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校园快递最后一公里的尴尬:取快递需长途奔波排长队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标题:校园快递最后一公里的尴尬和机遇 2015年的“双11”购物狂潮后,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三棵树快递点堆满了快递。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 史欣怡/摄 2015年岁末,湘潭大学几名法学研究生以不送件上门为

代收送业务有商机却难成气候

一天,颜川在收到汇通的取件短信后便要到校外参加活动,于是他打开“帮范儿”微信服务号,输入姓名、电话、学号、快递公司以及取货码,提交了快递需求。

“帮范儿”是中国人民大学学生郑岩庆和同学于2015年9月开办的创业项目,“师兄师姐帮你取快递”是他们的宣传口号。随着快递数目的增多,“帮范儿”雇用了非本校学生专职送快递,目前已经累计送快递超过1万件。“帮范儿”的送货员会替学生代收快递,并且留下所有签收快递的清单。当代收快递成功后,收件人在微信中可以看到快递状态变为“已代领”。

“帮范儿”的雇员和公司签订了合同,如果快件丢失,将由送货员负责赔偿。营业3个月来,郑岩庆说他们只丢过两个快件,一个价值5元,一个80元,和收件人说明情况后都以稍高于原价的价格进行了赔偿。

在很多高校,一些“代送快递”“将快递送上门”的创业项目也因为快递配送的末端尴尬而兴起,这些团体在校园里负责为大学生领取快递,再将快递送到学生宿舍,向学生收取服务费作为代领快递的酬劳。

“您的方便就是我们的方便,我们为您省时间。”在张城的学校,一家由几个学生发起的校园快递打出了这样的服务广告,这家校园快递在校内与快递公司合作,提供送餐、校园快件的寄送服务,如需使用这样的服务,就向校园快递缴纳1至2元的服务费。

但在张城看来,他更愿找同学或室友代领。因为经常使用代领服务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学生团体尚未建立信誉保障体系,也是影响学生使用代收送快递服务的主要原因。

代收快递业务看上去红火,但在接受调查的大学生中,利用第三方代取快件的仅占6.82%。

智能快件箱能否成为化解尴尬的神器

在余泫江负责配送的贵州师范学院,圆通、申通、天天、韵达等近10家主流快递公司已经在学生超市或其他店面里安营扎寨,这些快递公司通过与校园商铺合作的方式开设网点。

大三学生陈尚刚承接了一家快递公司在学校的代理业务,每天接收快递公司送来的快件,简单分拣后再短信通知师生领取是快递网点的日常工作。陈尚刚算了一笔账,快递公司给他的工资和普通快递员一样,在他的快递代收点,代签一件快递的收入在0.5到1元之间,扣除运输费用、店面租金和人工工资,他每个月的实际收入不到3000元。

除了服务成本的制约,把快递送到每一个客户手中在陈尚看来是件难以完成的任务。学生时间不固定是原因之一,快件量大、底层快递网点利润低、主要靠规模带动利润等因素,也是羁绊校园快递最后一公里的顺畅。

为了打通“最后一公里”,多方都在努力着。在南开大学津南校区,校方设立了快递公共服务配送中心,同时在政府补贴下,安装了智能快件箱。

最近,张城的学校也开始安装智能快件箱——学生只需要输入系统自动发送的验证码就可以拿到自己的快递。

随着智能快件箱的普及,或许校园快递“最后一公里”的尴尬会被慢慢化解。但智能快件箱到底能否成为解决尴尬的神器,抑或滋生出新的校园难题,恐怕还得由时间给出答案。

[责任编辑:李小鹏]

标签:快递 校园 需长途奔波排长

人参与 评论

热点关注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