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湖北智障男孩石家庄走失 九年后亲生父子再相见


来源:河北青年报

2006年,18岁的湖北智障男孩胡万里在石家庄走丢,家人苦苦寻找三年未果,绝望之下,注销了孩子的户口。后来,居住在南位村的宁建深听说胡万里的事情之后,就想尽己所能帮帮这个可怜的小伙儿。

 

失散亲人团聚

 

原标题:失散9年亲生父子再相见

2006年,18岁的湖北智障男孩胡万里在石家庄走丢,家人苦苦寻找三年未果,绝望之下,注销了孩子的户口。

没想到,9年后,胡万里的亲人收到了好心人发来的寻亲消息,儿子终于找到了!9年的苦痛,9年的思念,一朝化为激动的泪水。

报料

“宝贝回家”论坛助父子团聚

昨日(12日),“宝贝回家”论坛志愿者高正英致电本报称,最近,她接到了石家庄市民宁建深发布的寻亲消息,帮一位住在石家庄的湖北男子胡万里寻找亲人。接到寻亲消息后,论坛志愿者根据宁建深提供的线索多方查寻,终于找到了胡万里的亲人。10日,胡万里的父亲和舅舅赶到石家庄,与失散9年的亲人团聚。

高正英说,宁建深在寻亲消息中提供了两个胡万里写的亲人的名字:“胡金梅”、“力标”。四川志愿者“阳子”就根据这个线索,开始了寻人。“阳子”推测胡万里父亲可能叫“胡力标”,但通过公安部门并没有查到叫这个名字的人。之后又查到四个同音的名字,但这四个人中,没有配偶叫胡金梅的。“阳子”又查找“胡金梅”的信息,搜索结果显示,湖北叫“胡金梅”的人有300多个。

就在“阳子”千方百计查找时,另一位湖北志愿者“风之彼端”有了回信,说是查到了湖北荆州市马山镇浩林村有一户人家,妻子叫胡金梅,丈夫叫李彪,这户人家有叫“胡万里”的,但显示是死亡状态。

紧接着,高正英通过村干部联系上了胡万里的家人,由此,失散多年的亲人得以团聚。

相认

时隔9年父子俩终于抱在一起

昨日,记者驱车前往父子俩所在的省会润德五金城附近的旅店。

胡万里的父亲李彪告诉记者,10日,他在一家水产店见到儿子时,儿子正在店里干活。李彪一眼就认出了儿子,但喊儿子的名字,他却一时没认出自己。愣了几秒之后儿子才反应过来,父子俩终于拥抱在一起。

看着已经高出自己半头的儿子,摩挲着儿子的手,李彪说:“这么多年在外边,也不知道儿子你受了多少苦。”

当记者询问胡万里是否想念母亲时,他眼眶红了,为了忍住眼泪,倔强地扬起了头。

回忆

与叔叔怄气出走后再没回来

李彪告诉记者,儿子胡万里1989年出生,出生时医生就说,儿子的智力比正常人要低。儿子只上了两三年学,就呆在家里帮着干活。

胡万里的叔叔在石家庄做服装生意。2006年,胡万里来到石家庄,给叔叔帮忙。当年10月11日,胡万里因一点小事与叔叔起了争执,孩子心性的胡万里一气之下离家出走。

对于胡万里来说,石家庄是个完全陌生的城市,没有其他亲戚朋友。因为害怕孩子出事,胡万里的叔叔马上给远在湖北的哥哥李彪打电话说明了情况。“我接到电话时没当回事儿,觉得孩子气儿消了就会回家,没想到当天晚上孩子没回去,我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李彪说。

10月13日,仍旧没有胡万里的消息,李彪坐不住了,乘火车赶到了石家庄。

李彪告诉记者,他对石家庄也不熟悉,当时只想到孩子可能会想家,回家就要坐公交去火车站,于是,他骑着电动自行车,到每一个公交站找人,每到一个路口,就停下来四下张望。

连续三年来往于两个城市寻子

之后,胡万里的舅舅也来到石家庄帮忙找人。报警、贴寻人启事、在报纸上发布寻人消息,能想到的方法都试过了,但就是找不到一点儿线索。

李彪说,他们连续寻找了三年,每到农闲时,就从荆州来到石家庄,可每次都失望而归。

李彪告诉记者,当时,他天天都在琢磨,孩子在哪儿呢?能不能吃饱,是不是睡在哪条街边,哪个桥下?孩子晚上肯定没有被子盖,是不是已经生病了?

李彪告诉记者,孩子刚丢的时候,妻子胡金梅每天都掉眼泪,眼睛总是又红又肿。时间长了,妻子似乎接受了现实,只是每到过年,她就吃不下饭。

找儿子找了三年都毫无音讯,夫妻俩绝望了,以为儿子已遭不测。日子还得过下去,夫妻俩又生了个男孩。

讲述

3年前被好心老板收留吃穿不愁

从2006年走丢,到如今被寻回,已是9年时间。9年来,胡万里是如何生活的呢?

宁建深告诉记者,胡万里近年来一直在位于南二环的刘志路水产市场工作。三年前,老板刘志路收留了胡万里。

昨日,记者见到了刘志路,他向记者讲述了收留胡万里的经过。

刘志路告诉记者,他是做水产生意的,跟裕华高速路口的一个小卖店的老板很熟悉。2013年冬天,小卖店的老板告诉他的司机,附近洗车店里有一个工人,每天吃不饱,希望刘志路能够收留。刘志路看那名工人可怜,就接到了自己的店中,那个工人就是胡万里。

刘志路的妻子田女士说,胡万里到店中吃的第一顿饭是自己蒸的包子,“那么大的包子,一般人吃三四个就饱了,他一个人就吃了九个。”

刘志路告诉记者,胡万里刚到店里时,穿着单薄,背包里的衣服也不多,就把儿子的衣服拿给他穿,之后又给他买了几套新衣服。

此后,胡万里就留在了刘志路的店中,与其他工人吃住在一起。因为胡万里爱玩手机,刘志路接连给他换了三部,最新的一部,是刘志路给他买的OPPO手机,胡万里最爱用它听歌。

“什么时候想回来,还可来这工作”

几年的相伴,刘志路和胡万里也有了感情。“万里走的时候,我给他留了手机号,也跟他父亲说,什么时候想回来了,还可以来我这儿工作,工资打到他父亲卡里。”刘志路说。

刘志路告诉记者,3年来,他也问过胡万里想不想家,万里说很想念母亲,却说不出家人的具体信息。2015年春天,刘志路一个相熟的顾客提议,可以把胡万里的照片发到网上寻找他的家人。刘志路觉得主意不错,就跟胡万里拍了一张照片发到了网上,但一无所获。

后来,居住在南位村的宁建深听说胡万里的事情之后,就想尽己所能帮帮这个可怜的小伙儿。

近日,宁建深从水产市场的工人那里拿到了一张纸条,上面是胡万里写的家人的名字:“胡金梅”、“力标”。有了这些线索,宁建深就把寻人消息发到了“宝贝回家”的论坛上。

最新进展

经DNA比对确定了两人的父子关系

昨日下午,记者联系了河北省公安厅刑侦局打拐大队队长陈源。陈源告诉记者,工作人员已经把胡万里和李彪、胡金梅的DNA样本进行了比对,可以确定,胡万里就是李彪和胡金梅的儿子。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司思]

标签:胡万里 胡金梅 李彪

人参与 评论

热点关注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