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陈庄亲历者说:张宗逊将军回忆陈庄歼灭战


来源:凤凰河北综合

日本侵略军在占领广州、武汉之后,停止了对国民党正面战场的战略进攻,将战略重点逐渐转向共产党领导下的华北敌后抗日根据地。从1939年3月起,日军对晋察冀军区后方机关与设施,实行所谓奔袭合击,分区“扫

陈庄歼灭战

日本侵略军在占领广州、武汉之后,停止了对国民党正面战场的战略进攻,将战略重点逐渐转向共产党领导下的华北敌后抗日根据地。从1939年3月起,日军对晋察冀军区后方机关与设施,实行所谓奔袭合击,分区“扫荡”,侵入根据地腹地,在北岳区的东部、西部先后进行疯狂“扫荡”,遭到边区军民奋起反击。与此同时,国民党军队不图抗日,一意反共制造磨擦,全国都可能随时发生突然事变,特别是可能突然偷袭延安和陕甘宁边区。 

8月7日,毛主席致电一二○师:为了粉碎国民党反共阴谋,巩固陕甘宁边区,应付突然事变,我们的警备兵力应有必要的调动,除调三五九旅即由恒山地区开赴绥德、米脂、葭县、吴堡、清涧地区,巩固绥德警备区外,一二○师在冀中各部队,移到现在三五九旅所在位置,并视情况再移到晋西北地区,以利指挥。我纵队(缺七一六团,该团仍随师部行动)奉一二○师首长命令,移到晋察冀边区整训。 

8月18日,我们离开冀中平原,越过平汉铁路向西转移。9月1日,到达行唐西北的秦家台羊、口头镇地区休整。9月中旬,七一五团开赴灵邱的下关、上寨地区,接替三五九旅的任务。 

9月10日,师部命令,按十八集团军总部颁发的编制表进行整编部队,撤销张纵队一级组织。独立第一旅辖独立第二团和七一五团两个团;独立第二旅整编为三五八旅,辖独立第四团和七一六团两个团;两个旅均直属一二○师建制。我和张平化仍任三五八旅旅长和政委,独立第一旅旅长为高士一,副旅长王尚荣,政委朱辉照。七一五团团长李文清,政委温成功;独立二团团长傅传作,政委幸世修;七一六团团长、政委仍为黄新廷、廖汉生;独立四团团长徐立树,政委杨秀山。

整编以后,三五八旅旅部和第四团驻牛家下口、岔头一带,独立一旅第二团驻南北城寨,杨嘉瑞的独立一支队(即以后的师属特务团)驻在程家庄,张仲翰的津南自卫军(即以后的三五九旅七一九团)驻在南北谭庄,隐蔽进行整训。陈伯钧、邵式平带的抗日军政大学二分校驻在陈庄附近,晋察冀军区四分区五团(团长陈祖林、政委肖锋)活动在慈峪镇以南,三分区的部队活动于党城镇地区,分别监视灵寿和曲阳的敌人动静。 

就在这时,晋察冀军区聂荣臻司令员和正在参加晋察冀第二次党代表会的一二○师关向应政委联名写信给我和张平化说:敌人正频繁调动兵力,有向我“扫荡”的可能。要我们指挥一二○师从冀中过来的部队,作好战斗准备。信中还说,各地的地方武装、后方机关、学校和群众,也都作好了反“扫荡”的准备。我们当即以临战姿态,就地继续整训。 

果然不出聂、关所料。日军侦知晋察冀边区和一二○师部分后方机关、抗大二分校等单位,正在边区南部重镇——陈庄附近休整。妄图举行“秋季大讨伐”,消灭我驻陈庄的后方机关、学校,破坏边区的后方设施,攻占陈庄,以陈庄作为对北岳区进行“冬季大扫荡”的据点。9月23日,驻石家庄的日军独立第八旅团旅团长水原义重少将亲自指挥守备正太铁路的独立第三十一大队全部,以及灵寿、正定、行唐、无极等地的几个伪警备队,共约一千五百余人,并随带强拉来的民夫约二百余人和数十辆大车,突然集中在灵寿县。 

敌人这次进攻是经过充分准备的,特别在战术上做过多次研究,声称是“从八路军游击战中学来的新经验”,采取“山地讨伐的‘牛刀子’新战术”,即反“杀鸡焉用牛刀”之意,用“牛刀子”来对付我们。敌人的所谓“新战术”其实并不高明。敌人的调动,我们很快就知道了,判断敌人可能进攻陈庄。陈庄距离灵寿只有百余华里,从灵寿到陈庄,除几条绕行的山路以外,主要的道路是经慈峪镇的一条大路。以前,敌人曾多次对陈庄进行骚扰,走的就是这条路。我们估计,这次敌人还会走这条大路。因此,确定调四团到牛家下口,派一个营到口头镇以南地区,向行唐、曲阳方向警戒,其余部队集结在北谭庄到岔头一线两侧的山岭上,布成一个袋形阵地,等待来犯之敌。 

25日清晨,我们在旅部听到由南方传来阵阵隐约的枪声,知道敌人已从灵寿出动了。就在当天下午,贺龙师长带着一二○师师部和七一六团由冀中来到北岳区,在南北城寨和我们会合。我们立即通过电话向贺龙师长和周士第参谋长汇报了对敌情的分析和战斗部署,贺师长同意我们的分析和部署,这就增强了我们战斗的勇气和夺取胜利的信心。 

敌人向慈峪镇进攻,在慈峪镇附近,只有第四分区五团的两个连在那里警戒,对敌人来说并没有多大阻力。而敌军却动用了全部火器,象正规战一样作正式进攻。敌人进占慈峪以后,我们即令津南自卫军以一部分从正面逼近敌人,如敌人进攻时节节抗击,且战且退阻止敌人前进。第四分区五团一部则单独在慈峪以南活动,监视慈峪及灵寿的敌人后续部队。 

敌人以炽烈的炮火推进,进占了北霍营、东西五河,逐步向着我们设伏的方向来了。我们等待着,可是敌人占领了南谭庄以后,就停止前进。当夜,津南自卫军曾以白头山为依托,派部队不断向南谭庄的敌人袭扰,疲惫敌人。26日下午4时,南北谭庄、东西五河和北霍营一线的敌人全部退回慈峪镇去了。傍晚,情况又有新的变化,第四分区五团传来电话说:慈峪镇的敌人正向灵寿撤退,大炮、辎重已经退走很远。 

敌人就这样撤走了吗?我们分析了各方面情况,结论是否定的。日军同八路军、新四军已经打了整整两年交道,在我军面前吃尽了苦头。敌华北方面军司令部对其部属所作的一份指示上说:“对付八路军必须采用一套新的战术。找准敌人的弱点,出其不意,以大胆勇敢精神和动作,进行包围、迂回、欺骗、急袭,在近距离进行很快的奇巧袭击。”可见目前敌人的行动正是采取“新战术”,突然撤退,显然是一种欺骗动作,用来迷惑和调动我军主力。 

27日拂晓,晋察冀军区司令部来电话告诉我们:敌人只留下几百人控制慈峪镇,主力一千多人正沿着鲁柏山的小路向陈庄轻装疾进。第四分区五团两个连正紧紧尾随敌人,监视敌人行踪。这个消息完全证实了我们的判断。我们立即作了部署:津南自卫军以一个营绕道尾追敌人,其余继续控制白头山、北谭庄以南阵地,严密监视慈峪镇的敌人;七一六团、二团、独立一支队等部,即刻顺大路向陈庄前进。 

27日正是旧历八月十五中秋节,敌人想趁我军民欢渡中秋佳节之际奇袭陈庄。但是,敌人的花招是徒劳的,驻陈庄的机关和群众早已作了几次坚壁清野,当接到上级转移的命令之后,就迅速安全转移了。敌人沿着鲁柏山的山路,经南燕川、长峪奔袭陈庄,沿途仅遭第四分区五团和抗大二分校派出的连队零星阻击,上午11时敌人占领陈庄。下午,我各部队先后赶到陈庄外围,并派出了扰乱敌人的部队。占领陈庄的敌人,以为他们的“新战术”奏效了。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王锦浩]

标签:陈庄 张宗逊将军 敌人

人参与 评论

热点关注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