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女高音陈其莲举办艺术歌曲专场 杰西·诺曼作钢伴


来源:澎湃新闻网

原标题:女高音陈其莲举办艺术歌曲专场,她还带来杰西·诺曼的钢伴中国歌唱家在欧洲一流名校出任声乐教师属凤毛麟角,陈其莲便是其中之一。以中文为母语,精通法语、德语、英语,陈其莲曾以优异成绩考

原标题:女高音陈其莲举办艺术歌曲专场,她还带来杰西·诺曼的钢伴

中国歌唱家在欧洲一流名校出任声乐教师属凤毛麟角,陈其莲便是其中之一。

以中文为母语,精通法语、德语、英语,陈其莲曾以优异成绩考入比利时皇家音乐学院,留校任教七年,亦曾在比利时皇家歌剧院任职多年,担任多部歌剧的女主角。

1999年,陈其莲归国任教于上海音乐学院声乐歌剧系及音乐剧系,在繁忙的教学同时频繁穿梭于国内外舞台,成绩斐然。

10月23日、25日,旅欧女高音陈其莲将在中央音乐学院、上海音乐学院举办理查·施特劳斯艺术歌曲专场音乐会。为她担任钢琴伴奏的是美国钢琴家马克·马克汉姆,他是美国传奇黑人女高音杰西·诺曼御用的钢琴伴奏,此番是他首次来华演出。

陈其莲

陈其莲出生于中国北方海滨城市大连,父母都是大连造船厂的工程师。她对唱歌的爱好可以追溯到托儿所,其他小朋友都喜欢合唱,陈其莲爱独唱。

因为“文革”,陈其莲的父母被打成牛鬼蛇神关了牛棚,12岁,她就被送到农村,上学要走一小时山路,还要挑着担子捡牛粪,捡满一篮才能算工分,“冬天北风那个吹啊,我的口罩下面就是冰碴子,像葫芦一样。”陈其莲笑说,当时的她就和农民一样,农民怎么干她就怎么干,完全没有城里人的娇气。

后来,陈其莲又在大连起重机附件厂当起了铣工,因为文艺特长被领导看中,参加了厂里的文艺宣传队,不久又被大连二轻局选去参加了局文艺队。一次演出,陈其莲认识了大连文化宫的李淑权老师,在李老师的启蒙下,陈其莲才明白唱歌有这么多学问,自己原来全凭嗓子在喊。

两年后,陈其莲被沈阳装甲兵基地招去当了一名文艺兵,而她真正的人生转折,是1977年中国恢复高考。

陈其莲与大多数青年人一样跃跃欲试,可部队有着严格纪律,晚上10点必须熄灯,她就打着手电在被窝里看书。在李淑权的推荐下,陈其莲见到了沈阳音乐学院的丁贵文老师,经过一年磨砺,陈其莲的歌唱能力突飞猛进,1978年顺利考进了沈阳音乐学院。

1980年,上海音乐学院举行了第一届全国高等艺术院校声乐比赛,这也是“文革”后第一次专业院校全国性比赛,国内音乐学院相当重视,沈阳音乐学院也不例外。经过三轮比拼,陈其莲以总分第一名的成绩代表学校参赛。

刚到上海,看到选手们嗓音条件个个好,陈其莲不自信起来。比赛分三轮,她设想自己大概只能参加第一轮,干脆把看家曲目提前拿出来唱,没想到效果出奇好。最终,陈其莲总排名第六,获三等奖,是东北三省唯一获奖的选手。

陈其莲在学校里红极一时。当时的她留着一头黑长发,适逢中国上下都在追日本电影《追捕》,女主角真由美也留着披肩长发,朋友们看见陈其莲,总喜欢打趣叫她“真由美”。

1982年毕业后,陈其莲留校做起了声乐教师,不过很快她就去留学,迎来第二次人生转折。

1985年,陈其莲来到比利时,适逢比利时皇家音乐学院歌剧硕士班招生,她打算试一试。

招生简章要求报名者演唱10首咏叹调,每一首都要用原文演唱,这让陈其莲犯起了难——她不光要在两三个月里掌握几种语言,吐字清晰,传情达意还要动人——那时候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音乐学院的教学还在起步阶段,乐谱都没那么多,更何况唱?

陈其莲不得不找老师上课,第一堂课就唱了熟稔的作品,然而一开口就被喊停,纠正发音,光第一句就抠了近一个小时。

考试虽难,但考进去之后,陈其莲的音乐之路突然加速起来。她师从男低音歌唱家巴斯旦教授,原本歌剧硕士班最起码要读两年,在导师建议下,陈其莲只用一年便提前结业。接着,她又读起了室内乐硕士班。经院长破格同意,短短两年,陈其莲拿到了两个硕士的最高分数,这在比利时也是罕见的。

“歌剧是唱咏叹调,室内乐是唱leader、艺术歌曲或清唱剧,这是两种不同的唱法,在职业上也是两种演员。”陈其莲解释,唱普契尼、威尔第的歌剧,器乐和声音上都要有戏剧性,leader、艺术歌曲、清唱剧没有那么大的戏剧变化,人物角色的揣摩也没那么深,“歌剧就是悲剧、爱情、自杀,比较夸张,艺术歌曲就是讲太阳啊月亮啊,是讲一种比较小的景色。”

有人适合唱歌剧,有人适合唱艺术歌曲,欧洲在这方面泾渭分明、界限明显,很多歌唱家一辈子都没唱过歌剧,专唱leader、巴赫或唱教堂音乐,成为某一方面的专家。陈其莲又如何能在歌剧和艺术歌曲之间游刃有余呢?她将其归功于自己多年身处的比利时环境。

“比利时的民族性不是很强,当地人本身说荷兰语、德语、法语,这些语系迫使这个民族承袭了法国文化和德国文化,各方面都懂。中国人大部分进行的是意大利美声唱法训练,唱法语、德语艺术歌曲是很大的坎儿,欧洲教堂多,我有很多机会唱艺术歌曲,没有语言和理解上的困扰,才有可能兼收并蓄。”

毕业后,陈其莲成了巴斯旦的助教,连续在比利时皇家音乐学院任教七年,直至巴斯旦逝世。

不光求学,她还演出。到比利时第二年,陈其莲就在比利时皇家歌剧院找到了工作。当时比利时皇家歌剧院才招两个人,中国人获工作签证难于登天,陈其莲成了其中一个幸运儿,“我一边求学,一边演出,身上有很多劲儿,就想吸收营养。”

在比利时皇家歌剧院,陈其莲多次担任歌剧女主角。她主演的《蝴蝶夫人》《图兰朵》遍及西班牙、法国、德国、意大利、瑞士、美国,她的演唱也被权威评论称为“理想的蝴蝶夫人”。

此次音乐会为陈其莲担任钢琴伴奏的美国钢琴家马克·马克汉姆

陈其莲和比利时皇家歌剧院的合作一直延续到2009年,不过早在1999年,她就应当时的上海音乐学院院长杨立青之邀,前来上海音乐学院声歌系执教。

19年来,陈其莲培养出无数弟子,上海歌剧院女高音歌唱家徐晓英、上海歌剧院男高音歌唱家李再耀等都出自其门下。

“教学是take energy,学生要拿你的能量,你要像老鸟喂小鸟一样一口一口喂,完全是在付出。演唱是个人的抒发和创作,当你唱完观众鼓掌,灯光下的你会有一种满足感,那种感觉是超脱的。”

陈其莲很享受在舞台上碰出的火花,上海一个家,比利时一个家,她一边在上海教学,一边在欧洲演出、当评委、看音乐会,过起了两地跑的日子,一个月不坐飞机还不习惯。

常年耕耘欧洲市场,陈其莲在国内演出的时候并不多,此番在中央音乐学院、上海音乐学院办理查·施特劳斯艺术歌曲专场音乐会,她特意请来了美国钢琴家马克·马克汉姆搭档。

20多年来,马克汉姆一直是美国传奇黑人女高音杰西·诺曼的御用钢琴伴奏,跟着她跑遍世界,开过300多场音乐会。今年8月在美国,陈其莲找人四处打听,才联系上马克汉姆,两人简单合了几首曲子,她就知道找对了人。

“他从没来过中国,我说中国人都知道诺曼,很想听你演奏,我给的钱也不多,这么大的腕儿最后还是让我给说服了。”陈其莲笑说,不听她唱,光是听马克汉姆弹琴也是一种享受,“跟了诺曼这么多年,他的曲目十分丰富,他在纽约大都会歌剧院见识的都是帕瓦罗蒂、多明戈之类的伟大歌唱家,这么多年熏陶下来,他有傲人的资本站在那个高度。”

当过农民、铣工、文艺兵,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走出国门,在欧洲唱出名气,最后又回到上海教书育人,陈其莲感慨,人生的际遇很难说,但也很有意思,“今天不知道明天,你不知道二十年后的自己会干什么。”

聊天时,你会发现陈其莲的心态极好,这也许是她看起来比同龄人年轻得多的原因。她也有难向外人道的痛苦,但她说,说完就完了,她不会让烦恼缠在心上,“我永远不给自己下绊子,任何事情没有什么苦不苦、难不难,我就是做,永远去做。”

如今的陈其莲没什么不满足的地方,要说追求,就是永远攀登声乐艺术的高峰,越往里走,越会发现音乐的伟大,“这是一个无底洞,你还有很多东西可以追求,比如驾驭自己,用乐器(声音)表达自我,时间长了,你的声音可以收放自如,你就是在创作,你就有自己的味道,而不是无目的地copy。”

[责任编辑:霍竹培]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关注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