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石家庄火车站水工坚守岗位:里面一身汗外面一身冰


来源:燕赵晚报

原标题:溅湿的衣服上盛放朵朵冰花火车站上水工穿梭于股道和站台每天手机计步器多达四五万步寒冬腊月,回乡途中,一碗热腾腾的泡面让人无比满足,早晨醒来盥洗室洗漱一番令人一扫疲惫、神清气爽。然而,有谁想过,火

原标题:溅湿的衣服上盛放朵朵冰花

火车站上水工穿梭于股道和站台每天手机计步器多达四五万步

寒冬腊月,回乡途中,一碗热腾腾的泡面让人无比满足,早晨醒来盥洗室洗漱一番令人一扫疲惫、神清气爽。然而,有谁想过,火车上的这些水是从哪里来的?

随着春节的临近,石家庄火车站愈加繁忙。昨日,从石家庄开往广州的Z89次列车安静地停靠在第21站台,等待发车。5个穿着橘黄色马甲的车站上水工在车厢外忙活着。从铁轨旁股道上的上水井边抽出橡胶管,插入车厢注水口,打开上水阀,自来水顺着管道注入列车水箱,上水完毕,收管、关阀门。负责列车末尾两节车厢的上水工韩新培动作十分娴熟,上完水,16时46分,列车准时驶出站台。韩新培摘掉手上的黄色橡胶手套,露出的是一双冻得通红的手。

韩新培说,一般情况下,车站每天平均有75列车1100多节车厢需要上水,春运期间增开22趟列车,大约有1500节车厢。也就是说,上一个班12小时,平均下来,他们每个上水工都要为60节车厢加水,长的需要30分钟,短的3分钟。

据了解,在石家庄站共有92位上水工人,分为甲乙丙丁四个班,每个班又分为三个小组,韩新培是丁班的副班长,今年30岁,石家庄人,在上水工岗位上已经干了4年。这4年,吃饭几乎没遇过正点。轮着吃饭时,出站台上楼打饭、回来吃饭、饭后洗碗、回到岗位上,总共也就20来分钟,年龄大一些的上水工因为跑不过来,多是请年轻人捎饭。

手机计步器上的数字从未低于2万步,多时四五万步也不稀奇,而且一半以上是在站台、股道之间上台阶和下台阶,很少走平地。晚上八点多钟回到家,累到饭也不想吃倒头就睡,一觉睡到第二天上午才能缓过劲。尽管每人都配备两双鞋、两副手套上岗时换着穿戴,但鞋子手套还是会从几趟车过后便一直湿到下班;尽管冬天配发暖贴,但还是会落下手脚关节疼痛的职业病。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每天重复同样几个简单动作。对于这样一份看起来没有技术含量、听起来也不高大上的工作,韩新培却干得无比认真,他说“这是个良心活儿”。韩新培说,动作更熟练迅速一些,路上多快跑两步,就能为过路车多补点水。正因如此,在“赶场”作业中,他和同事们经常是“里面一身汗,外面一身冰”。有时软管头被气体和水压涨得像气球一样大,管头崩开,瞬间就会喷溅上一身水,衣服上迅速就会挂满盛放的“冰花”。

这一切,都为了车上的旅客有水喝,有水用。

出镜人物

石家庄火车站上水工

采访动机

每年春运期间,也是一年中最寒冷的时节。在熙熙攘攘车流汇聚的列车夹缝中,有一种最苦最累又最危险的工种,他们每天往返于宽度为1.2米的铁路轨道之上,为一节节车厢加水,乘客每喝上一杯热水、每吃上一碗泡面都离不开他们的付出,而他们就是火车站的上水工。

[责任编辑:司思]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关注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