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现当代艺术市场:“以退为守”的良性调整


来源:雅昌艺术网

“良性调整”则是本季拍卖中另外一个关键词,在拍卖市场尚未成熟的今天,以及在征集难度的压力下,保利拍卖尝试着把二十世纪艺术首次纳入到专场拍卖中,完善了保利现当代艺术部的专场规划;中国嘉德也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摸索之后,三次尝试“个案性”专场梳理,从春季拍卖的王济远专场,到秋季拍卖的沙耆比利时时期艺术专场,挖掘市场中断档的艺术家;北京匡时拍卖则是让美猴王的作者张光宇大师“归来”,从展览到学术等各个角度全面透析艺术大师的价值。

原标题:现当代艺术:“以退为守”的良性调整

2015年中国地区现当代艺术拍卖成交TOP10(注:数据来源雅昌艺术网)

中国嘉德首个现当代艺术夜场拍卖成交TOP10

作为中国艺术品拍卖中的一支力量,现当代艺术部分(油画雕塑)总是能够担当起媒体讨论的角色,炒作、天价等等字眼往往伴随着这些讨论,大概是因为人们不愿意相信活着的人可以这么值钱吧,也正是在这种舆论的漩涡中,现当代艺术的每次调整,都能成为当季最热板块。

2015年拍卖季,在经历了四五年时间的结构性调整,这个和一级市场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板块,终于有了一些新鲜的变化,并且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一二级市场倒挂的现象,例如抽象绘画从机构展览的火热,到拍卖市场纪录频出的跟踪;并且尝试着树立这一板块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绝对权威——中国嘉德拍卖首次尝试设立现当代艺术夜场拍卖,以期成为下一个“大观之夜”。

“良性调整”则是本季拍卖中另外一个关键词,在拍卖市场尚未成熟的今天,以及在征集难度的压力下,保利拍卖尝试着把二十世纪艺术首次纳入到专场拍卖中,完善了保利现当代艺术部的专场规划;中国嘉德也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摸索之后,三次尝试“个案性”专场梳理,从春季拍卖的王济远专场,到秋季拍卖的沙耆比利时时期艺术专场,挖掘市场中断档的艺术家;北京匡时拍卖则是让美猴王的作者张光宇大师“归来”,从展览到学术等各个角度全面透析艺术大师的价值。

尝试“重建”话语权

2015年拍卖现当代艺术部分最具里程碑意义的一场当属是嘉德首个夜场拍卖,这一场拍卖被看做是向香港蘇富比和佳士得香港宣战,试图“拿回”属于中国大陆地区的话语权。

的确在雅昌艺术网所梳理的现当代艺术部分2015年度拍卖成交前十的榜单中,二十世纪艺术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吴冠中、赵无极等人依旧是炙手可热的艺术家,但是石冲却无疑是这一榜单的耀眼者,其代表作《欣慰中的年轻人》在中国嘉德以3795万元成交,创造了个人拍卖最高价纪录。回头来看这一榜单中,虽然香港地区的拍卖占据了绝大部分的名单,但其优势已经局限于20世纪早期艺术的部分,这得益于港台地区这一板块收藏群体的成熟,以及海外藏家的需求,即便如此,当季拍卖中二十世纪早期艺术的佼佼者是来自于北京保利2015年春拍,澳门何氏家族何超盈在2015年保利春拍中以6900万元竞得吴冠中《木槿》,成为本年度这一板块的第一名。

另外一份榜单则是来自于嘉德首个现当代艺术夜场,十位艺术家中有四位艺术家创作了个人拍场最高价纪录,分别是石冲、丁方、赵半狄和段建伟等。和香港拍卖中心的明星拍场——蘇富比当代艺术晚拍所不同的是,嘉德“当代艺术之夜”显然是以“中国的、现代的”这两条线索进行梳理,这也是负责人李艳锋在专场设置中的两大关键词。

但同时我们也观察到,随着港台地区在现当代艺术板块部分的优势丧失,近年来大热的日韩籍艺术家作品,其拍卖逐渐转移到港台地区,大有取代中国现当代艺术之争的趋势。张晓刚、曾梵志、贾蔼力等艺术家在香港纪录频出的印象还记忆犹新,但是随着市场的调整,草间弥生、奈良美智、井上有一等逐渐成为香港地区的这一板块的代名词。

在2015年拍卖成交top10的榜单中,日本艺术家草间弥生《NO.Red.B》在香港蘇富比秋拍中以5452万港币成交,成为唯一一位进入榜单的外籍艺术家。出现日韩艺术家作品成交热度,一方面和香港天然的海外优势有关系,另一方面则是代表了藏家群体的调整,在日渐兴起的80后藏家群体中,他们的收藏趣味更加的国际化,对于日韩以及欧美艺术家的收藏需求比较多,这也和最近一年海外博览会中中国青年藏家频出相呼应。

而在中国大陆地区,对于日韩市场的培育则尚未开始,李艳峰在接受雅昌艺术网专访时表示:“短时间内在夜场中不会涉及到日韩包括东南亚等部分的拍卖,对于这一板块的市场培育而言,大陆并没有成熟的系统藏家。”

北京保利拍卖在2015年春季拍卖中,也尝试推出了韩国抽象艺术家单色画专题,但是从拍卖结果来看,显然并没有建立起这一板块的优势或是话语权,也宣告保利的“国际化路线”暂告一段落。这证明了之前一位藏家的看法:“日、韩的抽象作品在国内的价格方面不具备优势,因此很难靠它们在国内打出一片新天地。”

虽然日韩艺术家的拍卖优势不在大陆地区,但是新生代艺术的拍卖优势则是完全转移到大陆地区,其中以保利拍卖“新绘画”专场为代表,完全成为青年艺术家的竞技场。在市场难以出现天价的当代艺术作品时,青年艺术家的中低价位的拍品不仅适合大藏家的藏品轮换,同时对于青年藏家的进场十分重要,收藏同龄同时代艺术家的作品,也显然比上个时代的艺术家作品更加合适,因为这种共同的时代气息是难以追踪的。

征集难与学术要求双重要求下的调整

“一方面是新藏家的培育,另一方面是不被市场所牵制,挖掘市场新的可能性,寻找新版块弥补以往的不足,并为藏家的收藏体系打造更多的可能性。”这是保利拍卖现当代艺术部负责人贾伟在做本季拍卖时主要考虑的。正如贾伟所言,这样的考虑一方面是查漏补缺,另一方面则是来自与征集难的压力。

在雅昌艺术网的观察中,我们明显的感觉到,相比较以往的以时期或者是绘画风格为主要导向的专场设置,已经慢慢被替代,个案性专场逐渐成为主流风格。 在弥补以往版块不足方面,本季保利现当代艺术部分对“二十世纪早期艺术”重点进行关注,不仅专门设置了一个“二十世纪中国艺术”的专场,也呈现了包括陈荫罴、吴冠中、林风眠在内的几个小专题,以及赵无极、朱德群、吴大羽、关良在内的作品。

谈及个案性专场的尝试,当属是中国嘉德。“王济远专场”是嘉德在个案呈现上的第一次尝试,香港和大陆两次尝试打下的基础。同时在对于二十世纪艺术大家名单的梳理中,个案是最为合适的方式,这一季拍卖推出的“沙耆比利时时期艺术专场”就是很好的案例。

甚至在首个当代夜场拍卖中,李艳峰也是秉承了这样的“个案性”原则。按照嘉德一贯所坚持的学术梳理的原则,秉承“中国的”、“现代的”两个关键词,在这个学术标准之下,分为中国早期艺术家、学院绘画体系的先锋人物、当代艺术领域的一线艺术家以及新绘画艺术中最具潜质的中青年艺术家。最终对于这些艺术家作品的呈现方式,是以“个案”来梳理,这也是嘉德现当代艺术部这两年来的策略动作。

正如嘉德之前所一直在探究的学术梳理,如何能够把中国现当代艺术的脉络体现出来,从最初的“中国油画及雕塑”到“中国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的更名,再到2014年秋拍尝试的“基石-学院-先锋”等呈现,再到2015年秋拍中的“个案”呈现,全面性的呈现有时不如代表性个案艺术家的呈现,虽然拍卖征集存在着偶然性,但是如何能够在偶然性中把握学术的脉络,这是关键。

北京匡时拍卖在张光宇专场的设置中,更加值得借鉴,从拍卖前的展览热度开始,“大师归来”颇有风范,而在上海龙美术馆的展览更是煞费苦心,从学术开始进行梳理,到对于藏家群体的引导,最终把市场中处于认同度较低的艺术家重点推荐,这样的一条脉络在今天看来显然是成立的。

对于这样的调整,作为中国艺术品市场的见证者,贾伟进一步表示,在不断的挖掘市场的可能性中,一方面希望为藏家的收藏体系打造更多的可能性,另一方面也不被市场所牵制和引导。近一年来,现当代艺术部做了大量的展览和讲座,比如李青萍和孙宗慰等二十世纪大家的展览,同时还包括20X贰拾等这样青年艺术家的展览,重要的目的是推广市场的良性发展,并不只是关注与某一个专题或者板块。

初显一二级市场的良性互动

能够让现当代艺术为人所诟病的一个原因还在于明星艺术家的造就者。的确在画廊和博览会并未成熟的前十年中,拍卖场成为艺术家们竞技的主要场所,而我们也形成了以高价论英雄的舆论。

水墨去了,抽象来了!抽象在2015年大火,很多人认为完全是市场先行的结果。从另一个角度看,作为主流的艺术形态,西方现代艺术在整个20世纪是抽象的世纪,而中国的当代艺术,自八十年代至今,都充斥着意识形态话语,抽象一直处于边缘化地带。当中国藏家越来越多地扩宽全球化视野,抽象艺术自然成了要补上的一课。

“和十几二十年前不同的是,以前是单纯欧美收藏家、策展人玩这游戏,现在海外华人、内地收藏家和机构也开始出钱出力和国外机构一起玩,赞助中国艺术家在纽约古根海姆、巴黎东京宫等机构举办展览,要把自己看上的艺术家推出去搞得声势更大,汪建伟、刘炜等都是这几年逆市进入国际视野。”雅昌艺术网专栏作者周文翰说道。

恍然想起这和前些年的市场先行以及大热的原因有着不同的方式,这不再是几个资本家的游戏,而是一场有展览到拍卖的全面发展,以艺术家谭平为例,从2015年上半年开始,持续不断的展览,包括大型个展,以及学术性很强的群展,谭平无疑是其中代表性的抽象艺术家,而其个人拍卖的最高价纪录则是创造于保利2015年秋拍,其作品《无题》以350万元成交,是目前个人最高价纪录。

和早期抽象艺术家走过的市场之路所不同的是,以王怀庆、丁乙、谭平等为代表的抽象艺术家则成为这一季拍卖场中饱受争议的群体。“在经过二三十年沉淀的这一拨中坚力量的抽象艺术家,画廊也经过了将近十年时间的推广,现在逐渐的成为市场的热点,也是一个正常的现象”,长期致力于推广抽象艺术家的王新友对雅昌艺术网记者说道。

一二级市场之间的良性互动,从拍卖一开始就一直存在,从早期严重依赖于拍卖场客户,到现在的藏家群体的自律,遵守画廊经营规则,再加之艺博会生态系统的成熟,艺博会慢慢成为艺术家竞技的场所,拍卖场在某种程度上成为试金石,这种刚刚显露的一二级市场良性互动的苗头,也是中国拍卖行业良性生态秩序的开始。

当下拍卖行已经不再一味地去追求高价的拍品,而是更加有针对性,有计划性,并且持续性以板块的方式进行推广,在拍卖的同时,着力于培养更加广泛的收藏群体。也许,对拍卖行来说,市场的不景气反倒带来了另外一个新的机会:可以更好地审视自身的特色与缺失,为未来打造更加稳固的藏家基础与板块优势。

[责任编辑:马咪咪]

标签:市场 当代 艺术 凤凰 凤凰网 凤凰河北

人参与 评论

热点关注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