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带着母亲四处求医 沧州女孩欲放弃大学梦


来源:燕赵都市报

原标题:带母四处求医女孩想放弃大学梦这几天,沧州市献县垒头乡小庄村医孔维立接待了一位特殊病人,一名47岁的妇女脑出血后生活不能自理,坐在三轮车上紧紧靠着女儿。上下三轮时,女儿就把妈妈紧紧地抱在怀里,一

原标题:带母四处求医女孩想放弃大学梦

这几天,沧州市献县垒头乡小庄村医孔维立接待了一位特殊病人,一名47岁的妇女脑出血后生活不能自理,坐在三轮车上紧紧靠着女儿。上下三轮时,女儿就把妈妈紧紧地抱在怀里,一步一步地挪动。一起看病的网友把“女儿抱着病母求医”的视频发到朋友圈里,感动了很多网友。

妈妈治疗7个月,女儿一天没离开

今年19岁的孔旋旋是献县本斋乡前营村人,她在家排行老大,还有一个17岁的妹妹和一个13岁的弟弟。

孔旋旋的父亲孔德成身体不好,平时种地打工,母亲刘金女就在小厂里打零工。虽然没有多少收入和积蓄,日子过得很平淡,但也幸福快乐。

“幸福在去年11月30日戛然而止。”孔旋旋说,她正在献县职教中心上学,母亲突发脑出血,被紧急送到医院抢救。经过手术,性命保住了,但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不能说话,不能动,不会吃饭,吃喝拉撒全靠人伺候。

从医治到做康复至今7个多月时间里,作为长女的孔旋旋一天也没离开妈妈。

“妈妈最基本的表达方式就是哭闹,由于吃饭不能吞咽,只能靠鼻饲,我就天天像哄孩子一样哄她。”很多同龄人都在讲究吃穿玩的时候,旋旋却在病榻前衣不解带地伺候妈妈。

“家里地里离不开爸爸,妹妹和弟弟都还小,只能我来伺候。”旋旋说得平淡,但语气里透出坚定。

她的录取通知书一直没去拿

自从母亲得病后,孔旋旋再也没去过学校一天。

为了圆自己的大学梦,耽误了多半年的女孩,依旧参加了“单招”考试,幸运地被衡水职业学院录取了。录取通知书一直放在同学家里,她还没有考虑过拿回来。

本家的一个上大学的哥哥非常希望她继续上学,但瞅瞅病床上的母亲,旋旋犹豫了。

“妈妈一会儿也离不开人,如果我去外地上学,爸爸既要伺候妈妈还要种地、拾掇家务,太劳累了。”旋旋说,妹妹和弟弟还小,伺候不了妈妈,千钧重担只有她一个人承担。

旋旋说,为给妈妈看病,半年多来花了近30万元,家里本来没有多少积蓄,如今已经借遍了亲友。如果自己继续求学,可能还要花不少钱,这是她最不希望看到的。

旋旋的妹妹维佳也很懂事儿,一放暑假就去打工了,虽然挣不了多少钱,但能补贴家用也足见孩子的孝心。

“如果实在没有办法,我就放弃学业,让妹妹弟弟接着上学,我来伺候妈妈。”旋旋尽管声音很小但言语坚定。

带着妈妈求医, 再苦再累也不怕

妈妈在献县中医院做过一段时间的康复,旋旋一直陪着。回家后,她到处打听能治妈妈病的医生。

前一段时间她偶然听说邻乡小庄村村医孔维立擅长针灸治疗,医术高明而且心眼很好。旋旋就骑着电动三轮车,叫上弟弟,带着妈妈去求医。

孔维立仔细检查了刘金女的病情,认为针灸治疗附以按摩等效果更好。当他了解到旋旋家庭状况后,决定免费提供中药,不收取一分钱的治疗费用。

在孔维立医生的治疗和鼓励下,旋旋每天和弟弟用三轮车带着妈妈奔波十多里地来看病。

“本来俩村离得不算太远,中间隔着一条大河,这几天河里涨水了,不能过,我们只能绕远过来。”旋旋说。

刘金女生病后一点也不能挪动,每次外出看病,都是旋旋抱着她上下三轮车。

她的体重跟女儿差不多,旋旋抱着妈妈,走几步都会累得气喘吁吁。但为了妈妈早一天好起来,再累再苦她也不怕。

“我小的时候,妈妈天天抱着我,从不知道累和烦,还哄我,给我好吃的、好玩的;现在我已长大,她病了,正是需要我抱着她的时候。”这个懂事女孩的一句话,让孔维立诊室里很多病人和家属都热泪盈眶。

[责任编辑:霍竹培]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关注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