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对话毕啸南:“明白活着,清醒且自知”


来源:新华网

原标题:对话毕啸南:“明白活着,清醒且自知”近日,知名访谈节目主持人毕啸南推出新书《活出人生最好的可能》,在北京字里行间书店,他邀请往昔对话过的嘉宾、朋友、各行各业的理想者,共

原标题:对话毕啸南:“明白活着,清醒且自知”

近日,知名访谈节目主持人毕啸南推出新书《活出人生最好的可能》,在北京字里行间书店,他邀请往昔对话过的嘉宾、朋友、各行各业的理想者,共同探讨各个阶层、各个年龄段都逃离不开的人生命题。

毕啸南,青年学者,北京师范大学博士后,中国传媒大学博士,台湾政治大学访问学者。 曾任中央电视台、财新传媒制片人、主持人等。主持风格以夯实的文化内涵、悲悯的生命关怀与清流取向而广受好评。

近期,毕啸南还与央华戏剧联合发起的“2019,一场浩大的生命艺术之旅”全国艺术巡礼活动,未来将走遍全国15座城市。届时,将邀请各行业理想者与人文艺术爱好者会以座谈、演讲、实验话剧等方式加入进来,活动的目的在于探索“人生而为人的价值与远方”。万方、王可然、何帆、刘少华、李玉刚、江映蓉、颜丙燕等15位知名人士会陆续参与这场生命艺术之旅。我们就“艺术、生命”等话题采访了毕啸南。

毕啸南

从生到死,人如何艺术地活?

问:“艺术”在您发起这场主题活动中被重复提及,主要体现在哪?

毕啸南:艺术形式比较多,我是一名主持人,是以语言艺术为核心支点的,加上央华戏剧的戏剧艺术,万方老师的文学艺术,李玉刚的戏曲艺术,江映蓉的音乐,颜丙燕的表演,我联合了身边对人文艺术有着特别纯粹理想追求的一批人。核心还是指向了生命艺术——人这辈子怎么能在平凡日子之上,活出自己的经过、感受,不一样的色彩,人的一生从生到死,本身是一种行为艺术。我们是想表达,中国到了改革开放40周年、建国70周年这样一个时间节点,我们已经基本摆脱了贫困,从实现了物质温饱到精神领域的探索,如何艺术地活,围绕这么一个命题。

问:北京的三场主题分享活动,话题包含“如何与父母告别”、“三四十年龄段的焦虑”,还有该“如何在残酷人生中高贵地活着”。为何选择这三个话题?

毕啸南:这三场的顺序打乱了,原本第一场是“人生三四十,开始像模像样地焦虑”。三十而立,是我选择的一个起点。在残酷人生中如何高贵的活着,是很多中年人开始面对的问题。对很多更年轻的人而言,他们承担的现实压力还没有那么剧烈而强大,世界还是非常灿烂明媚的。但是等你过了三十开始,真正的焦虑开始有了,对生活残酷性开始有了认知,那你如何高贵地活着?再到父母要走了的时候你该怎么办。这三场活动隐含了一条人生时间线,我用这条时间线来构架了这三个话题。

问:之后的十几场,话题还会做怎样的延展?

毕啸南:比如深圳,我们会讨论文化的原乡、生命的原点。因为深圳是一个非常巨大的迁徙城市。再往下走,我们会根据当地城市特色,人文地域环境去架构。到了三到五线城市的时候,仰望的机会,或许会成为一个重要的话题,因为仰望的机会不会有太多,这时候如何看待现实的繁杂。

我想分享一个例子,就在我老家,有个邻居阿姨,她其实家里物质条件很不好,丈夫是个非常普通的瓦匠工。她每天早上起来,会通过一个破旧的收音机放流行歌曲,比如还珠格格里的《有一个姑娘》,她放着音乐载歌载舞。她天天都会换新衣服,穿得廉价却很鲜艳,三五天又换一轮。每天都会去山坡野外采花,把自己的院子布置得花团锦簇的。我就觉得这个人生活得好有仪式感,好尊贵。但当地人觉得她有毛病,他们说你有这时间为什么不多缝几件衣服,你为什么不早一小时回家给丈夫包包子、包饺子?但她就是这样的性格。

问:有点像电影《四个春天》记录的老夫妻,他们会去山间采花,一边劳作一边唱着山歌,每天都把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的。

毕啸南:其实这样的人在中国农村大有人在,但是我们还没有达到这样的文化环境,以前有提到和谐农村,让文化下乡。其实不同的人需要不同的水准。农村人不仅仅是我们理解中的非主流、小镇青年。比如很多农村青年他有着巨大的电影梦想。我们可以就做个电影的生命艺术之旅。就去一个很普通的地方。

问:你说会把活动推向三四线城市,他们缺少仰望星空的机会,可能有些少数人会享受生活、制造仪式感,但大多数还是缺少一些机会和途径,活动打算具体怎么做?规划是怎样的?

毕啸南:具体的还没有完全想好,还在探索。像央华戏剧的王可然老师,做《如梦之梦》之初非常艰难,现在大家觉得好像许晴、胡歌、李宇春等一众顶尖明星都来参与,但可然当时是以抵押房子的方式在做这个戏的,你想想那是多少年前的戏剧市场。

最近可然又做了一部戏叫《犹太城》,讲述了二战期间一群即将面对纳粹屠杀的犹太人,以成立戏剧剧团的方式迎接死亡。当然这部戏不仅仅是在探讨人如何活得高贵,但仅仅在探讨“面对死亡”这个议题的时候,他们都可以做到如此的艺术化。可然做的这些都不是以市场为导向的,但我们都在探寻好的艺术内容的市场力量。

我做《理想者》,可然做央华戏剧,我们共同探讨如何做这一场生命艺术之旅。这个事很耗时耗精力。本质上依然是个公益行为,需要很多力量介入进来,能不能众筹,你贡献一支麦克风,我贡献一个别的。因为靠几个人纯投入,确实也不是长久之计。

活明白就是“清醒且自知”

问:你说你的成长过程曾得益于你访谈过的嘉宾,他们有哪些细节让你印象深刻?

毕啸南:比如说尚雯婕,我在之前与她的关系就不错,但没有坦诚心扉到那么深刻的层面。我觉得她是艺术家,不仅仅是歌手、音乐人、创作人。没有人真正了解她的内心,她的本质是一个动荡的原生家庭成长出来的一个坚韧而孤僻的女孩。尚雯婕很了不起一点在于,她不停地在努力、坚持,通过考上复旦大学、音乐创作,又参加超级女声的选秀,她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我觉得人生路上最牛的就是不放弃自己的人。我的书《活出人生最好的可能》标签就叫做“献给人生永不放弃的人”。

再比如说朱婷,中国女排的队长,这个女孩朴素可爱。“不忘初心”这四个字庸俗而又简单,但是特别艰难。这真是她的底子,生命的底子,一定源于她父母,特别了不起。她身上拥有的特质,我也愿意分享给大家。她从来“人生往曾经看”,看似不智慧的生活态度,却恰恰是最智慧的。因为她儿时家庭条件贫困,站在人生制高点时,她不是想此刻拥有了什么,而是想如果一切没有了怎么办。她要带着妹妹,还要养爸爸妈妈,很有责任感。知足、本份,能做到这一点,且在最辉煌的时候做到这一点,这是人生大智慧和大坚定。一些有成就的人走着走着就忘记自己是谁了,她不会。

作为一名访谈主持人,我给自己的一句话就是:听到别人经验的时候,一定把它变成自己的智慧。那样的话没有白听一场,几千个没有白听一场,就是一场没有白过的人生。怕的是,看了很多书,走了很多路,听完很多人讲话,听完就过去了。最后变成“听过了很多道理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问:你觉得怎样叫活明白了?

毕啸南:我自己总结了一句给自己的话,“清醒且自知”就是活明白了。清醒是对外部世界而言的,他对物理规律、社会发展规律、自然地理规律、宇宙规律都有比较清醒的概念。他知道自己在历史长河中,在一个什么样的节点上,就不会庸人自扰。太阳底下无新事。

自知就是对自己内心世界要充分理解,因为人这辈子穷尽一辈子都是在认知自己。那你能不能去接纳自己内心深处的卑劣,能不能把卑劣通过修养和知识转化为光明,能不能接纳自己的残缺。包括你知道自己处在什么位置,什么阶段,你的优点是什么,去如何激发你的优点等等。

问:作为一个职业主持人,你是如何修炼内功的?

毕啸南:我从研究生时期就开始做高端人物访谈,但我觉得支撑不住,就回校去读博士、博士后。我觉得做主持人,首先文化修养是第一位的,天赋秉性放在一边;第二,要有社会阅历;第三,人要有自省的意识,要有悲悯之心。我觉得对所有文化工作者、艺术工作者、科学工作者而言,都要有悲悯之心。所有,我一直在不断充实自己的文化,丰富社会阅历,悲悯之心这三个点。

[责任编辑:王婵婵]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关注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