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曹操《观沧海》中的沧海,即是今日河北之渤海海域。在“一带一路”构想提出一年半后,中国选择在博鳌亚洲论坛2015年年会期间正式出炉“丝路”行动方案。而作为一个东部沿海省份,河北省的海洋属性似乎一向都比较模糊,关于海上丝绸之路,更是涉及到河北的内容寥寥几笔。

但是这个拥有大陆海岸线487公里、海岸线长度在全国位列第九的省份,正在恢复海洋记忆,掀起一场轰轰烈烈的“向海”行动。河北,也有着广阔的蔚蓝,且正在驶向那片蔚蓝。

从渤海湾海岸线的古石器时代历史遗迹,到海边渔民的渔家号子,无不都在诉说着河北海洋文明的历史沧桑。千百年过去了,海还是那片海,船还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海边人继续海开始的地方,发现渔田,发现希望。

渔业——原始社会、石器时代是海洋文化的始萌期,最初的人类从海岸地带捕捉鱼、虾、贝、蟹;以鱼骨为箭弩猎取禽兽为食;进而饲养与种植稻粟等。考古学家在太平洋两岸发现砖石质网坠、岩浆岩质石臼等;在我国周口店、辽宁、河北、浙江河姆渡以及海南岛等处的古海岸阶地上均发现有绳纹瓦器皿的残片及早期以渔、猎、耕、稼活动为特点的古文化遗迹。
盐业——现今的天津及河北东北部沿海一带,都是古代幽燕之地。《汉书•地理志》载:“渤海、渔阳、辽西俱有盐官。此官盐之始也。”历代因之。西汉王朝于今之沧州、河间、蓟县、武清、滦县、抚宁等地设置盐官,实行官盐专卖制,对私自煮盐、贩盐者给予严厉惩罚。
运输业——《尚书•禹贡》记:“岛夷皮服,夹右碣石入于河。”《史记•夏本纪》记为:“鸟夷皮服。夹右碣石入于海。” (碣石即位于滦河左岸的碣石山,河指黄河,海指渤海)。上述的意思是:生活在东北的鸟夷部落的贡品是皮衣,在碣石山东侧的渤海西岸入海,走水路向南而西,进入时在天津南部的黄河而上到达中原。这应是渤海水运的最早记载,时间当在距今4100多年前的大禹时代。

人类古代文明,就是由大陆文化和海洋文化融合而成的。只要有水流经过,人类就会逐水漂航。古埃及的尼罗河文明;两河流域文明及古代中国的黄河、长江流域文明,莫不缘此而生。而渤海湾的渔家码头也在历史中繁衍流转变成如今的海滨城市。

史料记载:始皇三十二年,东巡至碣石,派燕人卢生,在如今的海港区东山公园处入海求仙,并驻跸于此。命大臣李斯刻‘竭石门辞’。秦皇岛,素有“京津后花园”之美誉。拥有长城、滨海、生态等良好的旅游资源。旅游景区每年吸引上千万海内外游客慕名而至。在秦皇岛曲径通幽的林荫路上漫步,如同倘徉在天然氧吧之中,令人心旷神怡,流连忘返。
曹妃甸是一座因岛得名、依海而生、由港而立的城市。曹妃甸海洋民俗文化源远流长,既有古老的妈祖文化资源,又有作为元朝和明朝海上丝绸之路、“七十二面灶”制盐的辉煌历史,更有涉及渔民风俗习惯、衣食住行、生产劳作的民间文化和技艺。随着曹妃甸十年开发建设,作为通往东北亚海上新丝路出海口的曹妃甸港、亚洲最大的南堡盐场,以及大学迁入、海水淡化项目等新兴符号又为曹妃甸海洋文化增添了更加饱满的现代意义。
有考古学家研究认为,黄骅市海丰镇遗址应为宋金时期“海上丝绸之路”的北起点,瓷器从这里远销东北亚、韩国、日本及更远的一些地方。黄骅,是全国7座以英雄之名命名的城市之一。1943年,冀鲁边军区副司令员黄骅在大赵村壮烈牺牲。解放后,为纪念黄骅烈士,经河北省委批准改新青县为黄骅县。

海港渔家的生活,围绕着的是鱼和船,可是更多的人看到大海、记住大海,却是要脍炙人口的诗词故事和名胜美食。伴随着沧海的潮起潮落,走进河北渔家的生活港湾,在大海的怀抱中感受燕赵河北的人文魅力和民间趣乐。

尽管河北有如此丰富的海t洋资源,可似乎相较于其他的山东、浙江、福建等东部沿海大省,河北的海洋文化似乎影响甚微。为何河北的大海没能走入燕赵万家呢?其实,这是有着深远的人类自然发展因素和历史文化渊源的。

河北陆地条件要远优于海洋条件,开发陆地可以取得远比海洋更高更稳定、成本远低的效益,所以远古人类会向陆弃海,扬短避长。而且河北陆地耕地亩产远较其他省份高,地处农耕民族和游牧民族争夺地带,封闭守卫陆地长城,向陆弃海是必然趋势。
京唐港建港条件优越:水深岸陡、不冻不淤、陆域宽阔,并且建港用地不占良田,无需拆迁,具有发展外向型临港工业和建设滨海城市的地域优势。它惟一的缺点就是粉沙质海岸,泊位必须在地下筑浇连续墙,港池全部要靠人工挖掘,这将是一笔很大投入。

陆地和海洋,河北有着不一定的定位与发展。在新时代的京津冀协同发展和“一带一路”规划方案影响下,河北又将有着怎样的新思路?海洋,在未来的河北心中,书写出浓墨重彩的一笔,打开河北的蓝色大门,向往太阳,向往新发展。

“一带一路”战略构想是复兴古代丝绸之路的繁荣景象,在这样的商贸之路中,最为重要的应当是产品和产业的对接或是互补。河北丝纺织业是支撑古代丝绸之路千年光辉的重要基地和精绝丝织技艺的技术源泉。

新时期,河北已经布局。百年煤企开滦分别在准东、伊犁拥有了资源,将新疆产区列入集团五大产区之一;

出台《关于河北省钢铁水泥玻璃等优势产业过剩产能境外转移工作推进方案的通知》,提出到2023年力争实现全省向境外转移钢铁产能2000万吨,这是中国钢铁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海外布局;

沧州产无缝钢管连接起中哈两国“石油丝绸之路”,而省内另一家企业的大型地面光伏电站也走入了巴基斯坦……

产业对接正在把河北与世界联系得更紧密。

渤海新区优先发展风电、适度发展天然气电、加速淘汰小火电。曹妃甸新区重点推进超临界和超超临界大型火电机组建设和天然气资源开发利用,积极开发甲醇汽油、煤制油品等能源新产品。秦皇岛重点谋划抚宁风电、昌黎热电和风电建设项目。乐亭海域重点建设国家级海上百万千瓦风电基地项目。
推进精品钢生产。与临港装备制造业相配套,积极发展装备用特种钢材,重点发展轿车、造船、高铁、石油管道、桥梁、锅炉、风电、电站、电器用高技术含量钢材, 适当发展建筑用钢,打造曹妃甸精品钢、京唐港造船专用钢、黄骅港优特钢三大临港钢铁基地。
加快实施海水淡化工程,推进重点行业海水直接利用、大中型海水淡化和海水化学资源综合利用项目建设。曹妃甸日产100万吨海水淡化进京项目已获得河北省发改委同意,有望于2019年投产并开始向北京输水。届时,每天100万吨的淡水将从曹妃甸出发,跨越约270公里的路程,滋润北京千家万户。

大河之北,水缘渊源,渤海湾下,燕赵7000万儿女回望。仰望大海,带来的是生命与希望,追随大海,实现的是复兴与腾飞。河北借力京津冀一体化与“一带一路”建设,把“海上河北”由概念变为传奇,讲述属于河北人的海上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