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见证日本开国唯一的中国人 中日面临困境态度各异


来源:澎湃新闻网

原标题:挤进大历史的小人物:他是唯一见证了日本开国的中国人2018年是日本明治维新150周年。从1853年美国“黑船”叩响紧闭的国门,到1912年明治天皇去世,日本仅用60年时

原标题:挤进大历史的小人物:他是唯一见证了日本开国的中国人

2018年是日本明治维新150周年。从1853年美国“黑船”叩响紧闭的国门,到1912年明治天皇去世,日本仅用60年时间就从一个落后国家跻身世界强国之列,成就了近代世界史上“大国崛起”的一个独特模式,也成为许多追赶型国家羡慕和模仿的对象。此书通过描写这个时期的重要历史人物和重大历史事件,生动记录了60年间日本奋起追赶、建设现代国家的艰难历程,也分析了日本后来走上军国主义道路的内在原因。对于追求大国崛起的国家而言,日本所走过的道路至今仍然有强烈的现实意义。

无数普通人活在历史的夹缝里,悄然地生,无声地死,在这个世界上留不下一点痕迹。罗森是幸运的,偶然的机会让他挤进了大历史。遗憾的是,他不知道自己见证了一个伟大的历史时刻,更理解不了日本开国的意义。

1854年,佩里率领美国舰队第二次进入东京湾,在一个叫横滨的小渔村登陆。仅仅三四十年后,当年荒凉的小渔村就奇迹般地变成了一座繁荣的城市。“横滨开港资料馆”以大量资料生动地讲述了一个城市的成长史,其中的一张《美利坚人应接之图》吸引了我。

这是日本著名画师锹形赤子的作品,当年他受命为“黑船”上的来访者一一画像。我在画中惊奇地发现,在一群美国人之中,竟然有一个戴着瓜皮帽、拖着长辫子者。是中国人吗?仔细看,此人长着一张圆脸,矮矮胖胖,手持折扇,画像旁边写着“清国人罗森”。果然是中国人!我还发现,另外还有几幅他打伞、摇扇和写字姿态的画像。在当时参加接待美方代表的日方人员的笔记、日记和双方会谈记录上也能常常看到罗森这个名字。也就是说,有一位中国人见证了日本开国的历史场景。

这个中国人到底有什么传奇的经历,竟然参与了日本历史的进程,见证了日本历史性的时刻?

罗森是广东南海县的一个文人,后来经商。他在香港居住时曾与英美传教士有来往,会说一点英语,但是不懂日语。匪夷所思的是,他竟然以翻译的身份跟随美国舰队来到日本。

佩里首次日本之行时,由著名的美国传教士卫三畏做翻译。卫三畏感到与日本人打交道、订协议都离不开汉文,于是在佩里舰队再次前往日本时,便邀请友人罗森同行,一起作为美国舰队的翻译。

当时的日本人基本不懂英语,美国也鲜有人精通日语。罗森不懂日语,也不懂荷兰语,但是可以用汉字和日本人在纸上“笔谈”,因为当时日本的官员和读书人都熟悉汉字。几乎所有的翻译都依靠罗森和卫三畏。于是出现了奇怪的谈判场面:美国谈判官员说英语,卫三畏口译为中文,罗森写下来给日本官员看;日本官员写下汉文,罗森念出来,卫三畏再翻译成英文给美国官员听。在外交史上这都是少有的奇闻。

美国与日本的谈判持续了将近一个月,最后日本不得不接受美国的条件。1854年3月31日,日本与美国正式签订了《日美友好条约》。这是日本与西方国家签订的第一个国际条约。本来可能发生的日本的“鸦片战争”就这样被避免了。

在日本期间,许多日本人士主动与罗森交往、笔谈,因为中国在鸦片战争中的惨败让他们感到震惊,急于了解中国到底发生了什么。罗森向日本人士介绍了中国当时的政治形势,还把自己写的关于太平天国的小册子《南京记事》借给日本官员阅读。这部著作很快就被翻译成日文,改书名为《清国咸丰乱记》,在日本广泛流传。

当时,许多日本人对于现代世界缺乏了解。和这些日本人比起来,罗森的见识也不见得有多高明。在后来撰写的《日本日记》一书中,他对日美谈判本身着墨不多,而是以猎奇的眼光来打量日本。他大量描写的是日本社会的“怪异”之处。罗森处处将日本与中国进行比较,对于日本的种种“落后”之处很是不屑。例如,他以“男女授受不亲”的儒家伦理道德来描写日本的男女共浴,“竟有洗身屋,男女同浴于一室之中,而不嫌避者”,将淳朴自然的男女关系丑化成了一个男女关系淫乱的社会。

罗森虽然对日本也有赞赏之处,但是在他的笔下,流露更多的是天朝上国俯视东方蛮夷的优越心态,很有以“文明人”自居的意味。鸦片战争已经发生十几年,中国已经被推进世界的大门,罗森还有这种心态,极为可笑。更悲哀的是,他没有意识到,正在他身边发生的事件即将改变日本的历史,也将改变中国的命运。

和罗森比起来,那位介绍他参与美日谈判的汉学家卫三畏的认识要深刻得多。他刚刚到达日本一周时,在给他弟弟的信中写下的话至今值得深思:“和中国人比起来,日本人给人的感觉是更加理性,精力也更加充沛。但是我觉得他们的生活并没有中国人那样舒适。他们的行动很不自由,也没有中国人那样有灵性。不过,与中国人相比,他们有着更强的进取心和好胜心。当这两个民族都认识到与别国进行交流的重要性后,很可能日本人会在世界上为自己谋取到更高一些的地位。”

要求罗森有敏锐的历史眼光,对中国提出预警,确实有些苛求。但是,一个国家在历史转折的时刻,毕竟需要一批有眼光的人。19世纪中期日本令人吃惊的现象之一,是受过教育的日本人观察外部世界的强烈愿望,甚至还有吉田松阴这样希望通过偷渡了解世界的卓毅人士。他们在国家受到外来冲击之时,决心前往西方了解外部世界。他们共同拥有一个伟大的愿望:决心向西方学习,希望能够由此使他们的国家做好迎接新挑战的准备。

反观当时的中国,尽管已经被西方的坚船利炮打败,但精英人士仍然沉浸在天朝上国的幻想之中,拒绝睁眼看世界。比如1840年文渊阁大学士琦善到广州接替林则徐后立即宣布:“我不似林总督,以天朝大吏,终日刺探外洋情事。”他们沉迷于古老的文明不能自拔,自认为是东方的文明大国,甚至臆造出中国道德优于西方之类的怪论来自我安慰,浑然不觉世界正在发生的巨变,更不肯主动地走向世界。直到甲午中日战争才猛然醒来,发现日本已经将中国远远抛在后面,追赶不及。

谈判结束后,罗森搭乘美国军舰返回中国。据说,途经镇海时,他在当地收购了一批生丝,运回广东后赚了一笔钱。翻译是临时的,历史对于他来说没有那么重要,他只是一个小商人。

无数普通人活在历史的夹缝里,悄然地生,无声地死,在这个世界上留不下一点痕迹。罗森是幸运的,偶然的机会让他挤进了大历史。遗憾的是,他不知道自己见证了一个伟大的历史时刻,更理解不了日本开国的意义。

马克斯·韦伯曾说,“观念创造出的‘世界图景’,时常像扳道夫一样决定着由利益驱动的行为的发展方向”。在许多国家向现代化转型的过程中,先知先觉的知识分子都发挥着“历史扳道夫”的作用。在这个意义上,或许,在1854 年春天的那个深夜,从吉田松阴潜入美国军舰的那一刻起,中日两国不同的现代化命运已经被注定。罗森没有,也不可能成为“历史扳道夫”。即使挤进大历史,小人物也还是小人物。

[责任编辑:霍竹培]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关注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