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宇,号白阳,字京东,1941 年出生于京东燕山脚下之玉田。在这块历史上曾孕育了鲜于枢、曹雪芹、管桦、李瑛、陈大远、丛维熙及张爱玲等文擘巨子、文化才俊的土地,旭宇自幼便种上了酷爱书法和文学的种子。七十余年的人生磨砺,使其如今在两个领域都取得了累累硕果,成为享誉并影响诗坛、书坛的大家。先生现任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中国散文诗学会副主席等职,一级作家。

以我入诗,以己为笔,紫毫白阳,书写大江。旭宇旭宇,旭日东升的“旭”,响彻寰宇的“宇”,那个曾经叫过“许玉堂”的燕赵汉子,该是别一种前世今生吧!


旭宇先生6岁开始临习颜鲁公,一直到16岁,十年磨剑,有扎实的童子功。人到中年,阅历渐丰,对唐楷的匠气悚然有警,开始研习魏碑,吸收魏碑的劲健、骨力,欣赏魏碑的字各有态。不仅如此,从他当上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一步步把河北变成书法大省,令书法深入了更多河北人的心中……凤凰河北走入河北书法大家旭宇,传承河北文化精髓,讲述燕赵大家的传奇人生[详细]

左肩是诗歌的太阳
右肩是书法的月亮
灵魂的全天候照耀
生命在宣纸是积雪中
生长汉字的魔方

黑白的韵律从灵性的黄河里
荡出 直下磨难的三门
穿越金石的三千年古风
树一株黄山松奇采
相识它 只有雄鹰的翅膀

寻找那条风神 中国龙
在枯藤奇岩中思索
我就是那支紫毫
一条抖动的不老的长江
1989年10月

旭宇先生一生有很多头衔,中国书协副主席、河北省文联名誉主席等等,但他最认可的头衔却是“读书人”。“读书对我来讲是一生的受益,它给了我认识自己的机会,特别是我们这代人,好多人不识字,很少有读书的机会,我能识字、能读书,读古书,与古人‘对话’,聆听他们的教导,是我的幸运”旭宇先生说道[详细]

旭宇先生年过七旬,却始终以“三人行,必有我师”作为终生座右铭。在获得很多荣誉与赞誉后,先生仍时刻提醒自己,要坚持向古人学习,向伟大的时代学习,向朋友学习,向自己的学生学习。只有在学习中才能不断进步,只有在学习中才能智慧人间。

说到平时的爱好,旭宇先生说:“我每天都会坚持写字,也一直有写字的任务,有朋友索字,也有社会各界的需要,每天都很忙也很充实”。


除了写字,写诗也是旭宇先生的一大爱好,《春鼓与海岸》集合了旭宇先生三十年前直到最近的诗,就像序中说的一样“我曾把自己比作这春的新柳,从泥土中生长,为泥土欢呼,但我也坦言:‘……可以把我做成龙舟,让我伴勇敢的心与风浪搏斗;但不要把我制成棺材,去伴那些腐臭!’”无论是写字还是写诗,从旭宇先生的作品里,总能感受到无穷的正能量[详细]

在与旭宇先生畅谈中,笔者笑地说道,凤凰网是全球媒体,会把声音传到全世界各个角落,您的一席话肯定会名扬海外时,旭宇先生的话倒让人若有所思。俗语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但旭宇先生却不这么认为。老子曾说过“不出户而知天下”,有时候见多识广反而会让人心生烦躁。而恰恰内心足够宁静,才能得到大智慧。“我的很多朋友在北京,他们劝我也住北京,我都回绝了。为什么要去?我觉得住在石家庄就挺好,我就喜欢当个庄民,比做皇民强”[详细]

碧云天,京东地,燕山叠翠,清川南流去。冀东平原宽无际,繁华竞逐,书画难收笔。思乡情,忆往昔,昨日震灾,历历在心绪。残墟今日高楼起,唐山人杰,铁肩担道义。

唐山是我的故乡。她是我心中的常青树,是我生命的永不枯竭的河流。在抗震三十周年庆典之际,我以唐山人的骄傲填写了词“唐山颂”并精心创作了十幅书法作品参加抗震画展,献上我的一颗拳拳赤子之心。

“融诗为书,化书为诗,其诗清新自然,独树一帜;其书刚健流丽,自成一家。”

“大家之作必有大德之品格。旭宇先生诗书并重,书品与人品亦为我们称誉,是位名副其实的德艺双馨艺术大家。旭宇先生的书法艺术仍在不断的求索之中,对他书法艺术的评价需要我们不断地深入与跟进,他的人品修养和对书法艺术事业的不懈追求与奉献精神则更值得我们学习。”

“旭宇先生是一位勤奋、高产,艺术、学术视野广阔、造诣高深、成就丰硕、在诗书两界和社会上都具有广泛影响的书法大家。旭宇早年以诗歌名世,后来以书法为人们所瞩目。他善于思考,笔耕不辍,在诗歌文学、书法创作等方面都有自己的真知灼见。”

从“书风”讲起,旭宇先生认为现代书法并没有明显的地域性。“现在科技很是发达,印刷品无处不在,各种大赛展览也都是相互借鉴,所以对于书法的风格,区域性已经很模糊了,跟多讲究的是个人风格,也就是个性。”


他认为,书法是一门艺术,而艺术是随人而异的。书法与绘画相通,都是以线条构成。但线条不是唯一,在书法中更重要的是境界,是受艺术家所支配的思想追求,是艺术家的修养所追求的艺术。


什么是境界?艺术家情感的升华即为境界。不同的思想,不同的境界造就不同书法作品。“境界从哪来,那就需要书法家对构思的理解和把握,从中取舍,追求有生命力的东西,在作品中释放出来。学养的补充,对于书法家而言,比研究笔墨关系,研究线条更加的重要”。[详细]

旭宇先生作为诗人、学者、书家乃至文物鉴赏家,具备了现代文人书家的诸多条件,以其诗人的机智聪睿,学者的博达哲思,书家的暇瞰高蹈,出色的组织领导才能,在带领河北书家队伍十几年的奋斗中,为燕赵书法发展做出了有目共睹的重要贡献。他以文学创作的“生命阳光”与书法的人生“月辉”为滋养,于书法艺术中创作与理论双楫并举,成河北书坛的一面旗帜。
“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先生即提出“书学”理论,书法应像文学、史学一样成一种学术体系。这一概念被中国书协所采用,连续举办书学讨论会至今。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又提出“兰亭精神”,不仅指导河北书协从一个较落后的省份一跃成为中国书法大省,也成为后来中国文联、中国书协的最高奖“兰亭奖”的名称。”
“旭宇先生倾心提携后人的精神是河北书坛全面提高书法创作水平的重要动力支撑。旭宇先生担任省书协主席后,面对河北的实际情况,制定了培养青年优秀书法人才计划,鼓励青年书家深入书法传统,并大胆创新,以展览带动书法创作,取得明显成效。总结推广“书法沙龙”的成功经验,经过几年的艰苦努力,陆续使河北书坛涌现出了一批批在省内外有影响的书家。至今还活跃在全国书坛,成为河北书法的中坚力量。为建成书法大省,做出了重要贡献。”
旭宇先生,亲切而不失严肃,德艺兼备,为年轻人之良师益友。先生的字,可能我们还参悟不透,可是先生的为人与谈吐却令我们颇感受益匪浅。成为一个书法大家,“澹泊”两个字写得是修心,写的更是做人。
继而窃喜,燕赵大地能有旭宇先生这样的书家,实为一大幸事。燕赵自古多感慨悲歌之士,可亦有先生这样淡泊致远的高风文人,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书写燕赵的豪迈与宏大,传承优秀古典文化的精髓,以育人为己任,不断去学习,不断去创新,不断地去与时俱进。
旭宇先生以独立于墨池之上的书法造诣为河北文化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未来的传承之路,更需要一代代燕赵人勤于磨练与继承传扬。文艺的复兴,是时代发展之路,凤凰河北传承经典,书写河北故事,记录燕赵大家,以不灭于心的烛火点亮人文进步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