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鹊桥诗语——看七夕佳节中的悲欢离合


来源:凤凰网河北综合

“家家乞巧望秋月,穿尽红丝几万条。”七夕节又到,对于在一起的恋人和夫妻来说,自然是“春宵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阴”——所见所闻

“家家乞巧望秋月,穿尽红丝几万条。”七夕节又到,对于在一起的恋人和夫妻来说,自然是“春宵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阴”——所见所闻皆美好,但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在鹊桥下的人间,有数不尽的悲欢离合,尽化成诗。

悲 异地恋人的红豆曲

“悲莫悲兮生别离”——这是屈原《九歌》中的名句,它的意思是说,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与所爱之人相隔两地。在古人看来,生离比死别更使人痛苦。死别,明知永不相见,痛哭一场也就罢了;而生离,则使人牵肠挂肚,相见之期渺渺,更是难熬。

纳兰性德

清初著名词人纳兰性德有一首《台城路》,用七夕时节牛郎织女的团聚之喜反衬出了人间夫妇的分离之悲,这首词作于扈驾出巡边塞之时,因纳兰性德与妻子卢氏的感情深厚,但常年羁旅在外,难以相聚而写:

白狼河北秋偏早,星桥又迎河鼓。清漏频移,微云欲湿,正是金风玉露。两眉愁聚。待归踏榆花,那时才诉。只恐重逢,明明相视更无语。

(白狼河以北的边地,秋天早早地就到了。银河上的鹊桥又搭了起来,迎接牵牛星的到来。漏壶中的水一滴滴落下发出清响,淡淡的云似乎变得湿润,这正是相会之时。织女皱着眉头,心中的感情欲说还休,想等明年再说出口,但怕重逢之时,明明见到了对方却更加难以启齿。)

人间别离无数,向瓜果筵前,碧天凝伫,连理千花,相思一叶,毕竟随风何处。羁栖良苦,算未抵空房,冷香啼曙。今夜天孙,笑人愁似许。

(人间有无数离别,有多少人摆上瓜果,凝视天空,想象着牛郎织女相会的情景。连理树开出千朵花,红叶传达着相思情,这种感情随风飘散到了何处?羁旅在外的我十分愁苦,却也比不上独守空闺,流泪到天明的妻子。今夜的织女星,反要笑人的愁苦之深了。)

严迪昌在《清词史》评论道:“情怀迥然不像出于华阙的‘富贵花’所有,这就是纳兰才性异于常人处。有谁如纳兰这样年方青壮、位处清贵,却把随天子出巡看成行役天涯的苦差使呢?”对于功利者梦寐以求的事,纳兰性德却说“羁栖良苦”,可见他重感情。

欢 萍水相逢的桃花缘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很多不期而遇的惊鸿一瞥给人们留下了流星般短暂而美好的回忆,有“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的惊艳,也有“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的果敢;有的人能抓住“流星”般的机遇深入交往,有的人则虽“众里寻他千百度”,但就算踏破铁鞋也难再相见,就像这首《临江仙》中所言:

牛郎织女

斗草阶前初见,穿针楼上曾逢。罗裙香露玉钗风。靓妆眉沁绿,羞脸粉生红。

(第一次见到她时,她正在玩斗草的游戏,七夕登楼时又见到她穿针。她身着漂亮的裙子,被花丛中的清露沾湿,头上的玉钗随风颤动,新画的眉间沁出了翠绿的黛,见到我,她涂抹了脂粉的脸颊上泛起了潮红。)

流水便随春远,行云终与谁同。酒醒长恨锦屏空。相寻梦里路,飞雨落花中。

(美好的时光很短,她最终如流水一般不知飘零何处,和谁作伴。我只有借酒消愁,酒醒之后,看着空空荡荡的房间,唯有一方屏风空对着自己。我在梦里寻找她,在春花飞雨的时候,希望能再次牵起她的手,重温一遍往日的深情。)

邂逅相遇,适我愿兮。纵不能长相厮守,亦难忘曾经情深。可遇而不可求的桃花缘虽短暂,却能给人带来一段极美好难忘的回忆,尤其是当故事发生在七夕这样的浪漫节日里的时候,重温时便更有一番风味。

离 阳间爱人的黄粱梦

佛教称,人生有八苦,即生、老、病、死、爱离别(和相爱的人分离)、怨憎会(和不喜欢的人见面)、求不得(得不到自己喜欢的东西)、五取蕴(身心的总苦)。其中“爱离别”可分为“生离别”和“死离别”,上面的《台城路》提到了前者,而下面的《凤栖梧》则关乎后者:

开过南枝花满院。新月西楼,相约同针线。高树数声蝉送晚。归家梦向斜阳断。

(南面枝头上的桂花,因日照条件好所以开得较早,之后满院的桂树才陆续吐香。园里高树枝上传来了几声哀切的秋蝉声,孤身留在苏州的我,只求能在梦中像牛郎织女那样与苏姬团聚,但被夕阳光照醒而梦断。新月当空时,姑娘和妇女们相约在西楼上穿针乞巧。)

夜色银河情一片。轻帐偷欢,银烛罗屏怨。陈迹晓风吹雾散。鹤钩空带蛛丝卷。

(夜晚我又进入了梦境与她相见,情之广阔如同银河。正当我们在轻绡帐中两情依依,欢情渐浓时,床边屏风边的银烛突爆灯花,惊醒了这场好梦,使我不由得心生怨恨。过去我与苏姬的欢情像薄雾随着梦醒而被晓风吹散,眼前只见帘钩上缠绕着那些蛛丝似的丝线。)

七夕佳节的故事中,牛郎与织女的悲剧性在于一年里只能短时间地见一次面,在这个方面比不上人间夫妻相见的机会多;但换个角度去看,牛郎与织女的时间却是永恒的,可以有无数个“一年”,无数次见面的希望,这对于阴阳相隔的恋人来说,又是极其令人艳羡的。

长恨歌

合 洞房花烛的儿女情

七夕作为中国的“情人节”,除去牛郎织女被王母拆散的这一抹悲剧性色彩,更多还被人们寄寓了对美好爱情的遐想。古代著名CP唐玄宗和杨贵妃就曾在七夕立誓:“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在帝王的生活之外,《柳梢青》中提到了凡间男女的生活:

干鹊收声,湿萤度影,庭院深香。步月移阴,梳云约翠,人在回廊。

(喜鹊为牛郎织女搭好桥之后已经悄无声息,萤火虫在秋夜中飞来飞去,院子里花香阵阵。花的影子随着月光移动,高梳云髻、横插翠簪的新妇在曲曲折折的长廊里举目凝望着天河里的牵牛星和织女星。)

醺醺宿酒残妆。待付与、温柔醉乡。却扇藏娇,牵衣索笑,今夜差凉。

(新郎正带着喜宴上的醉意,脱去外衣,等待着新妇乞巧归来,进入令人沉醉的温柔乡。待新娘刚入洞房,新郎便为她拿去用以遮面的扇子,然后则扯衣调笑,这是一个极其美好的凉爽之夜。)

品不完的诗词歌赋,道不尽的悲欢离合。在七夕的浪漫夜里,《西厢记》的作者王实甫有句话最应景:“永老无别离,万古常完聚,愿普天下有情的都成了眷属。”

(图片来源于网络)

[责任编辑:谢圆]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关注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