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两会”,李克强总理提出了“互联网+”这一概念,其后国务院印发了《国务院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指出,互联网与各领域的融合发展具有广阔前景和无限潜力,加快推进“互联网+”发展。各行各业都在往“互联网+”的路子上走,并借此赢得一片豁然开朗的崭新天地。其实,政府公共服务也需要有更多的“互联网+”,能够网上办的事情都应该网上办了,让信息多跑路、让群众少跑腿。在京津冀协同发展这一历史机遇面前,河北省各级政府只有做好职能转变,借助“互联网+”这一风口,为老百姓提供更便捷的优质服务,打造受老百姓认可的服务型政府,才能更好的助力河北的绿色崛起。
“互联网+”正在扩展向每一个领域,,“互联网+政务”也成为各级政府都在尝试的潮流。目前多地政府既有网站之外,增加了“两微一端”(微信、微博、客户端),开通新的政务服务的通道,不同程度地为群众和企业办事提供了便利。这就是实质意义上的“互联网+政务”吗?看看发达国家的电子政务怎么做。
在美国,政府部门每年庞大的IT采购预算也明显倾向于采购云计算服务,逐步减少大规模采购操作系统和办公套件。截至目前,美国联邦、州、地方各级政府已经全面采用云计算,美国国防部、美国农业部等政府部门都已经开展了成功的云计算应用。[详细]
2014年4月,澳大利亚政府向应用开发者开放6000个公共数据集。截至目前,新一届政府在公共部门及私营部门的配合下,已公布了25%的联邦政府公共数据。澳大利亚通信部及其他几个联邦政府机构均希望开发者可以借助政府数据研发出有价值的应用。[详细]
2014年9月,日本政府开始研讨直接聘用精通网络及电脑技术的“黑客”,计划在2015年度以日本内阁官房信息安全中心下设的有聘任期限的职员或研究员岗位为主,吸纳“黑客”人才。这些用高超的计算机技术为公共事务服务的黑客被称为“白帽黑客”。法国政府也为应届毕业的“白帽黑客”特设了岗位编制。[详细]
2014年6月,英国政府签订1000万英镑的合同,以探索如何在英国最偏远地区和网络连接最困难地区部署超高速宽带网络,最早可于2014年下半年投入部署。这些项目将使用固定无线技术、卫星技术、社会资本金融模式和聚合小型农村网络的运营模式,来探索如何扩大偏远地区的超高速宽带覆盖。[详细]
河北省构建了覆盖全省县级党政机关的统一电子政务网络,整合了县直部门纵向业务专网,支撑了纵向业务系统应用,与国家多个部委网络实现了对接。[详细]
经过几年的发展,河北省县级政府信息化平台建设已经初具规模,基础设施建设逐渐完善。为今后长远、可持续发展奠定良好的硬件基础。[详细]
河北省县级政府网站建立了信息安全应急协调机制,落实了信息安全责任制。规划建设了河北省信息安全测评中心和涉密信息系统安全保密测评分中心。[详细]
河北省委、省政府先后出台了《关于加强全省“十一五”期间电子政务建设的指导意见》、《河北省电子认证服务管理办法(试行)》等一系列有关电子政务的政策性文件。[详细]
电子政务发展指数(EDGI)是一种综合衡量尺度,《报告》采用AHP层次分析法,请权威专家对评估指标进行打分,将分数综合平均后作为权重,进而构建中国电子政务发展水平指数评估指标体系。
浙江政务服务网以“服务零距离,办事一站通”为主旨,将致力于实现政务服务一站式办理、行政权力全流程监督,逐步形成服务规范化、体验便捷化、建设集约化、资源共享化的覆盖全省的虚拟型“政务超市”。[详细]
贵州大数据产业发展的重要基础设施“云上贵州”将为贵州省电子政务云、贵州省工业云、贵州省智能交通云等“7+N”云工程提供云服务,将来,贵州还可供电一样向全国提供云计算、云存储和宽带资源等服务。[详细]
该平台由高德联合北京、广州等8个城市的政府交通管理部门及北京交通台等机构共同推出,旨在为相关交通机构提供“城市堵点排行”、“热点商圈路况”、“权威交通事件”、“堵点异常监测”等交通信息分析,并提出智能出行躲避拥堵方案。[详细]
在国家大力推动以互联网升级改造传统产业的战略大背景下,互联网与政府治理逐渐深度融合,“互联网+政务”给电子政务带来了新气象。当前河北电子政务应更强调服务社会公众,解决民生、公共服务和社会问题,注重网上办事、权力阳光运行,在建设方式上体现为跨部门跨地区协同,促进系统的集约化和整体性,运维模式也由自主运维向服务外包迁移,最终全面提升河北各级政府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在大力推进“互联网+”的进程中,探讨与发展“互联网+政务”,既是对群众期许的一种展望,也是对政府改革趋势的一次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