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7年11月12日,人民解放军将鲜艳的五星红旗插上敌人最后的堡垒——正太饭店,从此石家庄宣告解放,奏响了解放全中国的乐章。石家庄解放,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攻克的全国第一个设防的大城市,被朱德称之为“夺取大城市之创例”。抚今追昔,70年沧桑巨变,石家庄始终栉风沐雨、昂扬向前,当年战火硝烟中的壮怀激烈,如今和平年代里的砥砺奋进,无不融入这座城市的血脉。

石家庄解放纪念碑

公里街东侧,七块高低错落石板构成的石家庄解放纪念碑非常醒目。纪念碑正面,是当年战役指挥者聂荣臻元帅亲笔题写的“石家庄解放纪念碑”八个镏金大字。在纪念碑下,有石家庄解放史料陈列室,许多解放战争的历史资料在这里展出,现在免费对公众开放。

大石桥

纪念碑北侧一路之隔,就是大石桥。这座大石桥原来是为方便群众横过铁路而修建的,全长150米,高7米,宽10米,共23孔,1940年正太铁路改线后,铁路不再从桥下穿过。石家庄解放那天,国民党石家庄警备司令(即第三军三十二师师长)刘英就是在大石桥下被解放军活捉的。我们现在看到的这座大石桥,是在石家庄解放40周年之际重新修建的,目前作为重点文物加以保护。

309号院

市中医院西侧,有一幢二层的灰砖小楼,这就是赫赫有名的309号院。在解放初期,这里作为当时的中共中央驻地西柏坡的接待站,曾有多位中央领导居住,见证了石家庄在解放初期的那段辉煌历史。据了解,当时309号院是个高度保密的单位,所有情况实行“一不广播、二不登报、三不见诸文字、四不对任何人讲”的“四不”政策,所以没有档案文献记载。目前,该院未对外开放,但可以走近细看看。

华北军区烈士陵园

占地21万平方米的华北军区烈士陵园,是1948年秋朱德总司令来石家庄视察时,提议利用当时的“胜利公园”旧址建立的,以纪念牺牲在华北大地的革命烈士。1950年3月正式动工,1954年8月1日举行了隆重的落成典礼。现在安葬着大革命时期、抗日战争时期、解放战争时期及抗美援朝战争中晋察冀和华北军区牺牲的248名革命英烈的灵柩以及建国以来600多位烈士的骨灰。

小灰楼

中华北大街新华路口往北街东,是一幢庄重典雅的灰色小楼,这座被市民称为“小灰楼”的建筑,就是中国人民银行的诞生地,第一套人民币从这里走向了全中国。目前,这里已改成中国人民银行成立旧址纪念馆暨河北钱币博物馆,展品超过3000件,每周二、四、六免费对公众开放。
由北京中关村统筹建设的正定科技新城正在崛起;天津银行、海淀创业园众创空间等一大批京津产业项目落户省会;三地“一小时交通圈”加速形成;京津冀大气污染联防联控机制不断完善……几年来,石家庄市紧紧抓住京津冀协同发展这一千载难逢的重大战略机遇,乘势而上,全面深化与京津对接合作,在对接与服务京津中加快发展,为建设现代省会、经济强市提供强有力支撑。
近几年,石家庄市加快改造提升传统产业、加速壮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常山纺织、石煤机等传统企业进行着提档升级的蝶变,钢铁、水泥等行业的去产能工作不断推进。目前,格力电器、欣意电缆、中博新能源汽车、可口可乐等新招引项目落地生根,并不断发展壮大;君乐宝乳业、中车石家庄产业园、中行通飞等“老牌”本土企业,借力新项目,再写新篇章。
石家庄坚持把脱贫攻坚作为头等大事和第一民生工程,下好‘精准’这盘棋,确保扶贫措施务实、工作推进扎实、脱贫结果真实。坚持把脱贫攻坚任务落实落细,特别是要聚焦深度贫困村,确保到2020年石家庄市4个国定贫困县全部摘帽、15.4万贫困人口稳定脱贫。“在奔向全面小康的路上,不让一个贫困群众掉队。” 是石家庄市委、市政府对人民的承诺。
长期以来形成的产业和能源结构问题,加之受地理和气候条件等因素影响,使得石家庄市的生态环境脆弱。石家庄强力推进生态建设工作,“利剑斩污”行动取得显著成效;植树造林做好“加法”,荣膺“国家森林城市”称号;落实水污染治理和水生态保护,洨河与滹沱河历经沧桑,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
开拓奋进,砥砺腾飞。现在,石家庄市抢抓京津冀协同发展等机遇,结合自身资源,把创新驱动、转型升级作为发展主引擎,经济发展焕发出新的活力,一幅转型发展、绿色发展、创新发展、率先发展的美好画卷,缓缓铺开。石家庄,这颗燕赵大地上的璀璨明珠,同时上演着“古”与“新”的华美交响曲,正朝着新定位、新目标扬帆起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