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威尼斯电影节VR单元观察:VR难定义 产业需冷静


来源:凤凰网娱乐

原标题:威尼斯电影节VR单元观察:VR难定义 产业需冷静凤凰网娱乐讯(采写/小明) 自2017年VR正式出现在欧洲影展上开始,VR电影正式进入元年,一年之内,不仅戛纳专门上映了亚利桑德罗·

原标题:威尼斯电影节VR单元观察:VR难定义 产业需冷静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小明) 自2017年VR正式出现在欧洲影展上开始,VR电影正式进入元年,一年之内,不仅戛纳专门上映了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图的《肉与沙》(Carne y Arena),威尼斯电影节也迎来了第一届VR单元。可惜好景不长,VR在去年备受追捧之后,今年已经开始遇冷,开年的柏林电影节并未曾追开VR单元,戛纳的官方也悄悄的取消了VR的放映,整体反响十分冷淡,欧洲三大影展中只有威尼斯还在坚持做VR。

第二届VR单元,威尼斯不进反退

和第一年的威尼斯VR单元相比,这次的片长明显增加,根据一些创作者的说法,自从去年威尼斯电影节之后,头晕的问题并没有想象中严重,所以这次的VR电影时长明显增多不少。本次威尼斯电影节的VR单元里,来自中国的《无主之城》,《地三仙》和《烈山氏》分别进入了竞赛单元。

作为骑乘类的VR片,《无主之城》的体验之差和它的失重座椅脱离不开关系的。除了外形不同以外,这个座椅的失重体验极其类似瑞士出产的Birdy,但是不知道是片子的缘故还是座椅的调试,从不晕船的记者体验完之后头晕目眩,同事看完之后更加不适,整个晚上都没有办法正常工作,和Birdy新奇畅快的体验结果完全不同。考虑到Birdy动辄上百万欧元的价钱,这个国产座椅可能是目前最能实现失重感的设备了吧。

观众在体验

另一部《地三仙》的故事情节也没什么新奇,主人公是一个地底的胡萝卜,整个影片的剧情就是在其他胡萝卜说话的时候左看右看,最后再配上一段拔出土壤的体验。

相比之下,《烈山氏》在人物设置和剧情上可以说是几个动画体验里最好的一个,主角是上古时代的神农氏,在他不慎吃到毒草之后,不论是人物形象还是周围环境都跟着一起变化,有如进入了幻境。整体感觉古风浓厚,在一众VR动画里不免脱颖而出。

观众在体验《烈山氏》

其他影展上的冷遇并不代表威尼斯电影节就投入了非常多的资源,以影展的技术支持为例,整个VR的主办方承包给了一家名为Diversion Cinema法国公司。导游出身的老板Marc和他姐姐组了一家只有两个正式员工的公司,蜷缩在巴黎北城最危险区域的一个园区,连带着两名实习生共用十平米的办公室。该公司提供的设备十分低劣,去年就被蔡明亮怒斥说器材太过简陋无法还原《家在兰若寺》,险些没有参与去年的放映;另一个令人更恼火的事情是,Diversion Cinema团队的设备完全没有试图去解决之前就出现的近视问题,观众每次将眼镜挤进VR眼镜当中都是一种折磨。

欧洲VR市场十分冷静,电影之城巴黎并未冒进

欧洲的VR市场总体而言十分冷静,以巴黎为例,现如今能称得上VR影院的只有mk2 bibliotheque有一家VR影院一家,它能提供交互式设备,Playstation,划船机和Birdy等多种体验,设备分别采用HTC Vive,Sony Playstation和OculusRift,票价为20分钟体验型套餐12欧,50分钟沉浸式套餐25欧。去年曾听闻在威尼斯展映过的两部中国VR动画片被mk2买走了,但当记者来到mk2 bibliotheque的VR体验厅的时候,才发现现场根本无法观看,如果想看的话需要下载一个官方app点播,这个官方app现如今都还没有开发完成。

mk2 Birdy城市游览影片体验

巴黎另一家VR体验店MindOut坐落在巴黎市中心,占地200平方米,包含十台器材,主打VR游戏。

再有就是Diversion Cinema和巴黎大堂商场(Les Halles)内的先锋电影院Forum des Image合作,在电影院入口旁边的一块空间加上十二张旋转座椅,一个季度大概有几个周末有放映,以VR剧情片为主,分为两个单元,每个单元约30分钟(最长的22分钟,最短的7分钟),票价9欧左右,当记者体验的时候,座椅也并没有坐满。

作为电影城,巴黎是非常特殊的,它的电影市场包容性极强,几乎什么样的电影都能看到,但与此同时,这个市场也非常检验影片的内容,粗劣的内容完全没有办法让观众买账。作为打败纽约AMC和东京Toho Cinemas Shinjuku成为世界人流量第一的院线,巴黎UGC Les Halles电影院对于VR的反应十分平淡,到现在也没有设置影厅。可能对于传统影院而言,真正能留住观众的,还是内容。

游戏还是电影,VR仍难定义

VR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是怎么定义。正如《烈山氏》的美术总监王铮所说,VR的形式对于当代艺术来说是天赐,让创作有更多的可能。但是作为电影,无论是原创也好,还是几个IP的延伸也好,VR整体的创作上都给人留下不了太深刻的印象。刚参加过青岛VR电影节的驻法制片人陀螺凡达可告诉记者,VR的互动性作为游戏还是很革新的,但是VR影院的体验就太差了。

现如今主流的VR游戏分为城市游览型,射击型,运动型和手机游戏延伸型。以这次一个名为《Kobold》的惊悚游戏为例,故事发生在一个荒郊野外的独家别墅里,像很多角色扮演游戏一样,主角的一个任务是探索空间,并且能通过使用不同的道具发生剧情。《Kobold》的剧情其实和一般的恐怖片思路相差无几,但是浸入式体验着实让恐怖片增色不少,VR在游戏领域,前途似乎是无量的。

威尼斯电影节VR互动体验

现如今主流的VR电影可以大致分为以探索空间为主的纪录片,IP的配套剧情片和原创影片。观众在影片中的身份可以是主角之一,也可以是一个幽灵般的旁观者,两种体验各有千秋。威尼斯电影节的VR单元主要以原创动画为主,在VR动画里实现左看右看,这种动画最大的问题是,剧情过于简单,如果没有源源不断的好内容和创新点支持的话,这种形式的影片将会很快被观众所抛弃。

产业反思,VR还能火多久

很多创作者都在抱怨VR产业的艰难,无疑新产业开发和推广的过程中都是不易的,如果方向走的不对,定位不清晰,资源不集中的话,整条路可能会更艰难。正如观看完《小丑回魂》的IP之后的体验一样,不可否认VR是能造就强烈的身临其境体验,恐怖片的氛围营造上的效果会很好,但是VR还是一个烧钱的产业,一个几分钟到半小时之内的影片就要百万美元上下的投资,国外都是如法国的CNC,加拿大的National Film Board of Canada和英国的National Theatre of Great Britain这样的国家机关在支撑,而在国内,上没有这样的国家机关能够支付这笔不菲的制作费用。

风险如此之大的情况下,回报多少仍然要花上问号。全世界都在虎视眈眈,当国内的从业人士在羡慕国外的艺术基金支持的时候,国外的从业人士反而把目光投向了中国的市场,一名来自瑞士World VR Forum的产业人士信誓旦旦的跟记者说:“我们虽然有艺术基金资助,但是你们有市场啊”,人人似乎都带着一种不理性的狂热和期待。也有VR器材厂商提出,VR影片主打的卖点是将观众留在电影院内,以产生持续消费,但在这种内容至上的年代,不知道体验还能支持观众消费多久。

[责任编辑:葛湘]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关注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