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浙大学生抖官威:大学官本位下的蛋


来源:新京报

原标题:浙大学生抖官威:大学官本位下的蛋11月6日,有网友发帖称,浙江大学某学生“干部”与学校活动赞助商的对话言语粗鄙、大耍官威。社交平台聊天截图显示,这位浙大学生跟赞助商财务

原标题:浙大学生抖官威:大学官本位下的蛋

11月6日,有网友发帖称,浙江大学某学生“干部”与学校活动赞助商的对话言语粗鄙、大耍官威。社交平台聊天截图显示,这位浙大学生跟赞助商财务主管说:“跟你说了就去执行,没有你发言的权力”“你一个小小的财务就等着负责任吧”“办不好以后浙大的活动××没分”“浙大的副党委书记也不敢跟我这么说话”等等。(11月7日中国网)

图片来源:北京青年报

而浙大有关部门负责人回应称,这位学生不是学生干部,而是一个健身爱好者,现已对其进行批评教育,该生已向赞助商道歉。

既然不是学生干部,说那个大学生是“学生干部抖官威”似乎就有贴标签、戴帽子之嫌,意在激发人们的偏见。所谓“抖官威”更像年轻人缺乏为人处世、待人接物的起码修养,在自己所组织活动赞助商的工作人员面前任性而为,不懂得尊重人。

但这种任性而为的确带有抖官威的鲜明特征,比如“你一个小小的财务”的说法带有明显的等级观念和居高临下的口气,所谓“浙大的副党委书记也不敢跟我这么说话”又恰恰暴露了其潜意识对权力和掌握权力者的崇拜。

虽然不是学生干部,言语之间却弥漫着权力崇拜,也不仅仅是权力崇拜,还有一个不掌握权力的人对其他不掌握权力的“小人物”的满满蔑视,无权者浑身散发着权力傲慢气息,这就更值得我们警惕与反思。

很多人记忆犹新的是,今年内高校学生会官场化屡有新闻爆出,比如中山大学学生会发布一个学生干部任命公告,一口气设立了200多个干部岗位,有些副主任职务还注明“正部长级”。又有成都航空职业技术学院的学生会干部,因为有学生直接艾特了学生会杨主席并称这位杨主席为学长而大加训斥,说“杨主席是你们直接@的?现在你是在叫学长?我不想看见第二次”。还有一个菏泽学院学生会,直接对新进学生干部进行入职教育:“不管加入哪个社团,大一最开始的工作就是给领导打杂,你要做的工作甚至包括了给你的学长学姐买饭,取快递。”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这种现象,正如有人正确地指出的那样,不过是一场拙劣的模仿秀罢了。中纪委监察委官网也将其定性为“简单幼稚的仿制,良莠不分的嫁接”。大学学生会的这种仿制和嫁接有两条线:一是对真实官场的习得与模仿,二是当学校这个行政化、衙门化机构官僚主义习气的二传手。种种问题的源头,是中国人根深叶茂的官本位观念和这种观念赖以存续的官本位体制,是真实官场把青年人带坏了,这是一个不容我们回避的事实。

现在看来,还不仅仅是高校学生干部存在严重的官本位思想,浑身散发着官场习气,很多大学生并非学生干部,但官气、官威一点不比学生干部差。对于浙大那位爱好健身的大学生来说,校党委副书记级别以下的人,是没有资格跟他沟通、平等讨论的。官本位观念、官气、官威不只是引发了学生会这种伪官场的拙劣模仿,而且侵蚀到一般大学生那里,使他们变成权力的崇拜者、官场的模仿者、官场习气的携带者、官威的耍弄者。

聊天截图。图片来源:北京青年报

从中,我们看到了官本位观念对我们社会和民族精神的深刻伤害,这种伤害是弥漫性的,它自上而下穿透社会,并通过全部社会组织向几乎所有社会成员传导。学生会本来是一种学生自治组织,学生干部本来是要代表学生利益的,但学生干部自视为权贵。我们倡导包括民主、平等、文明、友善在内的主流核心价值观,但是校园正在把青年人变成权力的崇拜者和等级秩序的建构者。他们压根儿就看不起“小小”的普通人,自然就没有对人的基于平等观念的起码尊重。他们不是文明新人,而是散发传统陈腐味的旧人。

浙江大学老校长竺可桢有两句名言:“大学是社会之光,不应随波逐流。”“大学犹为海上之灯塔。”大学应当是为社会提供价值引领的,这种引领首先是通过塑造大学生的灵魂来实现,并通过这些灵魂引领更多的人,让中国社会从传统走向现代,走向文明。但我们实际观察到的情形是大学本身还弥漫着权力崇拜和对手中无权者的歧视、蔑视,这跟科举时代的传统中国又有多大区别?

浙大方面称,已对抖官威的学生进行了批评教育,其实抖官威现象表现在学生身上,根子却在权力体系。光批评教育模仿者,自己作为被模仿对象无动于衷,这是不行的。真正需要反思的是权力体系本身。现代化的一个核心问题是驯服权力、解放人类和人类个体,不把权力从神坛、圣坛上拉下来,就不会有人的全面发展,传统社会也就难言现代化,人们照旧要迷恋权力并用权力的尺度衡量一切。中国的现代化需要教育革命和社会革命。(杨于泽)

[责任编辑:梁奕秋]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关注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