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女子谎称能“办事”要交点“打点钱” 诈骗36万元


来源:燕赵都市报

原标题:帮人子女安排工作,帮人办理公租房,但要交点“打点钱”女子谎称能“办事”诈骗万元号称自己人脉广,认识某局的领导,能帮着给人子女安排工作,还能给人办

原标题:帮人子女安排工作,帮人办理公租房,但要交点“打点钱”

女子谎称能“办事”诈骗万元

号称自己人脉广,认识某局的领导,能帮着给人子女安排工作,还能给人办理公租房,不过要给领导送礼、打点。40岁的女子武某以这样的理由,先后骗取多名被害人共计36万余元。最终,在“办事”未成的情况下,武某骗局败露,在受害人报警后受到法律惩罚。近日,石家庄市桥西区人民法院以诈骗罪判处武某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依法追缴其诈骗所得。

为骗钱向老邻居下手

2009年上半年,武某对老邻居于某说:“婶子,我这里有一个进某局监控室工作的指标,这样的好事我可是先想着‘我弟’(指于某的儿子小龙)的,让小龙去吧。”于某听了特别高兴,就按武某要求凑齐了3万元钱,用于武某“打点领导”。为了证明自己所言不虚,武某还打了张欠条。过了一个星期,武某称小龙的档案已经过去了(指调到某局),但是还要给人事科科长一点好处费。于某又给了武某3000元钱让她去打点人事科科长。到了年底,于某见自己儿子上班的事情还没有着落,开始心急了。武某便安抚她说:“婶子别着急,住房公积金、保险等乱七八糟的手续还都没办好,等这些都办好了,小龙就能去上班了。”就这样到了2010年,刚过完年没多久,武某称给小龙办保险、公积金需要4万元。于某为了儿子能尽快上班,便如数把钱转给了武某。

拿钱之后玩“失踪”

与此同时,这样的“戏码”还出现在了周某身上。周某的朋友同武某住在一栋楼内,周某去朋友家串门总能遇到武某,俩人偶尔也会聊几句,时间长了就熟识起来。

武某对周某说,自己认识某单位的“一把手”,能帮人安排工作。如果有需要可以找她,费用要7万元,事办不成就全额退款,而且给的钱还都打欠条。周某想到自己的女儿该找工作了,就让武某帮忙安排女儿到某局的收费站工作,并把钱给了她。

2010年上半年,武某称周某的女儿10月份才能入职,让她耐心等待不要急躁,且自己手头还有两个进收费站的名额,一个费用是6.5万元,一个是7万元。如果还有人需要帮忙,可以一并都办了。

周某感觉这是好事,赶忙联系了自己的两个朋友。周某的两个朋友为了孩子能找个工作,便都出了钱,武某也都给打了欠条。

到了2010年10月份,周某找到武某,询问三个孩子上班的事,顺便问她能不能把自己儿子从外地的收费站调回来。武某一口答应可以调回来,不过要2万元钱。只要给钱,一个星期就能调回来。只是另外三个孩子工作的事还要再等等,年底就能上班。

周某听到武某的承诺,为了能让儿子早点回来,赶忙凑了2万元钱交给了武某。可在这之后,几个孩子工作的事再没了下文。

2011年7月,周某见三个孩子上班的事还没着落,便不停地找武某,让她退钱。武某在退给周某1万元后,便失去了联系。

武某“失踪”了!于某和周某意识到上当受骗了,都向警方报案了。随后,警方对武某进行网上追逃。

潜逃期间又设新骗局

随着时间推移,已经逃到外地的武某又化名郭某,展开了新骗局。

武某从石家庄躲到沧州,自称郭某,在某饭店找了份工作,因其业绩不错,还被提拔为领班。2015年,金某的侄女在该饭店就餐时被服务员碰伤头部,武某带其治疗,就与金家一家人认识了。

2016年8月,金某老公因病住院,武某知道后还去医院看望。其间,化名郭某的武某说,自己可以帮人办理公租房,一个月就能办下来。金某因着急一家人的住房问题,便托武某帮忙,为此先后给了武某23500元。

金某丈夫的亲戚徐某来探望病人时,也见过武某,得知她能办理公租房,也想托她帮忙。武某称,自己手中还有两个公租房名额,可以都给徐某,但需要34000元“打点领导”。徐某把钱交给了武某,武某也同此前一样,给徐某打了欠条,只不过用的是化名郭某。

随后,武某又以同样手段骗了金某的邻居1.8万元。

结果几家人等了又等也没等来公租房,便怀疑落入骗局,最终报警。武某由此落网。

石家庄市桥西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武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他人财物,数额巨大,诈骗罪罪名成立。武某多次实施诈骗,酌情予以从重处罚。最终,法院以诈骗罪判处武某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依法追缴其诈骗所得。

[责任编辑:王锦浩]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关注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