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崇礼:被冰雪改变的贫困县 如今闻名亚洲房价涨三倍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原标题:雪道上的隐忧虽然有历史学家认为,新疆阿勒泰地区可能是人类滑雪的起源地,但现代滑雪运动却是地道的西方运动,直到近两年,才开始在中国风靡。据《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2010年时,全国只有270家滑

原标题:雪道上的隐忧

虽然有历史学家认为,新疆阿勒泰地区可能是人类滑雪的起源地,但现代滑雪运动却是地道的西方运动,直到近两年,才开始在中国风靡。

2017年12月8日,河北省张家口市崇礼区内的京张高铁崇礼支线铁路太子城隧道,工人正在隧道南洞施工。未来的数年内,北京到崇礼的交通条件将得到较大的提升。摄影/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董洁旭

2017年12月8日,河北省张家口市崇礼区内的京张高铁崇礼支线铁路太子城隧道,工人正在隧道南洞施工。未来的数年内,北京到崇礼的交通条件将得到较大的提升。摄影/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董洁旭

据《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2010年时,全国只有270家滑雪场,到了2016年,这个数字已激增到646家。滑雪场不只分布在自然雪充足的东北、西北地区,在34个省级行政区中,仅有上海、江西、西藏、海南及港澳台地区尚未建成滑雪场馆设施,但上海、江西、西藏三地,都已有项目在进行中。而且,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室内滑雪场馆最多的国家。

滑雪在中国走红的逻辑如下:首先,中国成功申办2022年冬奥会,“3亿人上冰雪”成为全国的体育发展目标;其次,经济和发展使更多人跨过了这项运动的消费门槛;这个“白色鸦片”运动靠其内在魅力逐渐吸引更大的消费人群;于是,吸引了资本的关注。

然而,成长过于迅速的市场,必有些先天不足。滑雪是一项高危运动,但雪场从安全保障、防护救援到教练配置,尚缺少统一规范或执行标准;2016年的1510万人次滑雪者中,有78%是一次性体验者,许多没有接受过基础的雪上培训,只视其为一种休闲活动,防护不足,判断力缺乏,带来安全隐忧。

不过,这已引起了有关部门的关注,关于安全防护、教练培训与大众训练等级的规范与标准,都在制定与落实中,而下一代的滑雪者,正通过“冰雪运动进校园”接受正规的冰雪运动教育和训练。

可以预见的前景是,滑雪必将随着政策红利成为有竞争力的新产业,而这个产业,也正引导中国人走向一种升级的生活方式。

崇礼:风口上的滑雪产业

滑雪是吸引客流的一个手段,但真正要出售的不仅是雪票,而是一种升级的生活方式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符遥李明子

时至今日,即便对滑雪毫无兴趣的人,也不会不知道“崇礼”的名字。

当2015年7月31日,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举行的国际奥委会第128次全会上,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举起“Beijing 2022”的标牌,崇礼,这个位于河北省张家口市的山区县城在一夜之间得以与首都比肩。

从1996年第一个雪场建立,到如今拥有7家建成营业的雪场、300余家酒店宾馆,每年至少接待上百万人次的滑雪者,20年间,崇礼完成了从贫困县到“冰雪小镇”的进化。这背后,是中国的滑雪运动,从竞技体育到精英运动、再慢慢走向大众的转变,也代表了中国滑雪产业整体的起步过程。

被冰雪改变的贫困县

20年前,崇礼人对“滑雪”毫无概念,但现在,每见到外地来客,他们说的第一句话都是:“来滑雪的吗?”

崇礼与滑雪的渊源始于1996年。当时,为了在民间推广滑雪运动,1949年后中国第一位全国滑雪冠军、时任国家体委滑雪处处长单兆鉴,开始在北京周边寻找一处适合大众滑雪的场地,崇礼得天独厚的气候和地形条件引起了他的注意:位于内蒙古高原和华北平原的过渡地带,境内有众多坡度适中的山脉;在区域小气候的影响下,这里冬季降雪早、雪量大,平均气温零下12℃,存雪期超过150天。要建滑雪场,崇礼的先天条件与东北还有一定差距,但在华北地区已称得上是一个神奇的存在。更重要的是,崇礼距北京240多公里,单程交通,只需几小时车程。

经过多次考察,单兆鉴和投资人郭敬在崇礼建起了第一家滑雪场:塞北滑雪场。雪场是在喜鹊梁北侧开辟出的一条山道,雪不够的地方,就以5毛钱一袋的价格请农民背雪上山,填平后用铁锹拍实,生生靠人工铺出了一条300米的雪道——这就是崇礼滑雪场的开端。

以今天的标准看,塞北滑雪场的设施十分简陋,也没有缆车,从雪道上滑下来后,只能靠一辆吉普车运上山。但这丝毫没有影响人们的热情。他们中的许多人后来都成了国内最早一批滑雪发烧友。

尽管一些历史学家认为,新疆阿勒泰可能是人类滑雪运动的起源地,但中国显然不是一个拥有滑雪文化的国度。1949年后,滑雪一直以竞技体育的形式存在。国内为数不多的几家滑雪场都在东北,但也主要作为国家滑雪队的训练基地。直到1996年,哈尔滨承办了第三届亚洲冬季运动会,中国第一个商业滑雪场亚布力风车山庄才建成,开启了中国大众滑雪的大门。

但那时,绝大多数民众对“滑雪运动”的认识仅止步于“概念”:一方面是雪资源的限制,另一方面是消费能力的门槛。1999年后,随着人工造雪技术的普及,越来越多的雪场出现在东北以外天然雪不足的地方,也是在这个时期,北京在短短两年内先后建成了6家雪场。作为全国经济发展水平最高的地区之一,北京代替东北,逐渐成为中国最大的滑雪消费市场。

崇礼也迎来了机遇。2003年,滑雪发烧友、好利来集团创始人罗力在崇礼投资建成了万龙滑雪场。这是中国第一家全开放式雪场,雪道长、落差大,人工造雪质量好,很快就吸引了北京的众多滑雪发烧友,随后,长城岭、多乐美地、云顶等多家大型雪场陆续建成,崇礼逐渐成为华北地区滑雪一族的聚集地。

廖竞生就是从万龙走出来的发烧友之一。他曾是北京一家地产公司的副总,2008年接触滑雪后,成了万龙的常客:“北京的滑雪场和崇礼这边比起来,就是小土坡。根本不是一个级别。”

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崇礼还是贫困县的样子——廖竞生记得,直到2010年前后,县城里还是破破烂烂的土坯房,路上到处是泥,“满大街跑着大黑猪”。当时,全县只有一家很小的政府招待所,每逢雪季,房间供不应求,大家白天滑完雪,晚上只能挤在农民家的大炕上,连洗澡的地方都没有。

变化开始于2013年。这年11月,北京宣布与张家口联合申办2022年冬奥会。

2014年,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将河北送上了发展的快车道,在张家口市大力发展旅游产业政策的推动下,崇礼摘掉了贫困县的帽子。

2015年,冬奥申办成功后的首个雪季,崇礼累计接待了205万游客,人均消费额700元,直接收入超过14亿元。

2016年1月,张家口市部分行政区划调整获国务院批复,崇礼县升级成为崇礼区。2017年3月,河北省第一批特色小镇创建类和培育类名单正式公布,崇礼区“冰雪文化小镇”赫然在列。截至2017年7月,共有35个旅游景区建设和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正在进行,总投资额高达883.61亿元。

如今,在崇礼商贸新区,各式各样的酒店、宾馆、雪具店一家挨着一家。“爱雪”“奥雪”“雪绒花”“雪乡人家”……目光所及,都是与“雪”有关的店铺招牌。傍晚,街上的霓虹灯亮了起来,火锅、烤羊腿、小龙虾、日韩料理、汉堡披萨、西班牙海鲜饭、精酿啤酒……各地的美食令人目不暇接。你还可以坐在咖啡店里喝上一杯焦糖玛奇朵—— 一杯38元。

就在2017年10月,这个只有两条主街的县城第一次有了滴滴司机——最初是2位,逐渐发展到六七位。还没进入滑雪旺季,每人一天已可以拉上二三十单。

土坯房已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栋栋高档住宅楼。冬奥申办成功后,这些曾“发传单也没人买”的楼房被蜂拥抢购,“一夜之间房价涨了3倍”。

据崇礼区旅游局提供的数据,2016年至2017年雪季,崇礼共接待游客267.6万人次,收入18.9亿元,分别同比增长22.5%和22.7%。全县现在常住人口12.6万人,因滑雪产业带动就业的有2.7万人。

“这几年,真的是刮目相看!”因为看中崇礼未来的发展,廖竞生在2013年萌生了在崇礼创业的想法。经过两年的市场调研和规划,他投资的晴朗酒店于2015年在商贸新区中心地段开业。作为最早入驻的商人,在此后两年里,廖竞生见证了越来越多的商家成为“左邻右舍”——无论是酒店、餐饮还是雪具店,绝大多数店铺的主人都像他一样,来自北京。

[责任编辑:司思]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关注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