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部门的神回复并不鲜见,很多已然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比如“我办没时间跟你闲扯”、“不要考虑太长远”等官网回复,不仅让人有些啼笑皆非,也令当事人感到莫名的愤怒。

湖北应城市“创建办”通过市长信箱此前在回复网友意见时曾说:“我办没时间跟你闲扯,你有意见到创建办面谈。”
四川阆中县国土局曾在答复网友“商品房产权才40年”的相关提问时说:“土地管理法规定住宅最高70年,没有规定非70年不可;40年后,我们是不是还存在这个世界,不要考虑太长远了。”
河南省周口市沈丘县政府官网,在回复600多封内容各异的民众来信时,竟全都是用“您好,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的”一句“大统铺”式官话来回复。例如2012年9月18日,某网民建议“希望我们的家乡越来越美、越来越富裕”,其回复也是“您好,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的”,搞得当地的民众们哭笑不得。
广西钦州市一位教师向媒体反映说:“我接触过不少机关的干部,能够坚持学习的很少,不少干部都认为,不学习照样能够干工作,整天迷恋在灯红酒绿中,穿梭于人际关系里,好于钻营,或者巴结领导,为升迁铺路,从中渔利。[详细]
2008年6月30日,陕西省政府召开处级以上干部大会,通报省林业厅等单位在“华南虎照片事件”中所犯的严重错误以及对相关公务人员的处理决定,同时启动省政府机关作风整顿教育活动。然而,尽管此次整风会议非常严肃,但是许多官员却毫不在意,有的竟然在会上酣睡。[详细]
河北兴隆县孤山子乡沙坡峪村铅锌厂早在2003年就因为排放有害气体严重超标被当地有关部门勒令停产,然而,一年后人们发现这家企业仍在若无其事地生产。第二年3月,当地150余名小学生“不约而同”地出现了肚痛、头痛、厌食、浑身无力等疑似铅中毒的症状。[详细]
重庆某区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的一名科长,在短短3个月任期内,利用文化行政审批的权力,不仅经常在娱乐场所免费吃喝玩乐,而且收受辖区网吧、印刷企业、歌舞厅等娱乐场所等经营者奉送的“红包”2.5万元。[详细]
震惊全国的“瓮安事件”,正如贵州省委书记石宗源指出的,表面看是由一件偶发事件引起的,但从深层次看,“是长期积累的矛盾,没得到及时处理”所引发的,偶然中有必然。瓮安县前县长徐银芳也认为“这不是一件孤立事件,而是各种社会矛盾长期积累的必然结果”。[详细]
2004年7月8日,河南省遂平县委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栗全华到沈寨乡检查工作,中午在乡政府吃饭时,遇到了县政法委副书记舒世平带领的工作组,在敬到县公安局副局长申健时,两人发生了点小摩擦,20多分钟内,栗全华和申健连碰5碗白酒。[详细]
              之道是儒家思想的最高标准。中庸之道也不是古板教条的,它要求做事为人,没有、也不应当采取某一不变的固定姿态,不拘泥于某一固定形式,应当坚持“义”的原则,根据情况采取相应对策。[详细]
                          最大危害在于他们只对自己负责而不对人民、国家、党负责,缺乏起码的职务责任意识。“庸官”的自觉的“无责任意识”,使他们“创造了”许多逃避责任、推诿责任的为官诀窍。 [详细]
2014年7月23日上午,河北省监察厅厅长董云鹏向河北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九次会议作了关于全省反腐败工作情况的报告。报告指出,河北共查处违反八项规定精神和“约法三章”问题2368起,处理3309人,河北省本级通报了11批72起典型问题,全省累计通报了302批726起典型问题。 当前滋生腐败的土壤依然存在,反腐败形势依然严峻复杂主要表现在:个别地方和单位还存在群众办事难、“四风”问题隐性化等问题,一些基层党员干部怠政、懒政、庸政现象有所抬头。[详细]
老子说“无为”,孔子说“中庸”,官员说“没空”,群众说“可恶”。庸官们似乎从传统文化中找到了“不作为”的理由,但在百姓眼中,庸官有时比贪官更让人咬牙切齿。眼下,反腐运动正在我华夏大地如火如荼地进行,百姓多希望庸官懒政也一起“反”掉,然而以庸官之众,反腐岂能尽清。惟有加强制度建设,才能让“没空”者有空,才能将“无能”者清出公务员队伍。法治在逐步建全,我堂堂中国将再无庸官容身之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