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敖登格日乐:用心传递蒙古族舞蹈风采


来源:北京日报

敖登格日乐是蒙古族人,对本民族文化历史和宗教有着深入的了解。自她开始,以民族舞蹈元素为主体、借鉴其他舞蹈体系元素的蒙古族舞蹈开始流行。如果说贾作光等第一代舞蹈家是将现代舞蹈尤其是芭蕾舞蹈体系带入蒙古族舞蹈,那么以敖登为首的第三代舞蹈家将蒙古族舞蹈带给了世界。

原标题:敖登格日乐:舞蹈,舞蹈

采访敖登格日乐不容易,因为她总是忙忙碌碌不得空。最近的,是她为内蒙古呼和浩特市举行的“国际蒙古族舞蹈比赛”做评委——类似的比赛如果少了敖登,权威性就要大打折扣。

事实上,她在上世纪就已蜚声中外。从90年代初开始,全国少数民族舞蹈比赛的最高奖项几乎都被她收入囊中。甚至早在1993年,她就在民族宫剧院办了个人独舞专场,并由此开创了蒙古族舞蹈的新时代。

敖登格日乐是蒙古族人,对本民族文化历史和宗教有着深入的了解。自她开始,以民族舞蹈元素为主体、借鉴其他舞蹈体系元素的蒙古族舞蹈开始流行。如果说贾作光等第一代舞蹈家是将现代舞蹈尤其是芭蕾舞蹈体系带入蒙古族舞蹈,那么以敖登为首的第三代舞蹈家将蒙古族舞蹈带给了世界。

1 小敖登,高兴地跳吧

我们约在魏公村的一家蒙古餐厅。循着楼梯而上,房间里传出蒙古族的歌声,和着欢笑和节拍。掀开门帘,一个长发披肩的蒙古族女性爽朗地唱着,她就是敖登。

“八角楼的灯光哎,照四方,我们的毛委员在灯光下写文章……”敖登格日乐坐在我对面,右手比划着拉风箱,身体伴着节拍摇晃,“我们就一边哼着小调一边拉风箱。”

敖登的父母原是呼伦贝尔人,是支援巴彦淖尔盟的团干部。家里的五个孩子都喜欢唱歌跳舞。“小时候有亲朋来,爸爸就拉四胡,我们就跟着唱啊跳啊!”

热情好客的蒙古族人当然要准备丰盛的饭菜待客。原本就热闹的家庭更是其乐融融:小孩子们拉风箱烧火,妇女们做饭煮奶茶,男人们喝酒畅饮……

“所以我小时候,歌舞就是生活的一部分,像喝水吃饭一样平常。”敖登说,“那时候天是蓝蓝的,目力所及的范围内就是风吹草低现牛羊,可美了!”

上学后,敖登很幸运参加了学校的文艺宣传队。活泼开朗的小敖登深得老师们的喜爱。

“内蒙古艺校来招生时我正准备上初一,我们文艺队的萨仁老师就推荐了包括我在内的五个人去。”敖登说,“‘医校’和‘艺校’的发音很接近,妈妈以为是当医生,所以也很高兴我去,那样显得前途更好。”

可到了中旗,敖登才知道是“艺校”。“那天我穿着妈妈织的羊毛袜子,脱了鞋在房间里跳舞。”由于当时的卫生条件不好,敖登的袜子反复被汗水浸湿过后又干了,所以屋子里臭烘烘的。但这个跳舞时洋溢着天然欢快的小姑娘还是给老师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们回去的路上还在讨论,院子里的把杆太高,压腿根本压不下去。不过我觉得老师好像很喜欢我。”敖登和伙伴们一路上聊着唱着,回到了学校,心里却一直挂念着这个小愿望。

很快,录取结果下来了。中旗只招了两个学生,敖登没有在名单上。得知这个消息后,敖登哭着回家了。“我很喜欢跳舞,却没有被录取上,所以当时很伤心。”

妈妈听说是“艺校”后,反而松了口气,安慰小敖登:“不去也好,多读些书以后有文化,多好!”可小姑娘哪里肯?一连几天都不高兴。

这件事就这样慢慢放下了。可开学三个月后,学校突然收到了一封来自内蒙古艺校的信。白铭老师在信里写道:“小敖登,你高兴地唱吧!跳吧!”

“我拿着信跑回家,跟妈妈说我被录取了。”可这一次,妈妈依然以上艺校没有好出路为由,不同意敖登去。“艺校离家很远,要到呼和浩特去,没人送我,而且人生地不熟。妈妈当时的担心不是多余的。”

母女俩争论不下,便拨通了爸爸的电话。“结果爸爸说:‘她要是自己喜欢,你就让她去吧!’妈妈虽然不情愿,可还是给我准备收拾行囊了。”

事后敖登才知道,原来她是破格录取的,是她跳舞时天然的喜悦打动了老师们。负责招生的白铭老师对她视若瑰宝,最终从学校争取到了这个名额。“现在想来,我当时虽不知道舞蹈的体系,但在纯粹自然的环境里,我对美有着与生俱来的感悟,这是舞蹈的内核。老师们可能因此最终要了我。”

[责任编辑:马咪咪]

标签:舞蹈 敖登格日乐 蒙古族 凤凰 凤凰网 凤凰河北

人参与 评论

热点关注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