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人民满意的公务员】梁小辉:高墙内的“特管卫士”


来源:河北日报

原标题:高墙内的“特管卫士”——与全国“人民满意的公务员”,河北省监狱管理局冀东分局第四监狱党委委员、副监狱长梁小辉面对面6月2

原标题:高墙内的“特管卫士”——与全国“人民满意的公务员”,河北省监狱管理局冀东分局第四监狱党委委员、副监狱长梁小辉面对面

7月1日,在河北省监狱管理局冀东分局第四监狱特管监区,梁小辉(左)在监控室和同事查看监舍情况。记者王育民摄

6月25日,河北省监狱管理局冀东分局第四监狱党委委员、副监狱长梁小辉在京接受了第九届全国“人民满意的公务员”表彰;6月26日,他便马不停蹄地赶回了自己的工作岗位——在位于唐山市南堡经济开发区的河北省监狱管理局冀东分局第四监狱高墙之内,那个特殊的群体令他思虑也令他牵挂。

精干的寸头,犀利的眼神,黝黑的皮肤,壮实的身板——作为一名狱警,53岁的梁小辉形象很“经典”。

“为了迈过这道坎,拼了!”

初次见面,他先是很自然地主动握住了记者的手,而后又善解人意地解释:“我管理的罪犯都是艾滋病人和艾滋病病毒携带者,但一般性接触并没有被传染的危险。”

记者:您负责管理的罪犯都是艾滋病人和艾滋病病毒携带者,那么,在大多数人“谈艾色变”的情况下,您是如何做到与这个特殊的群体“零距离”接触的呢?

梁小辉:说实话,接受这个任务并非我的主动选择。毕竟,面对威胁,恐惧是人类的本能。但既然组织决定把这个担子放在我的肩头,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我必须毫不犹豫地挑起来,因为,战胜恐惧、挺身而出是勇者的担当!

【事件回放】

“冀东分局第四监狱要成立特管监区,集中关押全省男性艾滋病罪犯!”2009年底,省监狱管理局的这个决定,在梁小辉和同事们中间一下子炸开了锅。

“这份‘没人愿意干的差事’会落在谁头上?”大伙儿议论纷纷、惴惴不安。

没过多久,组织正式决定,由梁小辉负责牵头组建特管监区。

“这是组织对我的信任与考验,干就干,干就干好!”纵然有所顾虑,但在梁小辉内心,职业责任感、使命感还是最重的。

“犯人们会有啥样的表现?”“出现状况咋应对?”至今梁小辉仍清楚记得,在等待接收罪犯的过程中,自己心头曾有着怎样挥之不去的紧张和惶恐。

果不出所料,当第一批罪犯出现在他和同事面前,这群看上去散漫、怪异、无所忌惮的艾滋病罪犯们比想象中还不好管教。

为了保护自身安全,狱警们隔着铁栅栏门巡视,与病犯电话交谈,进入监舍时按规定穿好防护服……可这样一来,敏感多疑的艾滋病罪犯却感觉受到了歧视,变得不愿交流,甚至将狱警对艾滋病的恐惧作为抗拒改造的武器,常常提出无理要求,得不到满足,就谩骂、恐吓,或以绝食、自残、自杀相威胁。

怎么办?“打破僵局,我不上谁上!”当时任监区长的梁小辉暗下决心。

第一次没有穿防护服站在那道栅栏门前,背后是同事们担心的神情,对面则是罪犯们等待瞧一出“退堂鼓”好戏的讽刺目光。

“我是警察,决不能怂!”梁小辉果断推门而入。

罪犯们也愣住了。随后,他们呼地围了过去,并不友好地打着招呼。

“梁区长,来啊,请你抽根烟。”经过吸烟区时,梁小辉被一名罪犯挡住了去路。明知是试探,梁小辉还是一下子接过香烟,边抽边聊了起来。

“为了迈过这道坎,拼了!”梁小辉当时就是这样想的。

结果,这支烟成了梁小辉与罪犯沟通的突破口。“让他们感觉到了我对他们的尊重、平等对待。”

此后,艾滋病罪犯们开始主动找梁小辉谈心。同时,在他的带动下,同事们也纷纷脱掉防护服走进了监舍,与病犯零距离接触,拉近了距离、消除了隔阂,打开了工作局面。

“他们是罪犯,但首先是人”

记者:改造一个罪犯很难,改造一个对生命绝望的艾滋病罪犯更难。在近10年的工作中,您是怎样做的?

梁小辉:对罪犯的改造一要依法,二要有情。对于这些饱受社会歧视且时刻面临死亡威胁的艾滋病罪犯,以情感召能够获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事件回放】

2015年11月,艾滋病罪犯夏某因患脑炎被送往社会医院救治。住院治疗期间,并发症导致了病情加重。

“忒难受,我不活了!”病痛的折磨让夏某产生了轻生念头,他一把将输液管拔了下来。

陪同治疗的梁小辉见此情景,一个箭步冲上前,一边使劲摁住夏某还在噌噌往外冒血的手臂,一边大声喝阻:“这点儿病算啥,挺挺就过去了。”

然而,依据医院规定,像夏某这种情况不得再继续增加控制症状的药物注射量,医生同梁小辉商量,是否放弃治疗。

看着夏某憔悴不堪的面容,梁小辉内心隐隐作痛:“他们是罪犯,但首先是人,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一条生命从我眼前逝去。”他果断恳求医院:“治!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出了事我负责。”

在治疗期间,由于夏某神志不清,大小便失禁,梁小辉亲手为其接尿,尿液经常撒手上、胳膊上,但他毫不嫌弃;为了及时更换被褥,他一次次将其抱起……

在梁小辉的坚持和医护人员的努力下,夏某很快脱离了危险。当病情好转,夏某见到梁小辉的第一句话便是:“我会好好改造,因为我的命是您给的!”

“为了这份职责,我们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

记者:正如您所言,对罪犯的改造要有情,但首先还要依法。那么在对艾滋病罪犯这个特殊犯罪群体的管教过程中,您是否遇到过诸如病犯抗拒改造、逃脱等困难甚至是危机的情况?

梁小辉:对于我们这些长年同罪犯“厮守”的干警来说,面临危险情况已是一种常态。尤其我们管教的这些罪犯,无论法律上的刑期是几年,在他们自己的潜意识中,都已经是“被艾滋病判了死刑”的人,所以犯人情绪失控甚至是丧心病狂的情况时有发生。而作为一名警察,维护法律尊严是我们的天职,为了这份职责,我们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

【事件回放】

2012年1月的一天,正在值班的梁小辉发现,一名平时情绪还算稳定的罪犯忽然变得烦躁不安。经了解,原来这名罪犯因艾滋病病情加重,身体状况出现了异常。

就在梁小辉准备找他谈话做些抚慰工作时,紧急情况发生了:这名罪犯一头向监舍窗户扑去,用头部不停地拼命撞击玻璃……说时迟、那时快,梁小辉飞身向前,一把抱住处在疯狂状态的罪犯,及时避免了一起恶性监管事故的发生,也保护了身边干警的安全。

2014年11月,因到了保外就医期限,艾滋病罪犯滕某被重新收监。对于“二进宫”甚为不满的滕某先是吵监闹狱,打骂其他犯人,进而又口出狂言:“梁小辉把我收回来,等我出去后,我和他全家玩儿命,反正我的命不值钱!”

面对上前制止的监区干警,滕某歇斯底里大喊:“谁敢碰我我咬谁,不怕得艾滋病的就来吧!”一时间,气氛十分紧张,同事的目光也都集中到了梁小辉身上。

没有犹豫,没有畏惧,梁小辉冲了上去,凭着平时练就的一身好功夫,更凭着维护法律威严的决心和勇气,他将全身力量凝聚于双臂之间,一举将狂妄叫板的罪犯扑倒,同干警们齐心合力将其牢牢制服。

【数字回放】

冀东分局第四监狱特管监区成立10年来,在梁小辉的带领下,先后派出110余人次参与办理和执行押解任务,行程40余万公里;监区累计教育改造艾滋病犯262名;累计救治突发急重症病犯69次,病犯外诊49人,监控671余天,预防自杀4起。

[责任编辑:司思]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关注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