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朱莉娅·埃克谢尔:童书作者大都有童年创伤


来源:新京报网

原标题:朱莉娅·埃克谢尔:童书作者大都有童年创伤杰里米·费希尔是一只棕色的青蛙,他住在池塘边黃色毛茛花丛中的一间潮湿的小房子里,他喜欢让脚湿漉漉的,从来没有人责备过他,他也

原标题:朱莉娅·埃克谢尔:童书作者大都有童年创伤

杰里米·费希尔是一只棕色的青蛙,他住在池塘边黃色毛茛花丛中的一间潮湿的小房子里,他喜欢让脚湿漉漉的,从来没有人责备过他,他也从来没有感过冒,这是翠克丝·波特创作的《杰里米·费希尔先生的故事》。

那只来自荷兰的萌兔子米菲看上去永远都是一个样子:穿着裙子的兔子。他的设计者迪克·布鲁纳说:“房子就是房子,米菲就是米菲。”《米菲》的每个故事都有美好的结尾。

诗歌集《现在我们6岁了》的作者是A.A.米尔恩,米尔恩对温暖、快乐的童年的钟爱,大概是他对一战经历的逃离,他要躲进一个安全的港湾,在那里没有坏事情发生。

《胡诌诗集》诞生于1846年,作者是爱德华·李尔,因为家里人口多,父亲没能力养家,李尔不得不从14岁开始画画挣钱补贴家用。

《北极光》是菲利普·普尔曼《黑暗元素三部曲》的第一部,关于正义和邪恶之争,这部书很快被誉为20世纪末的经典童书……

这5本童书来自《长大之前一定要看的1001本童书》的推介,这本书推介了1001本精彩有趣的童书。《长大之前一定要看的1001本童书》堪称“童书圣经”,关于童书和童书创作者的一切,几乎都可以在这本书里找到。

《长大之前一定要看的1001本童书》,朱莉娅·埃克谢尔主编,陈小齐/ 蔡萌萌/ 李梦薇/ 余悦译,双又文化丨中国画报出版社2018年6月版

英国首届儿童文学桂冠奖得主、插画师昆廷·布莱克(Quentin Blake)为《长大之前一定要看的1001本童书》设计了封面,封面上,一个黄发小男孩扮着鬼脸,像是在嘲笑布莱克曾画的蠢特先生的“邋遢的大胡子”。

68岁的朱莉娅·埃克谢尔(Julia Eccleshare)是这本书的主编。她曾担任企鹅出版社的童书编辑,英国《卫报》童书版编辑等,她现在是图书节的组织者、英国Lovereading4kids 网站的撰稿人。因对儿童文学的贡献,埃克谢尔获得“大英帝国员佐勋章”(MBE)。

《长大之前一定要看的1001本童书》在中国出版后,备受追捧,埃克谢尔受邀参加2019年11月15-17日的中国上海国际童书展。围绕这本书的诞生、英国的童书市场,父母如何为孩子选童书等主题,我在朱莉娅·埃克谢尔位于伦敦的家中对她进行了采访。有趣的是,朱莉娅·埃克谢尔刚搬家不久,她的新家所在的街道叫“朱莉娅街”。

参与《长大之前一定要看的1001本童书》的主要撰稿人

和童书打交道45年

新京报:你是如何喜欢上童书的?

朱莉娅·埃克谢尔:我小时候就很喜欢阅读,我记得阅读时那种逃往另一个世界、了解别人的生活的感受。我总是对人物而不是故事情节感兴趣,我喜欢和书里的小朋友在一起。我很幸运,大学毕业后,就找到一份从事童书书评的工作。21岁,刚毕业,我从喜欢读书的小读者转变成和童书打交道的人。

我从1974年开始工作,做过评论员、出版人、编辑等,现在组织文学节。尽管工作内容不同,但总围绕童书和儿童故事。当我是孩子时,我喜欢童书里的故事、喜欢书中的冒险和小朋友,现在,我喜欢童书,因为童书反映童年,折射成年人对孩子们的态度。社会如何关照孩子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新京报:编辑出版《长大之前一定要看的1001本童书》的初衷是什么?

朱莉娅·埃克谢尔:我很幸运,在《长大之前一定要看的1001本童书》出版前,同一出版社出版了其他类似的书,比如关于1001部电影、1001个城市等。然后他们觉得选编1001本童书是一个很好的主意。这些书要从全世界选择,不受年代限制,这个项目花了很长时间。我们选书的原则是,希望它能够包括历史上的好书,特别是19世纪英国童书黄金时代的书。但我们也不希望这本书的内容看起来很陈旧,所选的书也要紧跟时代。《长大之前一定要看的1001本童书》中包含很多标志性的作品,比如《小熊维尼》、罗尔德·达尔(Roald Dahl)的童书、朱莉娅·唐纳森的《咕噜牛》等,以及《哈利·波特》。我们选择最具原创精神、最有影响力的童书。

新京报:你本人是否拥有很多童书?在从事和童书有关的工作中,有哪些有趣的经历?

朱莉娅·埃克谢尔:是的,我有很多童书。这些童书呈现了童书的历史和发展,可以看到在某个阶段,当时社会所流行的作品,有的是现实主义作品,有的是奇幻小说。在从事和童书有关的工作中,我最喜欢的两件事:一是我发现别人也喜欢我所喜欢的书,我原以为一本只对我很重要的书,也对别人很重要。再就是,我认识了很多了解童书的人,我经常和图书管理员、老师等童书爱好者,谈论童书和童书阅读。

朱莉娅·埃克谢尔

新京报:在你的童年,找到可读的书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吗?

朱莉娅·埃克谢尔:小时候,我家里有很多书。父母经常带我去图书馆,大概每周都去图书馆借书。所以,我小时候有很多书读。我不记得特意去找某本书看,父母不喜欢我读某些书,我也偷偷地去读。

新京报:如果请你说出此时浮现在你脑海里的几本童书,会是哪几本?

朱莉娅·埃克谢尔:第一本是奥利弗·杰弗斯(Oliver Jeffers)的《书之子》,大英图书馆正在展览这些书。第二本是菲利普·普尔曼(Philip Pullman)的《北极光》,第三本是艾伦·亚伯格(Allan Ahlberg)的《桃子、李子和梅子》,第四本是格丽特·怀兹·布朗(Margaret Wise Brown)的《晚安,月亮》,这是一本美国童书,我的孙女特别喜欢它。

新京报:你最喜欢的童书是哪本?

朱莉娅·埃克谢尔:我伴随着翠克丝·波特的童书长大,我喜欢这些书,喜欢其中的图画和语言。我最喜欢的是《松鼠胡来的故事》,我喜欢松鼠胡来的淘气。我喜欢的另一本书是罗斯玛丽·萨克利夫(Rosemary Sutcliffe)的《战士猩红》,这是一本历史小说,这本书曾一度促使我大学里想学历史。这是一本关于克服困难的书,一个手臂残疾的男孩不得不克服残疾,获得他想在部落里得到的身份。我当时没有意识到我在读一本关于残疾人的书,我只觉得它是一个很精彩的故事。我喜欢意·内斯比特的《五个孩子和沙精》,这本书充满魔幻。我喜欢罗伯特·路易斯·斯蒂文森的《绑架》,这个冒险故事发生在苏格兰,我喜欢苏格兰。

读书不再是一件私人的事情

新京报:在你的成长过程中,童书带给你怎样的影响?

朱莉娅·埃克谢尔:假如你是喜欢读书的小朋友,读书令你有机会探索其他的世界,这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你可以走出自己的一成不变的生活。小朋友的童年生活通常特别受限:住在家里,活动范围就那一条街道,很少遇到不同的人,很少见识不同的事情。如果你是读者,(在书里)你可以去任何地方。我住在伦敦,在城市里长大,但我很喜欢乡下。我所读的很多书让我了解乡下,比如翠克丝·波特的书,她的书中描绘了美丽的乡村景象。这仿佛是一种对城市生活的“逃离”。当你年幼时,你并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学习,实际上,你永远都在学习。(通过读书)你的经历超过了你自己的生活。我喜欢看关于友情、校园故事的书。

新京报:你年幼时,会和小伙伴讨论所读的书吗?

朱莉娅·埃克谢尔:没有。我有很多兄弟姐妹,但在我年幼时,读书通常是很私人的行为,大都是一个人读,所读的内容也都储藏在你自己的脑海里。 但是现在,一个非常好的变化是,读书成为一个集体行为。比如,拿非常成功的系列小说《哈利·波特》为例,每个人都想读这本书。之前也有例子,比如我记得罗尔德·达尔(Roald Dahl)的童书《玛蒂达》出版时,我的孩子正在上小学,所有小孩都想读这本书。现在阅读意味着和朋友分享所读所感,读书变成集体、外向的事情,这种变化非常好。

新京报:《长大之前一定要看的1001本童书》所选择的童书很多都有插画,如果请你选择最喜欢的插画师,你会选择哪几位?

朱莉娅·埃克谢尔:我首先会选昆廷·布莱克,他为《长大之前一定要看的1001本童书》画了封面。他的画风识辨力很强,他用图画讲故事的方式也很丰富。出于同样的原因,我选择约翰·伯宁罕(John Burningham),他很有趣,在他的书中,孩子们充满想象力,可以自由表达自我,这是一种悄无声息的反叛。插画师既呈现孩子们的乖顺,也呈现孩子们的叛逆,他们呈现孩子们原本的样子。我喜欢海伦‧奧克森伯瑞(Helen Oxenbury),几乎每一个英国小朋友都读过她和英国诗人麦克·罗森(Michael Rosen)合作的童书《我们要去捉狗熊》。外出冒险的那一家人被奧克森伯瑞画得栩栩如生。

新京报:这本书中的很多童书被改编成家喻户晓的动画片或者电影,给你留下印象最深的是哪几部?

朱莉娅·埃克谢尔:我觉得近期最成功的由童书改编的电影是《帕丁顿熊》,帕丁顿的故事被巧妙改编,既保留了故事的内核,又有很大的变化。迈克尔·邦德(Michael Bond)写这本书时,伦敦的二战难民给他很多启发,实际上,原作并非是关于移民的故事,但现在,它成为一个接受、欢迎移民的书。新技术和旧技术融合,通过新技术将原来童书中的故事变成了更精彩的内容。

若选择比较传统的电影,我会选《铁路旁的孩子》,这是部很经典的儿童电影,它的内容接近原著。影视改编带给童书新的生命,《托马斯和朋友》就是这样的例子,几乎所有人都听过这部动画片的主题曲,也令这部童书吸引更广泛的受众。如果小朋友们喜欢这些影视作品,他们会找原著看。

新京报:《长大之前一定要看的1001本童书》收入的很多童书是通常为成年人写作的作家的作品,

比如《在树上》是加拿大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写的童书,再比如王尔德、莎士比亚、狄更斯等,他们的童书都可以在你的书中找到。你如何看待作家写童书的现象?

朱莉娅·埃克谢尔:威廉·萨克莱(William Thackeray)也是很好的例子,除了他的代表作《名利场》,他也写童书。狄更斯写了童书《神奇的鱼骨头》,但他写的《圣诞颂歌》,孩子们可以阅读,但不一定是为孩子们而写。王尔德为孩子们创作了精彩的童话故事。我觉得好的作者并不在乎他们的读者是谁。英国作家菲利普·普尔曼曾说:把书摆在市场的货架上,任何人都可以过来阅读。他不认为他为某年龄段的人写作。他的读者可以是儿童、成年人。《哈利·波特》原本是为孩子们而写,但几乎所有成年人都看过。再比如安妮塔·婕朗(Anita Jeram)和山姆·麦克布雷尼(Sam McBratney)创作的童书《猜猜我有多爱你》,所有人都喜欢看。这本书所涉及的故事可以是妈妈和孩子,可以是情侣,可以是两个很亲近的人。这类书可能会被出版商、书商分类,但作为作者,他们写书时并不明确要写给谁。尤其在爱尔兰,有这样的传统,作者为成年人写的作品,也应该让孩子们看得懂。

新京报:《长大之前一定要看的1001本童书》包含四本中国童书,比如《成语故事》和《男生贾里》等,你从哪里知道这些童书?

朱莉娅·埃克谢尔:我有“中国顾问”,我没有读过这几本书,但我希望以后可以读,我也没有读过其他中国的童书……在英国,我们很少讨论中国童书。

新京报:书中包括古老的《伊索寓言》,这部2500多年前的书,对现在的小朋友有什么意义?

朱莉娅·埃克谢尔:好的故事是永恒的。回溯希腊神话或北欧神话故事,或者更久远的故事,这些故事在现在仍然有意义。《伊索寓言》就是如此。寓言的形式很棒,易于孩子阅读,并且传达了很清楚的信息。所有孩子都喜欢龟兔赛跑的寓言,三言两语,就将谁快谁慢的道理说清楚。关于故事的一些外在描述理解起来可能会有困难,我们可以做些调整,可以将其“现代化”。我认为所有小朋友都应了解这类古老的寓言故事,这些传奇故事和童话也是之后所诞生的故事的基础,

新京报:除了较早的英国、法国童书,书中也包括创作于1392年的日本童书《御伽草子》, 这类来自东方的童书在英国是否有市场?

朱莉娅·埃克谢尔:很尴尬的是,英国读者很少阅读这类书,他们主要关注本国出版的英文书。因此国际图书节、图书交易活动很有必要,可以让英国出版商发现更多来自东方的童书和插画师。

童书作者的童年大都有创伤

新京报:童书中的主人公可以和某个国家联系在一起,比如“丁丁”可以代表比利时,“长袜子皮皮”可以代表瑞典,“阿斯泰利克斯”可以代表法国,“姆明”可以代表芬兰。你认为哪些童话形象可以代表英国?

朱莉娅·埃克谢尔:大多数人可能会回答“爱丽丝”,特别是约翰·坦尼尔画笔下的那个爱丽丝。另一个是“小熊维尼”,再就是哈利·波特。

新京报:你也是《哈利·波特小说阅读指南》的作者,孩子们为什么喜欢读《哈利·波特》,这套书会给孩子们带来哪些好处?

朱莉娅·埃克谢尔:如果分析《哈利·波特》系列的第一本《哈利·波特与魔法石》,你会发现,书中有孤儿,这在童书中很常见,一个出身逆境的小孩去实现他的使命,这像是“石中剑”,也就是亚瑟称王的故事,后者是英国很多故事的基础。三个好朋友的设置是很好的结构。对魔法的运用非常精彩。所有人都看得出,这个可怜的男孩不得不前往不可思议的地方去实现他的使命。第一本书中的冒险故事很简单,向读者交代了即将发生的故事。这个系列的其他本书较复杂,但其核心吸引力是,J. K. 罗琳意识到所有的小孩子都在试图寻找某种证明,证明他们被父母所爱。在第三本书《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中,哈利·波特明白他的父母竭尽全力救他,甚至用他们的死换来他的生,他们没有让他失望,他不能要求父母再做更多了。J. K.罗琳的想象力太棒了,她如何想象到这么多不同层次?想象中的人物、野兽、地方,以及冒险故事。这部作品非常难得,我不觉得在我有生之年,会再有类似经久不衰的书诞生。

《哈利·波特》让很多不喜欢读书的孩子喜欢读书,因为所有人都看《哈利·波特》,他们也开始看,再就是故事本身很吸引人。它令很多孩子感受到“真情实感”,理解了忠诚、家庭、好的行为、家庭的重要性等。赫敏是一个令人难忘的角色,她身上体现出:如果你努力,你一定会获得不错的成绩。书中传递的这个信息很好,特别对女孩而言,女孩通常不擅长动脑筋,但赫敏爱钻研。对各个年龄段的孩子而言,《哈利·波特》都充满吸引力,孩子们会感到这本书是为他们而写,他们就是《哈利·波特》中的孩子。

新京报:你还写了《从翠克丝·波特到哈利·波特: 童书作家的形象》,这些童书作家存在哪些共性?

朱莉娅·埃克谢尔:这本书是结合英国国家肖像博物馆的展览撰写的,展览主题是童书作家,包括A.A.米尔恩、翠克丝·波特,和一些现代童书作家等。我发现有一些很明显的原因促使这些作家写童书,通常,他们在童年时受过创伤:父亲或母亲去世,或兄弟姐妹去世,或经历过其他戏剧化的事件。也正是这些原因,他们对童年记忆深刻,他们回忆过去,写他们的童年。写童书的方式有很多种,但你必须记得清童年发生的一些故事,才能把童书写好。

如今,对一些当代童书作家而言,可能并非如此。由于1997年《哈利·波特》热销,受这部童书的影响,童书市场越来越繁荣,一些年轻作者想做些有创意的事,他们也开始写童书。

新京报:女性写的童书和男性写的童书是否存在区别?

朱莉娅·埃克谢尔:如果认为女性写的童书和男性写的童书存在区别的话,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人们最应该做的是寻找多样化、来自不同背景的作者。长久以来,人们致力于减少图书内容的性别歧视,让女孩也得到适当的呈现。英国文化越来越多元,但很多在英国生活的人的故事并没有都被书写,我们需要更多不同的作者,无论男作者,还是女作者。他们可以写有趣的书、感人的书、冒险故事等。我也不认为男作者和女作者的作品应该分开。

新京报:但如果你步入书店,会发现,有些书是为男孩写的,有些书是为女孩写的?

朱莉娅·埃克谢尔:是这样。就英国的童书市场而言,女孩喜欢看男性作者写的书,男孩不太喜欢女性作者写的书,所以,乔安娜·罗琳被称为J. K. 罗琳,这样人们就不会知道她是女作者,不然,她可能不会这么受欢迎。的确也有些书是为女孩而写。

新京报:你一定认识很多童书作家和插画师,谁给你留下深刻的印象?

朱莉娅·埃克谢尔:迈克尔·莫波格(Michael Morpurgo)是很棒的童书作者,他被评为英国桂冠童书作家,他创作了内容丰富的童书,他很擅长用不同的方式讲故事。他关注移民、战争主题等。他最著名的作品是《战马》,这个小说已被改编成很精彩的舞台剧。他刚完成《格列佛游记》的现代版,所涉及的内容是今天的世界,以及人们应该更宽容。他希望孩子们多向外界学习,宽容善良。再就是菲利普·普尔曼,他的《黑暗元素》三部曲,以及续集《尘之书》三部曲都很棒,其中《尘之书》的第二部《秘密联邦》最近刚出版。他的书最初定位是童书,但已经超越了这个边界。他读书很多,在作品中援引了世界各地、不同时期的故事,这是他之所以杰出的原因。杰奎琳·威尔森(Jacqueline Wilson)是一位天才,她很多时间为女孩写作,她非常了解不同年龄段的女孩的感受。她了解她们的焦虑,了解那些看似微不足道的事情实际上非常紧迫,和J.K.罗琳一样,她拥有很多读者。很多女孩看了她的书会感到:我在她的故事里。她们在她的书中找到自己。

绘本作家朱莉娅·唐纳森(Julia Donaldson)是另一位。她写的文字很简短,但每个单词都很重要。

几乎每个英国小孩都看过她创作的《咕噜牛》。

新京报:这些作者在现实生活中的形象,和他们的作品的风格一致吗?

朱莉娅·埃克谢尔:童书作者,和他或她所创作的童书之间存在着某种联系。如果划线配对,你不会选错。作者的书反映了他们的个性和他们的经历。在和童书作者见面时,我通常不会感到惊讶,因为我从他们的书中了解了他们大概的性格。

新京报:《长大之前一定要看的1001本童书》英文版已经出版10年了,这10年来,你发现哪些新的童书、或童书创作者?

朱莉娅·埃克谢尔:加拿大插画师乔恩·克拉森(Jon Klassen),北爱尔兰绘本作家奥利弗·杰弗斯(Oliver Jeffers),童书作家弗朗西丝·哈丁(Frances Hardinge),他的代表作是《谎言树》,萨拉·克罗桑(Sarah Crossan)等。

很多学校老师写童书

新京报:根据你的经验,什么样的人可能成为好的童书作者?

朱莉娅·埃克谢尔:所有童书作者都各有擅长。首先,你要能让孩子感到乐趣,在乐趣之外,要营造其他一些内容,这些内容是孩子们之前所不知道的。并非只是讲孩子们的故事,你要为他们提供比他们眼中的世界更大的景象。好的童书作者要知道孩子们的童年是什么样子的,可以用孩子的视角看世界。我喜欢的童书、或对孩子而言最好的童书是这样的:即使作者50多岁,你依然可以从他的作品中感受到孩子多么无力,这个世界多么令人迷惑,孩子只知道一点,无法理解更多等。另一个方式是,作者能够很好地观察孩子,有很多童书作者是学校老师,因为他们经常和孩子们打交道,了解孩子们的行为。如果能够和孩子们接触、了解孩子,就可以写出精彩的童书。

新京报:你自己尝试过写童书吗?

朱莉娅·埃克谢尔:我从未有这个想法,因为我看了这么多童书,很难想可以写的故事了,并且,我有4个孩子,写作的时间很少,总之就是没有写过(笑)。我喜欢看书、评书,喜欢感受别人创造的想象中的世界,没有必要创造我自己的魔法世界。

新京报:在传统出版业遭遇寒流的今天,童书市场情况如何?

朱莉娅·埃克谢尔:童书市场还不错。2010年,一种普遍的观点认为人们会继续买童书,因为每个人都知道读书和成功的教育之间的紧密关联。的确如此,之后每年,英国童书市场的增长率约是6%。

新京报:互联网、iPone和iPad给童书市场带来哪些影响?

朱莉娅·埃克谢尔:孩子们不一定非要从图书中获得故事,他们可以通过其他方式,越来越多的交互式的体验可以替代被动阅读。阅读原本不该是被动的,因为孩子要运用想象力,自己创造一个世界。当我看到电脑图像界面构想的广告时,意识到孩子们可以由此进入一个全新的世界,获得更真实的感受。无论电影、还是游戏,都是这种技术方式,这可能会影响孩子们读书。但我认为,孩子们依然会喜欢读书。在过去很多年,很多人都说图书会消亡,会被电视、视频取代,但是图书依然没有消亡,我对此感到很乐观。

新京报:你认为父母应该如何为孩子选书?只选择一些获奖的童书是正确的方式吗?你如何看待各类童书奖项?

朱莉娅·埃克谢尔:我认为唯一的方式是父母要首先阅读这些童书,这样有助于他们选书。而不只是去书店询问店员。只有亲自阅读,他们才会知道书里的内容。很遗憾的是,很多家长并不看重童书,只让孩子阅读经典作品。他们不认为现在写的童书有多么好,意识不到每一代人都希望读到他们这个时代的故事。如何选择童书?选择获奖的童书是一种方式。很有趣的是,有些大人会去读获得布克奖的书,但对获得童书大奖,比如卡内基奖的书却置若罔闻。当然,除了获奖童书,其他童书也值得读。选童书的第一步,可以从获奖童书开始。

各类童书奖项是帮助人们选择优秀童书的方式之一。每年,英国出版的童书有1万册,但关于童书的书评很少,人们如何了解新的童书?除了童书奖项,也需要更多书评,图书节。

新京报:父母如何做,才能让自己的孩子成为爱看书的小朋友呢?

朱莉娅·埃克谢尔:父母要以身作则,他们自己要看书,如果父母不看书,孩子们也不会觉得有必要看书。父母要大声朗读书,向孩子解释这些书。对孩子而言,读书是一项很难掌握的技能,孩子们不觉得读书会有什么“回报”,如果父母大声读书,孩子们会把这些故事记在心里。父母读童书,也可以了解孩子的世界、他们的感受。比如,在“变性”成为人们正常谈论的话题之前,有些童书早已涉及相关内容。童书作者想的非常周到。读童书可以帮助父母、老师了解孩子的想法。

[责任编辑:王婵婵]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关注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