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从“机车”到“动车组”:保定铁路世家的春运时间


来源:河北日报

原标题:带着四代人的嘱托开火车——一个铁路世家火车司机的春运时间“确认发车手信号绿灯。”2月9日8时45分,火车司机李斌和副司机刘海涛驾驶着K1163次

原标题:带着四代人的嘱托开火车

——一个铁路世家火车司机的春运时间

2月9日,李斌(前)与副司机在K1163次列车的司机室内进行发车前的准备。记者耿辉摄

“确认发车手信号绿灯。”2月9日8时45分,火车司机李斌和副司机刘海涛驾驶着K1163次列车驶出保定站。

这是李斌值乘的第17个春运。不久前,他成功创下了安全行车100万公里无事故的纪录。

李斌是中国铁路北京局集团石家庄电力机务段保定运用车间的一名电力机车司机。

“上了车,司机的嘴巴几乎不能停。每过一个信号机、一个弯道、一个桥梁等,正副司机都要喊相应口令。”李斌告诉记者,160公里的时速,平均20多秒就有一个信号机,再加上弯道、桥梁等,几乎没有喝水的时间。“就算有时间也不敢喝水,因为没时间上厕所。”李斌常跑的石家庄至北京西区间,共有300多个信号机。

除了一张“铁嘴”,李斌还长着一双“立体眼”。“除了身后不用看,前面、上边、下边、左边、右边都得观察到,看线路、看信号,看有没有不该进入护网的人。”李斌说。

2017年春运期间,李斌就因“瞭望彻底、安全预想到位、控制速度合理”,在机车出库后发现了另一台机车可能影响本台机车出库的可能,及时采取措施在警冲标10米之外把机车停住,避免了一起可能发生的机车侧面冲突事故。

李斌还是同行内“一把闸停车”的标杆。

由18节车厢组成的重1000多吨的列车,以35公里的时速进站时,约需要260米的制动距离。最后停稳的位置,要使司机室侧面车窗对准站台的停车位置杆。车窗宽度只有30厘米,也就是说,停车的误差范围只有30厘米。

然而,火车制动与汽车不同,刹车只能“踩”,不能“松”。因此,为避免驶过位置杆,大多数司机往往要多“踩”几次,最后停稳。

李斌却不同,一次刹车便可将车停到位。“少几次刹车,旅客就减少几次晃动。”为此,他精确熟记了自己担当的京广线上28个车站的56个位置杆位置,近乎100%做到了一把制动闸停车到位。

“操作水平高,非正常处理能力强。”这是2017年保定运用车间对李斌业务素质分析中的一句话。

今年春运期间,由于增开列车,李斌一个月内有24天在外执勤。要出夜班,今年除夕李斌又不能和家人一起过了。当客运司机17年,他几乎年年如此。

在李斌家中,记者见到了4个陈旧的工作证,上面记录了这个火车司机世家与中国铁路的缘分。

李斌的高祖李午寅,曾是一名司炉工,1901年被清政府的铁路总公司招工进入卢汉铁路公司。李斌的曾祖李方卿、祖父李世林、父亲李宝生,都是火车司机。

李家五代人都热爱这个职业,一代叮嘱一代“安全责任大于天”。

一百多年来,从龙号机车到现在的和谐型机车,从时速60公里的蒸汽机车到时速80公里的内燃机车再到现在时速150公里的电力机车,李斌一家五代人,经历了我国铁路电力牵引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过程,也见证了从“机车”到“动车组”的变迁。

[责任编辑:司思]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关注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