王福友
河北省政府原副秘书长、
省驻京办主任
杨益铭
河北省委办公厅原副主任兼督察室主任
张二辰
石家庄市原市委副书记、
市长
李山林
河北省建委原副主任、
石家庄市建委主任
薄绍铨
沧州市原市委书记
古语云:“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大凡贪官们一旦落马,尤其是被判死刑,便叫苦不迭,哀鸣不止,往往出语“雷人”。纵观贪官的人生“绝唱”,虽然滑稽可笑,但其中不乏“警世恒言”。求生的本能让他们丢掉一切伪饰,将真实的一面示人,或垂死挣扎,或乱踢乱咬,或摇尾乞怜,或良心发现,或实话实说,“一失足成千古恨”。“前车覆,后车戒”。廉洁从政,自警自省,愿各级官员从贪官人生悲情“绝唱”中受到警示。[详细]
胡长清每次庭审之前或庭审完毕都会说上一句“谢谢审判长”、“谢谢公诉人”,或者是“谢谢律师”。一种求生的欲望在他心中涌动,他逢人便跪地求饶。[详细]
郑筱萸,纵容手下滥批新药,仅2004年就批准了10009种。他在临行前说:“明天就要死了,临死之前非常害怕,在九泉之下能得到因为我而受到伤害的人的宽恕吗?”[详细]
他在狱中曾反思称:“制度已经很多了,关键是加强制度的认真落实和执行。”他建议,为了防止“300多条制度就像挂在墙上的月亮一样”,应该学香港一样。[详细]
中国的反腐和经济发展一样,已经进入到深水区。触碰利益比触碰灵魂还难,这句话被无数的有识之士所认可,但亦被无数的心怀党性信仰的人所打破。随着相继的高官频繁落马,反腐的旗帜鲜红的在人民的心中飘扬,群众路线的大旗,为我们指引的是一条“不归路”,预示着反腐无止境,监督无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