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暖心!热心人匿名助学 受助生打工攒钱“还”回万元


来源:燕赵都市报

原标题:热心人匿名助学受助生打工攒钱“还”回万元“这个中秋节孩子和她妈妈又来看我了!我这心里,真不知道说什么好!”10月12日下午,在提起自己资助过的一

原标题:热心人匿名助学受助生打工攒钱“还”回万元

“这个中秋节孩子和她妈妈又来看我了!我这心里,真不知道说什么好!”10月12日下午,在提起自己资助过的一个孩子在上了大学以后坚持“还”回1万元钱时,黄骅市的企业家赵金义仍旧十分激动。这是一个让人心生温暖的“爱心链条”:先是作为企业家的赵金义坚持“匿名助学”,帮助父亲去世、家庭经济条件不好的学生。当这个孩子考上大学后,靠着打工攒钱,最后和母亲一起寻找到了“好心人”,坚持“还”回1万元钱。赵金义这下为难了:这钱咱已经捐出去了,怎么能要这钱?最后,他决定以这个孩子的小名为名,设立一个专项的爱心助学基金。

老师退回了学费:“有人替你交了”

“奇怪的事情”发生在2013年。那年,黄骅市齐家务乡某村的小茗(化名)以优异的成绩被黄骅中学提前录取。新学期,刚交完学杂费,班主任老师就把钱给她退了回来,并告诉她,她的学费已有人交了。

“我当时的感觉是蒙的。”小茗对当时的感觉还是记忆犹新:“一连串的问号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是谁帮我交的学费,这位好心人怎么会认识我?为什么要帮助我?……”但是,无论小茗怎么问老师,老师也不说,只告诉她,资助人将负责她三年高中的所有费用,但是坚决不透露身份,希望小茗不要为学费发愁,好好读书。

资助人之所以让小茗安心读书,是因为小茗遭遇了家庭的重大变故,家里已经入不敷出。

原来,在小茗上初二的时候,她的父亲出车祸受了重伤,反复做了几次大手术后,还是不幸离世了。当时小茗母亲已经下岗,在工厂上班的父亲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父亲去世后,没有经济来源的母亲要负担她和姐姐上学的费用,还要偿还父亲治病时欠下的高额医药费,日子着实艰难。

小茗怀着极大的好奇和感恩之心度过了高中时光,更因为好心人的相助拼命苦读,2015年,小茗考上了河北工业大学。

“匿名”好心人找到了

考上大学的小茗获得了黄骅市民政局发放的每年3000元的助学款。此时,姐姐已经工作,妈妈也找到了一份保姆的工作,有了收入,负债累累的家庭总算有了起色。

小茗和家人商量后认为,上了大学,可以通过勤工俭学来负担自己的费用,不能再接受好心人的资助了。她也将这个想法通过老师告诉了资助她的好心人。好心人尊重孩子的选择,没有再支付她大学的费用。可在小茗上大学之前,好心人还是通过老师给了她2000元的生活费,但依然不愿透露姓名。

这位帮助自己度过最困难的时期,激励自己考上大学的好心人到底是谁?这个“谜”一直萦绕在小茗心头。在上大学之前,她和妈妈说:“咱娘儿俩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找到这位好心人。”

今年暑假,小茗再次来到老师家,对老师说:“找到‘好心人’是我现在最大的心愿,我家虽然困难,但做人要有良心,得知恩图报。哪怕当面和人家说声谢谢,也算圆了我一个小小的梦啊!”老师禁不住小茗的软磨硬泡,虽然没说名字,但透露给她一些关键信息。

小茗回家和妈妈一起顺着线索进行分析,经过多方寻找,终于找到了隐藏5年的好心人——赵金义、康振云夫妇。赵金义和小茗的爸爸是同学,两家还曾经做过邻居。在得知小茗爸爸去世、家中十分困难的消息时,赵金义当即和妻子商议,决定资助小茗上学。由于怕小茗的妈妈拒绝,他就采用匿名资助的方式,供小茗上完了高中。

成立爱心基金,帮助更多人

今年8月初的一天,艳阳高照,小茗和妈妈一起来到了赵金义家登门拜谢。

直到娘儿俩登门,赵金义夫妇仍不肯承认他就是那个匿名的好心人。但是在确凿的“证据”面前,再“抵赖”也没用了,小茗和妈妈也认定是他们。

除了感激、感谢,小茗还带来了1万元钱。她和赵金义夫妇说:“因为您的资助和鼓励,我才能顺利读完高中,考上大学。现在,我在学业之外还做了几份兼职,已经能自食其力了。您资助我的这1万块钱无论如何要还给您,希望您能够帮助那些比我更困难的人。”

但是,无论小茗怎么说,赵金义夫妇都不肯收这钱。最后,小茗和妈妈趁赵金义夫妇不注意的时候,把钱塞到了沙发底下,回到家之后,又给他家打了电话,说明了塞钱的地方。

拿着小茗还来的1万元钱,赵金义夫妇辗转反侧。他们决定,要以小茗的小名——小月的名义建一个爱心助学基金。除了这1万元,赵金义自己的企业还要追加资金,同时,呼吁更多的爱心企业和爱心人士也参与进来,把基金建起来,帮助更多的寒门学子。

[责任编辑:王锦浩]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关注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