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京津冀协同发展已经成为国家最重要的区域战略之一的背景下,保定被纳入京津保中部核心功能区、并被列为区域性中心城市,此外,基于这座城市正在发生的和未来可能发生的改变,对于保定的区域价值,显然到了重新进行梳理的时候了。

在沉寂了多年以后,倏忽之间,保定好像突然高调闯入人们的视野里。

2014年人们对“政治副中心”的猜测尚未息止,2015年4月以来,保定一系列密集的动作开始让外界逐渐预感到,这座城市在京津冀国家战略中扮演的很可能不仅是被动参与者的角色。

4月28日,北京中关村在京外设立的首个创新中心——保定•中关村创新中心揭牌。

5月13日,保定行政区划调整公布,撤县设区后,市区面积为原来8倍,人口增加1.3倍。

7月3日,“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央企进河北”活动在保定举行,国资委主任张毅携87家央企负责人与河北高层签订意向总投资超过1.6万亿元。当日,保定方面透露,在《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中,保定被纳入京津保中部核心功能区,列为区域性中心城市。

7月8日,北京市西城区四套领导班子赴保定白沟等地调研,并与保定市就共建科技园区、共同打造文旅产品以及教育、医疗等领域签署框架协议。

7月18日,北京丰台区与保定签署协议,共建中关村丰台园保定满城分园,开启两地以企业、园区为主体的合作模式详情

作为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相关产业和机构转移的主要目标城市之一,将持续迎来外部资本和产业的进入,提升经济总量,拉动就业水平;

打通与北京的要素流通通道,市场驱动下,比如其环北京相关文旅资源便可以更加便利的吸纳北京外溢消费力;

基础设施尤其是交通路网水准得到极大提升;

城市品牌塑造有了更大的施展空间,提高城市的营商环境详情

在近日召开的河北省八大十一次扩大会议上,《中共河北省委、河北省人民政府关于贯彻落实〈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的实施意见》获审议通过,作为未来河北在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下的指导性文件,《意见》提出,河北的出发点有二:一是服务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二是补齐发展短板。

《意见》对未来河北融入京津冀提出六个方向:

建设一批现代产业园区——保定对接京、津产业转移的承载空间;

建设一批明星卫星城镇——保定服务北京人口和产业纾解的重点区域;

建设一批生态标志工程——保定作为北京的南大门,紧靠燕山—太行山脉,承担着首都生态屏障的责任;

建设一批交通骨干项目——交通骨干项目是京津保同城化的基础;

建设一批新的产业引擎——保定未来作为区域性中心城市的产业支撑。

建设一批生态脱贫片区——在保定西部山区,目前还有8个国家级贫困县(在世界银行的报告中均被列入环首都贫困带范围)。

就这六个方向的实施路径来看,均带有比较鲜明的投资导向性,这就使得无论从国家战略层面还是省域的路径选择上,带给保定的不仅仅是政策红利,还有实实在在的外部资本和产业的进驻详情

其一,同城化进程中首都的战略腹地。

其二,河北科技创新、科技产业化的中枢。

其三,从河北区域经济格局来看,保定的崛起将成为河北区域联动的支撑。

其四,也是更值得注意的是,如果保定的支柱产业能够做大做强,很可能成为河北未来开放战略的新价值高地详情

其实,不仅外界觉得突然,面对未来可能发生的区域经济格局的重构以及国家战略赋予的价值变量,保定自己可能也尚未准备好。

对这座千年古城来说,实际上,无论京津冀协同发展是否成为国家战略,或者国家战略是否将保定的发展诉求予以充分回应,保定未来的战略路径抉择都不会有太大的变化。换言之,借势京津,创新驱动,营造一个绿色、宜居、有活力的区域大城市应是保定一以贯之的目标。

随着其城市价值的提升,会有更多潜在资本关注保定:如果北京转移出来的功能保定不仅接得住,更能做得强,城市营商环境得到市场认可,其带来的示范效应就能充分发挥出来了。也就是说,北京是检验保定城市运营能力的一把标尺详情

保定不仅要着眼北京,更要面朝大海。前文所述,外向型经济发展模式的改变给了保定进行全球化布局的一个可能。保定需要找到的是一个通道,方向就在天津。

而天津需要认识到,要想成为未来东北亚乃至全球的先进制造业基地,不在于多少次项目争夺中获胜,而在于能够联合多大范围内的地域补强产业链条,形成合力与区域品牌。

津保铁路的即将通车是一个好的信号。保定应加强与天津方面的沟通与合作,尤其要研究如何与天津共同将自贸区的利好向津外扩散,为企业借开放之势在全球布局提供更便利的条件。当然,仅靠保定的努力是不够的详情

保定下一步需要考虑的是:如何不仅让保定城区和邻京区县可以借势京津,更能够让保定全域“均沾”国家战略的雨露。

以涞源县白石山景区为例,其通过吸引资本进入,引进黄山景区运营团队,经过系统投资改造和几轮事件营销后,2014年一年便创造门票利润7500万元,白石山景区也成为涞源乃至保定的名片,实现产城双赢。由此来看,对于县域价值的挖掘和系统的公共表述就显得十分必要了详情

作者:张五明(方塘智库区域战略研究中心主任)

在外界讨论保定的时候,往往在保定之前加个“大”字。我们认为,“大保定”的“大”是保定的区域价值之一,无论城市建成区还是行政区划调整后的城区显然都不能真正诠释、承载保定未来所应担纲的角色。

我们乐意看到一个“大保定”的综合性的崛起并发挥其本应发挥的价值。希望不远的未来,再到保定的时候,我们的选择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