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老兵王铭慈口述:难忘陕北时光


来源:凤凰网河北综合

编者按:今年已经93岁的王铭慈,如今依然生活在平山县温塘镇天井村。她性格豁达、身体也还算硬朗。1940年时,王铭慈考上了晋察冀边区“五中”,这是一所培训地方干部的学校,王铭慈一

编者按:今年已经93岁的王铭慈,如今依然生活在平山县温塘镇天井村。她性格豁达、身体也还算硬朗。1940年时,王铭慈考上了晋察冀边区“五中”,这是一所培训地方干部的学校,王铭慈一边学习,一边参加了招兵。百团大战时,“五中”的学生停课去护理伤员。正是在那年8月20日,王铭慈光荣地参加了中国共产党。1942年,抗大二分校招生,中央给华北一个任务:选一批“小知识分子”,培养连队基层干部,培养一批建国人才。抗大二分校设立了附中,招了600多人。“五中”分到了20个名额,王铭慈因上过初中算是“小知识分子”,被选上到抗大附中学习。1943年春天,抗大附中随抗大总校迁到陕北。在那里,王铭慈度过了一生中最难忘的一段时光。

老兵王铭慈 摄/李君放

我们刚到陕北时,正赶上国民党调三万多兵力包围封锁延安,停止给“八路军”的一切供应。陕北很穷,很多东西都是从敌占区买来的。那时,什么也运不进来,困难到没有被子盖,没有衣服穿,没有吃的,没有医疗。我们600多人去了,为解决吃、穿、住的问题,请示军委。朱德总司令说:“由于战争需要,你们要从学文化转到学军事。给你们每人一把锄头,开荒种地建学校;每人一支枪,练兵学打仗,保卫边区,保卫延安;每人一支笔,学马列主义,学科学文化。”这就是朱总司令给的“三杆子”。

贺龙司令员说:“你们从那么远的地方来了,我们应该给你们更安全的环境,但是现在国民党包围我们,我们要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现在你们要去甘肃,那里风景很好,山清水秀。你们在温室里是经不起风雨的,现在要学会打仗,要从学文化转变为学军事。要准备每人身上穿几个枪眼,要不怕牺牲。”

当时的学生中,也有点情绪。我们本来是来学习的,结果现在是这样的情况,还不如在前方打仗。经过做思想工作,最终大家服从了组织安排。

年轻时的王铭慈(左)

那时,我原以为可结束每天被飞机炸得东奔西跑、没有教室、背包都当凳子用、没粮食吃状况,到延安一定有很好的教室了。完全没有想到,到了东华池,这里没有教室,人烟稀少,水不能吃,喝了会患大骨节病。

不过,那里确是山清水秀,林子里落满树叶,踩上去软软的。

到了那里,女生安排住旧窑洞,男同学野营,森林里还有豹子、野猪、狼。为保安全,男同学们用树木搭成九尺高木架建成窝棚住。晚上烧起篝火防狼伤人,白天开荒挖窑洞。我们彭绍辉校长,只有右胳膊,用特制的小镐头和大家一同劳动。

那时吃供应粮,要去几十里外的粮站往回运,没有粮袋,去背粮食用裤子当口袋装,加上劳动磨损,大家的裤子都破破烂烂。彭校长去找毛主席说:“我们的孩子现在没裤子穿!”毛主席说:“自力更生去解决,让女生纺线,男生开荒种地”。

老兵王铭慈 摄/李君放

我们女生队开始纺线,上级有规定:交一斤头等线给三十斤粮,那年冬天我们就穿上了棉衣,粮食也解决了。第二年春暖花开时,我们穿上了自己纺的线、工厂织的布做的新单衣。 我学过木工,还进行了技术革新。把当时用的小纺车改造成大纺车,由原来的纺车摇六圈抽一根线,改进后摇三圈就可抽一根线,我的大个子同学李杰,用改装的纺车一天就能纺一斤二两,大大提高效率。

炊事班的男同志上山烧木炭,我们就组建女炊事班。我是其中一员,并被推选为炊事班长。我们养了猪、羊、牛,有什么菜种都试着种,产量最大的是南瓜和土豆。

老兵王铭慈 摄/李君放

1945年9月抗战胜利,我从抗大毕业。延安联司通信训练队招50人,其中10名女生,我被招上,第二年4月,以收发报双优的成绩毕业。

毕业之后,我被分配到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司令部电台,司令员是贺龙。司令部电台有两个分队,我在二十一分队见习三个月,就可以单独工作。

那时,我20岁。

(感谢李君放先生对本文的大力支持)

[责任编辑:王婵婵]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关注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