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一家高档酒店更名的背后是“禁令”催“新风”


来源:河北日报

“雕梁画栋,金碧辉煌”,有人曾这样描述位于石家庄市裕华路和体育大街交口东北角的原皇宫大酒店。2014年4月,这个大酒店的名字却改成了“百姓大酒店”。 这次颇具戏剧性的更名背后,不仅与诸多人们印象中“高大上”的酒店自降身段如出一辙,更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政坛新风的最直接反映。 从八项规定出台到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从严明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到实现党内巡视监督、派驻监督全覆盖,从内部约束机制越发严格到群众等外部监督更多介入,种种举措,管住了官员,净化了政坛,也让人民群众看到了党中央反腐肃贪绝非“一阵风”的决心。

原标题:一家高档酒店更名的背后

百姓大酒店外景。 王博摄

近日,河北省省直公车改革取消车辆第一场专场拍卖会,在位于石家庄的河北公共资源大厦一楼大厅开槌。 本报资料片(赵永辉摄)

“雕梁画栋,金碧辉煌”,有人曾这样描述位于石家庄市裕华路和体育大街交口东北角的原皇宫大酒店。2014年4月,这个大酒店的名字却改成了“百姓大酒店”。

这次颇具戏剧性的更名背后,不仅与诸多人们印象中“高大上”的酒店自降身段如出一辙,更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政坛新风的最直接反映。

从八项规定出台到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从严明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到实现党内巡视监督、派驻监督全覆盖,从内部约束机制越发严格到群众等外部监督更多介入,种种举措,管住了官员,净化了政坛,也让人民群众看到了党中央反腐肃贪绝非“一阵风”的决心。

公款吃喝少了,“皇宫”变“百姓”

百姓大酒店总经理杨仁征至今记得那个场景。

2014年4月的一天,酒店工作人员在门前广场集合做操时,听到路过的市民议论纷纷:“咦?皇宫大酒店上面的招牌一夜之间怎么换成‘百姓大酒店’了?”

杨仁征说,酒店悄然“换牌”并成为省会市民热议话题,实乃“困境”求生的应对之举。

在他的印象里,本来生意红火的酒店出现经营下滑现象始于2013年,而到2014年年初,营业额更是像滑着滑梯似的直线下降。营业额下滑的最直接原因,就是以前占酒店营业额大头的公款吃喝大量减少,甚至到了绝迹的程度。

这种现象,并非杨仁征所在酒店一家独有。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省会一些高档酒店便感觉到了公务会餐下降、客流减少的趋势。这种情况到2014年更为明显,甚至在元旦、春节这些餐饮行业的传统旺季,省会十余家中高档餐饮企业营业收入却呈现同比下降三成以上的景象。

改变始自中央的作风整肃。

严厉整治“舌尖上的浪费”、“会所里的歪风”、“车轮上的腐败”等歪风邪气,特别是2012年12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确定关于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的“八项规定”,拉开了党的十八大后党中央从严加强作风建设的序幕。

从2012年年末中央推出八项规定,到2013年6月,中央启动以落实八项规定为切入点,以县处级以上领导机关、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为重点对象的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甚至对于过节请客送礼都作出了禁令,可谓“步步紧逼”。

“以前多是公款吃喝,人们讲排场、讲档次,越是高端,吸引力越大。”干了十多年餐饮的杨经理坦言,该酒店所属的山东皇宫餐饮集团旗下有10家高档酒店,分布在多个省会城市,叫“皇宫”的就有6家。那一段时间,都变得门庭冷落。

“当时酒店营销人员几乎天天开会,研究办法。我们认为,公款吃喝减少,并非一时之势。”杨经理说,大家一致认为,高档酒店经营必须从面向公务消费的高端市场为主转向以个人消费为主的中低端市场。

更名只是改变的开始。

降低菜价、精简后勤……围绕新的定位,酒店相继推出一系列面向普通消费者的菜品,特别是瞄准了原先高档酒店并不愿涉足的喜宴做文章。今年,该酒店营业额比去年提高了25%,占营业额大头的也是个人消费。

与谋求转型的一些高档酒店的经济立场不同,众多公务人员的作风之“转”,体现的则是党的执政考量。

“如果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这‘四风’问题蔓延开来又得不到有效遏制,就会像一座无形的墙把党和人民群众隔开,就会像一把无情的刀割断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这是从党中央层面发出的警示。

[责任编辑:马咪咪]

标签:酒店 禁令 公款吃喝 凤凰 凤凰网 凤凰河北

人参与 评论

热点关注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