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北京与天津相邻,并与天津一起被河北省环绕,西部是太行山山脉余脉的西山,北部是燕山山脉的军都山,两山在南口交会。天津位于海河下游,地跨海河两岸,是北京通往东北、华东地区铁路的交通咽喉和远洋航运的港口,有“河海要冲”和“畿辅门户”之称。东、西、南分别与河北省的唐山、承德、廊坊、沧州地区接壤。【详情】
周王朝建立后,为保江山永固,分封王臣贵族到各地建立统治,即所谓“封建亲戚,以蕃屏周”。春秋时期,周王室的权力日渐衰落,诸侯的势力渐渐强大起来。春秋战国时期,京津冀地区北有燕国、蓟国,南有邢国、赵国,中部有中山国;在燕国的东边有商初建国的孤竹(在今河北卢龙、迁安一带),战国时被灭,燕国北边有东胡。【详情】
河北是中原王朝和北方草原民族抗衡的战略要地,历来被中原王朝视为“天下根本”。秦时为北疆重地,设八郡进行管辖。汉武帝置十三刺史州,河北北部为幽州,南部为冀州,对河北以后的政治格局形成起了重要作用。【详情】
唐代的幽州,还是“东北之气始兴而未盛”的时代。安史之乱后,中央对地方的控制能力丧失,包括河北在内的各个地区割据独立,契丹趁机崛起,河北与东北开始形成新兴势力崛起与发展的核心地区,以后的王朝皆由此而兴,并且都将河北视为控制全国的重心。【详情】
元明清奠都北京,京津冀地区成为 “京畿”。元代,中书省下辖的大都路驻在大都城,今河北省的其它区域分属上都、保定、真定、河间、顺德、广平、大名等路所辖。明成祖迁都北京后,京津冀地域都划归京师,大部属于北直隶省,加强了与周边地区数百年间军事、行政关系上的“一体化”,驻在京城的顺天府所辖地域与元代大都路相仿,北京因此亦称“京师顺天府”。【详情】
纵观京津冀800余年的兴衰荣枯轨迹,其城市化的速度,还是在北洋新政时期及包括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在内的北洋军阀时期最为迅速。两次鸦片战争后,1860年天津的开埠和近代工业的大发展,使得京津冀地区从一个封闭的中央王朝京畿重地逐步走向近代开放经济中心。伴随着清政府的改革,对交通、能源、原料等有了客观需要,一些工业兴起,城市之间的关系日益紧密,功能互需互补,新的首都经济圈形成。【详情】
元景德镇窑青花凤首扁壶高18.7厘米、底径4.5厘米、口径4厘米。其造型奇特。小口短颈,矮圈足,腹体扁圆。壶流塑成凤鸟的头部,羽毛长而飘洒。壶柄拳曲作凤尾,配上用青花勾画的两翅垂至壶体两侧,下面绘缠枝花卉。好像凤鸟飞翔于花丛之中。通体施白釉,釉色白中泛青。青花色泽浓重艳丽,有晕敌现象。扁壶造型新颖独恃,将天鸡壶和马蹬壶的造型合二为一。 【详情】
伯矩鬲,1974年北京琉璃河251号墓出土,伯矩鬲上下铸造大大小小的7个牛头,伯矩鬲盖内及颈部内铭文相同,盖内4行15个字,颈内壁5行15字。释读为:“才(在)戊辰匽侯赐伯矩贝用作父乙宝尊彝”。造型精美绝伦,艺术水平高超,形象地反映了商周时期的铸造技术,是北京西周燕都遗址博物馆的镇馆之宝,现藏于首都博物馆。 【详情】
此图画群峰屏立,山势高耸,深谷寒柯间,萧寺掩映;古木结林,板桥寒泉,流水从远方迂回而下。真实而生动地表现出秦陇山川雪后的磅礴气势。笔墨浓重润泽,皱擦多与泻染,屑次分明而浑然一体,细密的雨点皱于苍劲挺拔的粗笔勾勒,表现出山石和枯木锐枝的质感。此图历来受到广泛重视。【详情】
太保鼎天津博物馆藏钟氏、南海李山农、日照丁跋臣等人收藏。1917年,清光绪年进士,时任袁世凯政府国务卿的徐世昌将太保鼎连同西周太师鼎、小克鼎、克钟一并收藏。此后,太保鼎一直由徐家收藏,新中国建立之后,徐家后人将它们捐献给国家。【详情】
低碳环保是时下治理大气污染的理念之一,然而令我们意想不到的是环保理念早在两千多年前的西汉时期就已经深入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在河北博物院《大汉绝唱---汉城汉墓》陈列中展出的长信宫灯就是汉代环保灯具的代表,是古代灯具艺术的精品佳作。它以其精巧的设计、高超的制作工艺,在汉代灯具中首屈一指,被誉为“中华第一灯”。【详情】
玉衣最早叫做玉匣、玉柙。《后汉书》中曾记载是能使人尸身不朽的王侯葬服。它以四角钻孔的玉片为料,金、银、铜或丝织品为线,按照人体形状做成衣服,是汉代王室最高规格的葬制礼。玉衣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东周时的“缀玉面幕”“缀玉衣服”,汉代对永生的狂热追求,导致了玉衣等丧葬用玉的高度发达,并且一直延续到东汉末年。到三国时魏文帝曹丕黄初三年(公元222年)下诏禁用玉衣,共流行了四百年。【详情】

顺风而呼,其声益彰;顺势而为,其事必成。现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大潮已经起势,让我们立足于历史传统,继往开来,“用交流凝聚共识,用思想联通三地,用智慧助力发展”,在全球化的背景下积极行动起来,推动京津冀一体化进程稳步前行,一起点亮更加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