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聚焦文学·中国作家——凌力


来源:凤凰河北综合整理

人物介绍 凌力 凌力 凌力(1942—)本名曾黎力,生于延安,祖籍江西。著名作家。《少年天子》获第3届茅盾文学奖。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第六届全国委员会委员。1965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

人物介绍

凌力

凌力

凌力(1942—)本名曾黎力,生于延安,祖籍江西。著名作家。《少年天子》获第3届茅盾文学奖。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第六届全国委员会委员。1965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电信工程学院无线电控制系。历任七机部第三研究院第三设计部技术员,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讲师、副教授,研究员。北京市青联委员,北京市妇联执委,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北京市作协副主席。1980年开始发表作品。1982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长篇历史小说《星星草》(上、下卷)、《倾城倾国》,中篇小说散文集《幼年》,《凌力文集》(长篇小说卷、中短篇小说卷、散文卷、论文卷),散文集《蒹葭苍苍》等。中篇小说集《火炬在燃烧》获1984年《东方少年》文学一等奖,长篇历史小说《少年天子》获第三届茅盾文学奖,《暮鼓晨钟》获1994年北京庆祝建国45周年征文佳作奖及国家图书一等奖。长篇历史小说《梦断关河》获首届姚雪垠历史小说奖、首届老舍文学奖、北京文学艺术奖。

代表作品

1980年2月,中篇小说<幼年>由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 

1980年4月,长篇历史小说《星星草》上卷由北京出版社出版;

1981年10月,长篇历史小说《星星草》下卷由北京出版社出版;

1984年8月,中篇小说<火炬在燃烧>由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

1987年8月,长篇历史小说《少年天子》由北京出版社出版;

1989年4月,中篇小说<失落在龟兹古道的爱》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小说》双月刊刊出;

1990年9月,清史知识丛书<生死饮食男女--清代民俗趣谈>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

1991年8月,长篇历史小说《倾城倾国(上、下)》由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经修改,1996年8月由北京出版社重版;

1993年7月,长篇历史小说《暮鼓晨钟—少年康熙》由北京出版社出版;

1994年12月,清史丛书《清宫之谜》中两种——《沧海珠》和<多情误>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

1998年11月,《凌力文集》12卷本由经济日报出版社和陕西旅游出版社联合出版;

1999年8月,长篇历史小说<梦断关河>由北京出版社出版; 此外,还有散文,创作谈,和其他作品约30万字左右。

《少年天子》《少年康熙》(即《暮鼓晨钟》)《倾城倾国》于1993年由台湾国际村文库书店出版繁体字本;

《少年天子》于1995年8月由中国文学出版社出版英文本和法文本;

《沧海珠》《多情误》于1997年由台湾国际村文库书店出版繁体字本;

《柳摇金》(即《梦断关河》)于1999年10月由台湾商务印书馆出版繁体字本。

《少年天子》

《少年天子》

 

《少年天子》是一部描绘清朝入关后第一代皇帝顺治的长篇历史小说。 面临明清鼎革之际的严峻局面,顺治励精图治,力求变革;但不断受到朝廷保守势力的阻挠,政治风云迭起。顺治能书会画,多情善感,醉心追求心向往之的爱情和婚姻生活;但皇帝的爱情和婚姻牵连着宫廷权力的争夺,顺治在这方面的举措也引发了爱和恨、生与死的尖锐矛盾。终其二十三四岁的一生,顺治在政治上的失败和爱情上的破灭,反映了深刻的性格悲剧和历史悲剧。

小说结构严谨,情节曲折,风格凝重,语言流畅精美,熔铸多种技法。作者深厚的艺术功力,使小说呈现出独特的艺术魅力。

本书获第三届茅盾文学奖,被译为英、法等多种文字。

《倾国倾城》

《倾国倾城》

《倾城倾国》是著名作家凌力长篇系列历史小说“百年辉煌”中的第一部。

小说从明崇祯四年的“登州兵变”的史迹中寻找线索,以明末清初社会大动荡为背景,生动地描述了登莱巡抚孙元化从仕途的破格重用,大展其才,到朝廷猜疑,同列排挤,一步步走向佃田纾难、卖女筹饷、杀子解危、雄心破碎、时势杀人的命运轨迹。孙元化个人的宦海沉浮,始信而终弃的人生经历,折射出当时的政坛宦海,奸佞当道,念欲横行;战场边塞,腹背受敌,左右应付的社会怪象。小说深刻地揭示了当英雄无用武之地,必难扶大夏于将倾的历史规律,昭示了清朝取代明朝的必然趋势。小说中既有苍凉悲壮的战场战事,又有复杂凶险的宫廷矛盾,还有贯穿始终,撼人心魄而又错综复杂的患难与共、生死相从的爱情。

《梦断关河》

《梦断关河》是著名历史小说家、第三届茅质文学奖获得者凌力的又一部长篇历史小说力作。小说以鸦片战争为历史大背景,以刻画昆曲艺人的命运为中心,谱写了一部历史上平民百姓在民族危难中义薄云天的抗争史,展示了一代名优与时代风雨纵模交织的爱情传奇故事。

《梦断关河》以普通人的视角展现鸦片战争,不仅是创作视角和聚焦谋略的改变,而是历史观念和创作思想的新追求。普通人是社会生活的主体,世俗的生活普遍而永恒,只有深入到社会生活的深处,才能反映历史的本真。小说把普通人的生活、把人生亲情的东西拉近历史,使英雄传奇世俗化,使血与火的硬题材软化、感情化,从而使重大题材的宏大叙事身轻若燕、亲切感人、令人耳目一新;同时让小说人物与历史人物哀乐与共,更便于抒发思古之幽情,使心有所容,情有所寄,并加强某种临场境界体认的艺术效果,加大了历史的感染力度。小说写定海抗战六昼夜,总兵葛云飞壮烈牺牲仍屹立不倒,他的小妾英兰和天寿等在硝烟未散的月夜寻尸,就写得极为悲壮酷烈,使人联想起鲁迅介绍的德国女版画家珂勒惠支的《农民战争》:母亲在尸横遍野的黑夜躬背弯腰,风灯照出她多皱的老手在翻认儿子的尸体。小说与版画异曲同工,都不是故事性的而是生命性的叙事,是与战争有过真正生命体验的碰撞,是生命对战争的记忆、悲愤和呼号,这种主体内在的生命体验,直逼人物生命的本质,历史在人物心中,超过一切旁观冷静的描写和评价。这也正显示了这种创作新路的艺术力量。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万雪]

标签:文学 中国 作家 凌力 凤凰网河北

人参与 评论

热点关注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