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高校“要分之风” 当休矣


来源:燕赵都市报

原标题:高校“要分之风” 当休矣不少在及格线徘徊的学生会选择跟老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每到学期末,高校都会出现学生向老师要分的现象。上周,1981名高

原标题:高校“要分之风” 当休矣

不少在及格线徘徊的学生会选择跟老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每到学期末,高校都会出现学生向老师要分的现象。上周,1981名高校在校生参与的一项调查显示,35.4%的受访在校生承认自己向老师要过分。学生找老师要分的最常见原因是怕挂科重修。49.2%的受访在校生称身边同意学生要分请求的老师多,72.4%的受访在校生认为拒绝学生要分的老师有原则。(2月8日《中国青年报》)

挂科了、重修了,这春节肯定就过不好了。在不少高校,临时抱佛脚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临考之前的“熬夜修仙”,求个心安理得,求个猜题押宝;一种是考完后的“求情大法”,求个法外开恩、求个免死金牌。尤其是寒假之前,不少在及格线徘徊的学生会选择跟科任老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软磨硬泡下去,也许别有收获。

“要分过年”之风,恐怕源远流长。比如调查数据就显示:96.7%的受访在校生称自己身边有学生找老师要分的现象,20.0%的受访在校生直言这种现象很普遍,35.4%的受访在校生承认自己向老师要过分。细究起来,这事儿之所以能得逞,无非两个主要原因:第一,高校期末考试基本是科任老师的“自留地”,我的地盘我做主,判分标准和评分程序等自由裁量度非常大。这个时候,人情因素对于分值的影响,难免出现“因人而异”的情况。第二,要分与给分,属于封闭式合谋。要分得逞的学生,当然不会自己举报自己;而随意给分的老师,更不能自己跟自己较真儿。只要这个利益联盟守口如瓶,那么,外人自然难以窥见其间的情感勾兑关系。

“要分”这件事之所以成为师生间的“刚需”,还有一个重要的考量:利益关系和利害关系。一方面,分数直接关系到奖学金、关系到毕业证和学位证,有些甚至还关系到出国和就业;另一方面,学生制衡老师的“花样”也不少,比如“评教”制度,少数学生可能合规合法“报复”不给分的老师。

有个现象是耐人寻味的:尽管绝大多数人承认身边有要分现象,但“72.4%的受访在校生认为拒绝学生要分的老师有原则”。这显然不只是“公道在人心”,而是在价值共识上,即便是要分得逞者,也对要分现象有着鲜明的是非观。要分者,一票否决;查实者,作弊处理。加大期末试卷抽核力度,科任老师自然也不敢“高抬贵手”。总之,高校“要分过年”之风当休矣——“休”在制度设计的查漏补缺上,而不是“休”在教育者的道德自觉里。

[责任编辑:王子飞]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关注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