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网购毕业设计成风,大学如何严把“出口关”?


来源:中国新闻网

原标题:网购毕业设计成风,大学如何严把“出口关”?7月正值高校毕业季,对于理工科毕业生来说,学生时代的最后一份作业就是毕业设计。一般而言,毕业生在导师指导下,就选定的课题进行工

原标题:网购毕业设计成风,大学如何严把“出口关”?

7月正值高校毕业季,对于理工科毕业生来说,学生时代的最后一份作业就是毕业设计。一般而言,毕业生在导师指导下,就选定的课题进行工程设计和研究,包括设计、计算、绘图等,最后提交一份报告或论文,通过毕业设计答辩才能毕业。

近日,记者采访调查发现,网购毕业设计颇为风行。专家表示,应严把“出口”关,保证人才培养质量。

价格从三五百元到八九千元不等

黄政在北京一所理工科重点大学学习电气工程专业。他发现,室友在忙碌的大四学年状态懒散,从没有为毕业设计发愁过。原来,室友已经在淘宝上买好了代做毕业设计的服务。

由于毕业设计从开题到答辩要经历多个环节,黄政室友购买的代做服务也“包揽”了全过程。“之前因为学校检查不过关,他的店家返工修改了很多次。”最终,室友的毕业设计顺利通过答辩,前后花了三四千元。

记者发现,无论在电商平台还是搜索引擎,输入“毕业设计”“毕设”等关键字,都能轻易找到各种提供毕业设计代做服务的网站和店家。代做服务包括计算机、土木工程、机械、电子电气等各类理工科专业,而除了购买毕业设计成品,还有大量“订做”“一对一”服务,通过其所宣称的“专业团队”,从设计到后期修改提供远程咨询。代做价格则根据毕业设计课题的复杂程度,从三五百元到八九千元不等。

同样学习电气专业,在山东一所工科学校读研究生的李东告诉《工人日报》记者,不少代做服务来自同校的研究生、博士生。

“我身边就有两名研究生同学公开代做毕业设计,甚至会叫我们帮忙找本科生接单。”李东说,这种同校学生代做的服务,一份包修改的毕业设计收费1000元左右。

网购毕业设计,真是因为“难弄”?

“毕业设计不好弄啊,多亏有这么几位‘大神’的鼎力相助,修改了很多次,十分感谢!”记者在一家代做毕业设计的网店看到有网友如此评价。

大学生买代做的毕业设计,真的是因为“难弄”吗?

早在2004年,教育部颁发了《关于加强普通高等学校毕业设计(论文)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学校规范选题、指导、中期检查、答辩等环节。

采访中,江苏省某重点工科高校地质专业的博士生王博对记者表示:“从毕业前一年11月开始选题到6月毕业,这期间,我们要经过中期答辩、毕业实习答辩和毕业答辩三次考核。每个阶段,老师都会提供具体指导。”

但不少学生反映,并不是每个人的毕业设计都有如此具体的规范。

在黄政看来,本科毕业设计的选题存在一定难度。他所在的学校毕业设计题目由老师提供,学生可以从中选择自己感兴趣的进行研究,少部分会自己提出。“没有太水的题目。”他说。

他发现,平时课程中学习的理论知识很多,但要操作与实际生产相关的毕业设计时,两者又脱节,有些课程甚至滞后于生产环境,导致毕业设计难以上手。

李东指出了另外一个问题:本科生虽然分配了导师,但老师很少有时间去指导学生一步步完成毕业设计。

“现在老师都很忙,要搞科研、做项目,还要指导硕士生、博士生,很多本科生的毕业设计实际上是研究生带着做。”李东说,没有老师把关,本科生“混”毕业设计的就多了。

当然,就算本科生想“混”毕业,仍然要经过毕业作品查重、答辩等环节。

2012年《学位论文作假行为处理办法》颁布后,各高校开始对本科毕业论文进行查重,以规避论文造假作弊等行为。一般高校要求重复率不能超过30%,否则就有抄袭嫌疑。

毕业设计也可以理解为学位论文的一种,受访学生指出,代做的毕业设计经过修改,未必能被查重系统检查出来。

严把出口关

据了解,国内高校对本科生毕业答辩不合格的,大多会给予二次答辩机会,更严重的则会予以延期毕业处理,但很少有学生因为毕业设计过不了关而不能毕业的。

根据厦门大学教授邬大光研究团队对全国820所高校毕业率和学位授予率的统计,两者均达到了97%左右。

邬大光教授指出,我国大学本科高毕业率的惯性,使得大学在“出口”上把关不严,成为制约我国高等教育质量提升的瓶颈。

河北省某高等职业教育学院的李老师告诉记者,学校在学生提交的毕业实习报告环节,很少“卡人”,主要是因为毕业率、就业率与招生情况挂钩。“如果学生不能按时毕业,会影响学校下一年的招生质量,也不利于整体建设。”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大学生毕业设计、论文“放水”,甚至找代写代做服务的现象,本质上反映出本科教育不注重过程质量管理的问题。“如果平时在教学课程中不‘放水’,达到每门课的培养要求;同时改革教师评价体系,引导大学教师重视教学,花时间进行教学研究,与学生一起共同学习、成长,这样才能保证人才培养的质量。”

在6月下旬召开的新时代全国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会议上,教育部长陈宝生指出,对大学生要合理“增负”。从评价上来讲,可以改变考试评价方式,严格过程考评,通过鼓励学生选学辅修专业,参加行业考试等,让学生把更多时间花在读书上,实现更有效地学习。

“要严把出口关,改变学生轻轻松松就能毕业的情况,真正把内涵建设、质量提升体现在每一个学生的学习成果上。”陈宝生说。

[责任编辑:霍竹培]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关注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