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院,中国教育史上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中华文明史一条别有韵致的文脉,在历史的长河中延续了近千年。而河北的古代书院虽然兴起较晚,数量也很可观,但也有星星之火在岁月沧桑中留下了自己的一抹光影,他们的存在如绵绵春雨,无声的滋润着燕赵大地,将燕赵文明的精华真髓一代一代下去传颂承仰……

封龙书院——中国古代最早的书院之一
史料记载,封龙书院前身可追溯到公元41年,北宋名相李昉重资筹建书院设施,命名为封龙书院。该书院
与随后出现的中溪书院、西溪书院和莲池书院并称“江北四大书院”。
《测园海镜》《益古演段》《敬斋古今注》——李冶著。 后来的实践证明,他数学专著的是十三世纪世界最伟大的数学巨著。开创了世界数学史代数解方程的新纪元。代数解方程(天元术)这一世界尖端数学就诞生在封龙书院,并比西方数学界早300多年。这一成果创造了中国书院史上理科教学的最高成就。这也是封龙书院在中国书院史上作出的重要贡献之一。这三部书均被编入清代《四库全书》中。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元好问《摸鱼儿•雁邱词》。这动人心魄的发问,至今令多少人难忘。写下这优美诗句的,是金末元初时的大诗人元好问。不过与“风流才子多春思”不同,元好问却没有一件缠绵悱恻的风流韵事传世。他一生恋爱的对象就是诗词、史学。虽然生在金末元初朝代更替的乱世,他却深怀强烈的使命感,为后世留下了丰厚的文化遗产,成为“诗文史学,萃于一身”的“一代宗匠”。
古语有云,官学弊,书院兴,信夫!

经过一个多世纪的持续破坏,儒家已经完全游魂化,在现代社会中失去了一切组织载体,而书院的复兴使得新时代的儒学组织载体第一次浮出水面。通过接续中华道统,并在继承中返本开新,创造出适合时代的新文化,正是现代书院的意义之所在。
封龙书院遗址现存有两个读书洞,一个洗墨池,以及旧房基的遗迹。在此遗址上恢复重建的封龙书院焕发出了勃勃生机,将开展多种形式的开坛授课和学术交流活动,招致四方游客纷纷前来参观瞻仰。[详细]
张家口抡才书院建于清光绪四年(1878年),由察哈尔都统穆图善和万全知县(当时张家口属万全县辖)尹开先邀请集满汉绅商捐资面建,是惟一保存完整的近代书院。同时也是张家口近代史上第一所大学。[详细]
虽然存于当世的河北书院已经屈指可数了,可是昔日的辉煌成就依旧令燕赵人傲然于胸,在这个推崇复古与复兴的文艺时代,越来越多的国人投身到探索国学经典的文化潮流中,那璀璨的古代文明如珍珠般闪耀在中华民族的历史银河上,冥冥之中指引着我们前进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