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周有光111岁寿辰:跨界跨得如此“任性”的汉语拼音之父


来源:人民网-文化频道

编者按:他一生跨越了晚清、北洋、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四个时代,经济、语言、文化三个领域;他是“汉语拼音之父”,爱因斯坦的“陪聊”;他是沈从文的连襟,张允和的丈夫。周有光面色红润,鹤发童颜,甚至长出了黑发;他起居定时,饮食清淡,爱吃面包饮红茶;他坚持读书,笔耕不辍,用电子打字机写作。

原标题:周有光111岁寿辰:跨界跨得如此“任性”的汉语拼音之父

编者按:他一生跨越了晚清、北洋、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四个时代,经济、语言、文化三个领域;他是“汉语拼音之父”,爱因斯坦的“陪聊”;他是沈从文的连襟,张允和的丈夫。他就是周有光。

周有光面色红润,鹤发童颜,甚至长出了黑发;他起居定时,饮食清淡,爱吃面包饮红茶;他坚持读书,笔耕不辍,用电子打字机写作。今日是周有光先生的111岁寿辰,回顾他的一生,简直是教科书级别的精彩,他把一生活成了传奇……

周有光

他是“汉语拼音之父”

周有光曾参与设计汉语拼音方案,主导建立汉语拼音体系,被誉为“汉语拼音之父”。

1954年,因为之前已发表、出版过一些关于拼音和文字改革的论文和书籍,周有光被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邀请担任汉语拼音方案委员会委员。1955年,周有光提出普及普通话的两项标准,并提出汉语拼音方案三原则:拉丁化、音素化、口语化。

1958年2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了汉语拼音方案决议,同年,汉语拼音成为全国小学的必修课。周有光在北京大学等高校讲授汉字改革课程,其讲义《汉字改革概论》系统、全面地总结了三百余年汉语拼音字母的演进史和中国人自创拼音字母的历程。

1982年,经周有光的努力,促成国际投票通过汉语拼音方案为拼写汉语的国际标准(ISO7098)。他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主编《汉语拼音词汇》,成为电脑中文词库基础。

他是跨界跨得很“任性”的学霸

年轻时的周有光

周老一生跨越了晚清、北洋、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四个时代,经济、语言、文化三个领域。他早年西装革履搞经济,49岁后奉命研究创制汉语拼音,百岁后仍坚持读书写作,成为公共知识分子。

周有光1906年1月13日出生于江苏常州,1923年进入上海圣约翰大学主修经济和语言学,1925年转入光华大学学习。1927年从光华大学毕业后,先后任教于光华大学、江苏教育学院等校。1933年至1935年赴日本留学。1935年回国,任职于江苏银行、新华银行。1946年由新华银行驻派美国纽约工作。1949年回国,担任复旦大学和上海财经大学教授。49岁后,周有光开始与语言打交道。1955年,周有光奉命到北京,进入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研究创制汉语拼音,被称作“中国汉语拼音之父”。退休后,周老广泛探讨公众问题,成为公共知识分子。2005年,已经100岁的周老出版了《百岁新稿》。

他是爱因斯坦的“陪聊”

爱因斯坦和周有光?乍听到这两个名字,你可能不会把两人联系起来。事实总是会让你大吃一惊,他们见过两次,周有光是极少见的和爱因斯坦聊过天的中国人。

爱因斯坦

“打完仗,何廉到美国,我也到美国,他到普林斯顿大学做研究教授,爱因斯坦也在普林斯顿大学做研究教授。他跟我说:‘爱因斯坦现在空闲得不得了,想找人聊天,你高兴跟他聊天吗?’我说:‘当然很高兴。’这样就两次去访问爱因斯坦。我们是一般的谈话,当时的国际形势,当时美国发生的情况,随便讲讲。为什么我会把这个事情忘掉呢?因为谈话内容没有特点。这是一个遗憾的事情。也不可能有特点,因为他的研究方向跟我不一样。

我跟爱因斯坦谈过两次,只是随便的聊天,没有学术性的,所以我就不放在心上。爱因斯坦的学术我不懂,我的专业跟他又不一样,就是普通的朋友。小辈就说:‘你多少年都不讲爱因斯坦的事情。’我说:‘我忘掉了。’见爱因斯坦可能是1947年。

爱因斯坦的物理学我一窍不通。我的印象就是他的人非常好,生活也很随便。我们在银行界,穿衣服都很讲究,他在大学里,大学的风气跟银行不一样,大学教授穿衣服马马虎虎的,他穿的衣服还没有我讲究。他没有一点脾气和架子,给我的印象非常好,我们侃侃而谈,没有任何架子。他不是讲话滔滔不绝的人。”

——引自《周有光百岁口述》

他是沈从文的连襟,张允和的丈夫

周有光和文学大家沈从文是一对连襟。周有光娶了张允和,沈从文娶了张兆和,叶圣陶曾说“九如巷张家的四个才女,谁娶了她们都会幸福一辈子”,这或许正是他们的写照。

右二为沈从文

张允和是安徽合肥人,长于苏州,是当代著名昆曲研究家,也是著名的“张家四姐妹”中的“二姐”。周有光说,“我跟她从做朋友到恋爱到结婚,可以说是很自然,也很巧,起初都在苏州,我到上海读书,她后来也到上海读书。后来更巧的是我到杭州,她也到杭州。常在一起,慢慢地、慢慢地自然地发展,不是像现在‘冲击式’的恋爱,我们是‘流水式’的恋爱,不是大风大浪的恋爱。”

周老还在书中说,“结婚前,我写信告诉她,说我很穷,恐怕不能给你幸福。她说幸福要自己求得,女人要独立,女人不依靠男人。她当时的思想也比较开明。”谈到婚后生活,周老说,“的确,我们的婚姻生活是很和谐的。到了北京,一直到我老伴去世,我们每天上午10点钟喝茶,有的时候也喝咖啡,吃一点小点心。喝茶的时候,我们两个‘举杯齐眉’,这当然是有一点好玩,更是双方互相敬重的一种表达。下午三四点钟,我们又喝茶,又‘举杯齐眉’。有朋友来家里特别是记者,看到我们‘举杯齐眉’,都觉得有趣得不得了。”直到2002年8月14日张允和去世,二人都感情和谐,这种流水潺潺的恋爱也许正是二人相守相伴七十多年的原因吧。

二老的感情羡煞旁人

2015年2月份,周老住院,三个多月时间内,几次被下达病危通知书。但最终还是挺过来了。

今日是周老的111岁寿辰,我们也在此祝愿周老身体永健康,快乐永相伴!(陈灿)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司思]

标签:汉语拼音 周有光 寿辰

人参与 评论

热点关注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