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北京文博会京津冀博物馆联手组建“燕国达人”展风采


来源:燕赵都市报

原标题:京津冀博物馆联手文创开发馆藏文物组建“燕国达人”梦之队长腿剑客变身天津博物馆“太保鼎”,身披双翼的小飞侠化身正阳门的雨燕…&hel

原标题:京津冀博物馆联手文创开发馆藏文物组建“燕国达人”梦之队

长腿剑客变身天津博物馆“太保鼎”,身披双翼的小飞侠化身正阳门的雨燕……一个由京津冀三地十家博物馆文物组成的“燕国达人”梦之队在北京文博会上一亮相就吸引了众多游客的目光,这些“萌萌哒”的文创产品正以通俗易懂,简洁明快的方式拉近博物馆与民众之间的距离,再现燕赵大地的历史人物与重大历史事件。

京津冀“地域一体、文化一脉”

9月11日开幕的第十二届北京文博会主展馆的京津冀博物馆展区邀请了北京西周燕都遗址博物馆、河北博物院、天津市博物馆等京津冀地区博物馆、文博机构参展,共同打造了北京文博会“燕国达人”文博项目展区,以此来展示京津冀三地博物馆联合开拓发展的成果,推动京津冀三地博物馆展览、文博项目交流活动,突出“地域一体、文化一脉”主题。

“燕国达人”展示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燕国达人”文创品牌,始创于2015年第十届文博会,是博物馆创新型文化品牌;以京津冀三地博物馆馆藏精品文物为IP,结合燕赵大地的历史人物与重大历史事件,以讲述文物故事的方式,将博物馆的历史文物创造性地转化为卡通形象、微信表情,再通过清新、可爱的文创产品与互联网平台,让文物活起来、蹦起来。未来的“燕国达人”品牌还将借助旅游线路、互联网游戏、商务平台以及跨行业、跨国境的宣传推广,逐步推出更多文化活动与产品。

“燕国达人”梦之队“圈粉儿”

记者在现场看到,“燕国达人”展示区整体设计以山脉为连接,体现燕山山脉连接贯穿的京津冀地区自古本为一家的主题。参天大树的造型支撑整个展区,树干上的京津冀地图,代表京津冀多家博物馆携手合作、共同成长。

燕国达人是具有代表性的燕国文物拟人化再现。天津博物馆的太保鼎取《诗经·甘棠》中称颂召公任太保时政绩斐然为官清廉,深受百姓爱戴之意,将其赋予端正儒雅的角色特点,同时配以佩剑以示该角色文武双全。由于太保鼎相对于同系列其他角色“辈分”最大,所以卡通形象是披散着白发、身着长袍。而外袍的花纹则取自鼎腹的蕉叶纹。正阳门的“形象代言人”北京雨燕,则身着中国传统服饰,束发随着空中飞行时的气流飘动,显示其迅速、敏捷的飞行特点。雨燕额头上的红点其实是一个正圆镶嵌四个小圆,是正阳门城楼下“中国公路零公里点”标志的简化图形。而来自西周燕都遗址博物馆的“伯矩鬲”看上去比较活泼,有着丰富的表情。这三位重量级的“燕国达人”梦之队受到了观众的追捧,大家纷纷拿出手机合影留念。一位从保定特意赶来参观的老人笑着告诉记者:“我要把他们装进手机,带回家给老伴看”。

主创团队之一的设计师介绍说,“燕国达人”卡通形象的初步设定风格为萌系二次元,加盟品牌的博物馆以一个形象独立、风格相近的卡通形象来代表博物馆,将古老的文物赋予形象和性格,“我们的初衷是给青少年和小朋友看,没想到很多成年人和青年人也比较喜欢。”他们希望这些卡通形象能获得观众的认可,并且通过他们找到本源,去了解博物馆。

学者:博物馆馆藏品IP开发有潜力

“燕国达人”梦之队系列文创产品让观众大开眼界,京津冀三地博物馆联手,得风气之先。那么,文创产品的开发除了卡通“卖萌”,还有哪些途径可以走?博物馆IP开发的优势与弱项都有哪些?北京文博会期间举办的主论坛“中外宫殿艺术博物馆推介交流会”,学者为越来越红火的博物馆文创“把脉”。

故宫博物院原副院长陈丽华以在网络上掀起热议的《我在故宫修文物》为例,“故宫博物院文物修复师的日常,居然登上热搜榜,让我们看到文博行业的潜力和公众的认知渴望。”一向“高大上”的故宫连同那些馆藏品里正襟危坐的帝王,以年轻人最能接受的“卖萌”姿态,俯身市场,万众瞩目,可以看出国内博物馆文创不可估量的潜力。目前,故宫博物院研发的文创产品接近9000种,文创产品销售额近10亿元,“萌萌哒”的文创产品真正实现了“把博物馆带回家”。京津冀三地历史积淀深厚,博物馆藏品家底殷实,改变观念就能带来五花八门的文创产品,无论是以中国传统文化元素与工匠修复技艺为基础的中式艺术品,还是主打“科技+产品”形式的“活态化”藏品,都将具有极大的发展前景。

在肯定“卖萌”路径的同时,学者们认为引入时尚、科技概念,再结合传统文化根基,生成的文创产品才会更有生命力,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魏鹏举指出,如今不单是文创行业吁求资本输血,众多资本也越来越需要借助文化的力量,抢占未来的这块价值高地。步入IP时代不久的国内文博系统依然有众多“沉睡者”,问题的症结在于产品缺少创意,不少博物馆跟风推出了文创品,但很多只是简单复制、微缩,依然停留在旅游纪念品的层面。“博物馆IP热是事实,但开发难度同样巨大。”他认为,故宫的成功不易复制,其一年的文创产品研发成本高达一两亿元。建议京津冀三地那些研发稍显力不从心的博物馆,以馆藏品为立足点创建自己的数据库。“每个馆都有不可多得的珍宝,如果一旦把这些资源价值转化为大数据库,今后再与金融资本或是艺术机构合作,对接起来就容易得多。”

[责任编辑:司思]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关注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