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宝宝的量子物理学》:孩子是天生的科学家


来源:澎湃新闻网

原标题:《宝宝的量子物理学》作者克里斯·费里:孩子是天生的科学家“飞机那么大的东西,是怎么待在天上不掉下来的呢?”周六的上海言几又七宝龙城店里,一位戴着眼镜、有着

原标题:《宝宝的量子物理学》作者克里斯·费里:孩子是天生的科学家

“飞机那么大的东西,是怎么待在天上不掉下来的呢?”

周六的上海言几又七宝龙城店里,一位戴着眼镜、有着极富亲和力笑容的男士,在一群孩子的簇拥下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话音刚落,孩子们便兴奋地讨论起来。

周六上海活动现场。本文图片均由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供图

这位男士名叫克里斯·费里(Chris Ferrie),他是一名澳大利亚的物理学家和数学家,也是一位少儿科普作家。他曾在美国、澳大利亚多所大学执教,现在在悉尼科技大学从事教学和研究工作。

2015年,一张扎克伯格给刚出生的女儿阅读量子物理书的照片火爆网络,也引起了中国家长的极大兴趣。这本书名为《宝宝的量子物理学》,正是克里斯·费里在少儿科普写作上的试水之作。

今年,克里斯·费里正式登陆中国,与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合作,结合他给自己四个孩子的私房课,专门为中国孩子创作了一套物理科普书“红袋鼠物理千千问”系列。在书中,克里斯博士和幼儿中超有人气的红袋鼠一起出镜,在日常生活场景中,用一问一答的方式,把方方面面的物理学知识描述得轻松易懂。“红袋鼠物理千千问”系列是一套全面包含物理学知识的大丛书,计划在2018—2019年内出版50册。2018年3月,首批5册与读者见面,目前已出版了15册。

8月4日,克里斯·费里带着他已出版的15本“红袋鼠物理千千问”系列丛书,来到上海言几又七宝龙城店与中国的小读者和家长们见面。在活动之前,澎湃新闻记者对克里斯·费里进行了专访,请他分享了自己从事少儿科普写作的因缘,以及与孩子们讨论科学的过程中的种种趣事。

克里斯·费里在上海为中国读者讲解科学知识。

澎湃新闻:你是如何开始儿童科普写作的?

克里斯·费里:我在大女儿3岁、大儿子1岁时开始科普写作。我有四个孩子,两个男孩,两个女孩。作为一名科学家,我想跟他们展示我的日常工作是怎样的。但我没有找到一本合适的书,所以我决定自己写一本。而这样我不但能教我自己的孩子科学知识,更多的孩子也能从中受益。那就是《宝宝的量子物理学》,我为孩子写的第一本科普书,这本书在大约三年前被翻译成中文。

澎湃新闻:你是否会担心孩子不能接受和理解量子物理学这样一门高深的学科?

克里斯·费里:我不担心,量子物理学是我们今天很多技术发明的基础,它无处不在。技术是以科学为基础的,明白了这一点后,我们就更容易能够进入科学的世界,因为我们每天都在享受技术应用的成果。比如说,电脑和手机,我们之所以可以把手机和电脑做得如此轻薄、便于携带,是因为我们可以制造极小的晶体管,它不是天然材料制成的,而是人工合成的,而人工合成材料的制作原理就是量子物理学。

为了让孩子对量子物理学感兴趣,我一直在研究更多的方法。我觉得关键在于首先要让孩子们兴奋起来,激发他们的好奇心,促使他们主动提出问题。孩子们需要对他们被教授的知识感到好奇。

澎湃新闻:你一般在什么情况下跟孩子交流?交流时,他们的反应通常是怎样的?

克里斯·费里:我跟孩子的交流通常都在书店和图书馆的活动上,有时也会通过一些特别项目,去小学的课堂给孩子们讲科学知识。

我觉得非常有趣的一点是,每个孩子的反应都不一样。在我看来,重要的不是让他们记住问题的正确答案,而是思考问题的过程。所以当我讲述关于原子的知识,告诉他们世界上所有的物质都是由原子构成的,包括你和我,有时候孩子会对此非常激动,会问我:怎样才能看见原子?怎样才能感觉到原子?我很重视跟他们探讨这些问题的过程,通常会跟他们一对一地交流,这反映了孩子们的思考。

“红袋鼠物理千千问”系列丛书

澎湃新闻:孩子们思考问题的角度,是否跟成年人有很大的不同?

克里斯·费里:是的。我认为所有的孩子都是天生的科学家。成年人对这个世界的规律已经习以为常,他们会遵守规则,但很少会对规则背后的世界产生好奇。但孩子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心,这种好奇心有时会强烈到促使他们破坏东西。而科学研究也需要这种好奇心,科学家的基本工作就是提问、做实验、观察结果——当然,科学家经过专业训练,会使用科学的语言来总结探索到的规律,但单说好奇心,科学家跟孩童是一样的。

澎湃新闻:在教给孩子们科学知识的过程中,你认为最困难的部分是什么?

克里斯·费里:跟孩子交流是很容易的,因为孩子总是很乐意去学习、提问、讨论和做游戏,所以我跟孩子之间不存在困难。困难在于孩子的父母。因为父母总是迫切地想要知道怎样的教育方法是正确的,想要立刻看到效果,所以如果不能为父母提供检测学习效果的方式,他们就可能会产生不满。我想如果你放手让孩子自己去学,给予他们自由的空间,也就很难随时得知学习效果。若我给孩子多做练习和考试,或许可以检验他们的学习效果,但这并不是学习科学的长远之道。在科学的世界里,科学家通常不是学校里考试成绩最好的学生,而是敢于打破常规的人。

当然,书店和图书馆的活动能让父母看到我与孩子交流的过程,看到孩子如何为新知识感到好奇和激动,如何以他们自己的方式思考,这样父母也就更容易接受我的教育方法。我正试着为父母提供一些能够检测孩子学习效果的恰当方法,来让他们更满意,不过这还需要时间。

澎湃新闻:你的家人是否会为你的书提意见,你会采纳吗?

克里斯·费里:在写书的过程中,我有时会让妻子看我的草稿。孩子们不会直接给我的书提意见,但他们可以帮助我测试阅读效果。比如,他们不会确切地评价书的内容,但会表示自己不喜欢某张图片,我就知道我需要换一张图;如果某些内容引发了他们的提问,我就知道这种表达很有效。在关于广义相对论的那本书中,有一张关于时间和重力的图,我的一个孩子说它看起来像蹦床,我就明白了那是一张合适的好图,因为他们能将其与他们的世界中的某样东西联系起来。

澎湃新闻:经过了你的科学教育,你的孩子们现在是否对科学很有兴趣,并展现出优秀的科学能力?

克里斯·费里:我不在意他们是否对科学有兴趣。我的确为他们准备了很多科学活动,但因为他们看到我花很多时间在写书和画插图,所以他们现在对写作和画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发现孩子会对父母专注做的事产生热情,所以需要我树立一个榜样,保持我对事物的好奇心和热情。正因为孩子看到了我对写书的热情,所以相比科学,他们的兴趣更集中于写作和绘画。我并不因为自己是科学家,就希望孩子们也成为科学家,我希望他们能做自己喜欢的事。

“红袋鼠物理千千问”系列丛书

澎湃新闻:那你会希望自己作品的小读者们未来成为科学家吗?

克里斯·费里:我希望的是,如果我的读者中出现一名科学家,那科学是他/她所喜爱的、能够满怀热情去做的事。我不想强迫并不真正对科学感兴趣的人成为科学家,只是希望我的书能成为孩子们认识和接触科学的一个渠道。我的书主要是关于物理学的,但我希望能有更多作家加入到为孩子写作的行列中,让孩子接触更丰富和广泛的知识类型,例如工程学、数学还是艺术等等,开阔孩子们的眼界,让他们能发现自己的兴趣和热情所在。

澎湃新闻:你自己是从小就立志成为科学家吗?你是如何对物理学产生兴趣的?

克里斯·费里:我小时候并不想成为科学家,我想成为一名职业电竞选手,或者足球运动员。上学的时候我也读了很多科普书籍,一开始对地理更感兴趣,直到高中才被物理吸引。因为之前我学了很多年数学,却不知道数学能用来做什么,而物理学第一次让我能够将数学运用到实际中。我想我并不是多喜欢物理,而是物理能让我用我掌握的技巧去解决问题,并且为我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有趣问题以供解决。

澎湃新闻:你是如何在科研工作与少儿科普写作之间找到平衡的?

克里斯·费里:这个礼拜,我会去开一个科学研讨会。在这一周的工作日里我都做着科学家的工作,晚上陪伴家人,周末则去活动现场跟孩子们交流。其实区分并没有那么明显,很多事能共同帮助我完成作为科研工作者和科普作家的工作。因为作为科学家,我需要经常与人沟通和合作,而跟孩子沟通顺利是很有挑战性的,所以跟孩子们见面,能使我能够更好地去和其他科学家沟通。

[责任编辑:霍竹培]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关注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