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巴铁”车站徘徊 河间人带他“回家”


来源:燕赵都市报

原标题:“巴铁”车站徘徊河间人带他“回家”巴基斯坦是中国的“好兄弟”,所以中国人也称巴基斯坦人为“巴铁”

原标题:“巴铁”车站徘徊河间人带他“回家”

王宪法(中)领着马松补办手机卡

在车上帮助马松的几位好心人

巴基斯坦是中国的“好兄弟”,所以中国人也称巴基斯坦人为“巴铁”。9月11日,计划前往河间做生意的巴基斯坦人马松·汗因手机欠费被注销手机号,语言不通的他在人生地不熟的北京赵公口汽车站转来转去,急得满头大汗。这时,他遇到河间好心人。

北京车站

偶遇“巴铁”

35岁的王宪法现在河间市行别营乡政府工作,他是一名退伍军人,曾在新疆部队参军。9月11日10时多,去北京办事的王宪法来到赵公口汽车站准备回河间,对满脸大胡子的马松·汗多看了几眼。“我看他手里举着一张车票,嘴里念叨着‘河间,河间’。但他不认识中文,挨着车找过去,急得满头大汗。”王宪法走过去,问:“你是新疆人?”“不,巴基斯坦人。”马松·汗说着生硬的中文。“哦,‘巴铁’,好朋友!”王宪法一听他是巴基斯坦人,更加热情起来。

军事迷王宪法用新疆味的普通话和偶遇的“巴铁”聊起天来。“他只能说几句简单的中文,我能听懂他要去河间行别营,这不正是我的家乡嘛!就让他跟我走。”可是看到马松·汗的票,才知道他已经错过了发车时间。王宪法带他找到车站管理处,让乘务员帮忙协调了下趟车。

在北京工作的河间女子杨影恰好在车上,“我手机上有个翻译软件,试试行不行!”“你叫什么名字?”“你来中国几次了?”“你来河间做什么?”“你怎么联系河间的朋友?”……一句句中文翻译成乌尔都语,对马松·汗的经历也了解得越来越多。原来,他不是第一次来河间,但只有这次是一个人来的,一个月前临出发,他在巴基斯坦给河间的朋友发了一条微信。进入中国,到北京后,计划从北京坐车去河间。不承想,久不用的手机号已经被注销,而赖以联系的微信也无法使用。他在北京迷路了!

河间米各庄李庄幼儿园老师韩艳云也坐在这辆车上。一直关注进展的她说:“如果有WIFI,微信就可以用;我打开设置,可以共享手机流量。”一番设置后,马松·汗终于登录微信,看到微信联系人里的导游齐敏申回话,他开心得笑起来。

“巴铁”跟随

来到河间

11日15时,北京开往河间的长途汽车到站。王宪法带着懵懂的马松·汗下了车。“他从早晨到现在没吃饭、没喝水,我准备带他先找家饭店吃饭,然后去移动公司补手机卡。”

忙碌的移动公司营业大厅里排满了人,看见王宪法领着一个外国人进来,大家很好奇。了解情况后的人们不禁说道:“河间好人真多!”一位排在前面办理业务的中年男子主动让位,“让‘巴铁’先办吧!”终于补上手机卡,王宪法用马松·汗的手机微信再次联系上导游齐敏申,齐敏申拜托王宪法先把马松安顿好。

一番联系

终于找到朋友

齐敏申,西九吉乡东九吉东村人,马松·汗每次来河间的导游兼司机。“我们都叫他马松,他每次来河间都是通过微信和我联系。我每次就是拉着他去行别营、米各庄等地收旧汽车配件。”傍晚6点多,齐敏申匆匆从村里赶到宾馆。“听说他手机停机,被好心人送过来,我心里也着急。他在这边没几个认识的人,我们也算是朋友了,必须得让他平平安安的。”

听齐敏申说,马松经常去的是行别营前修罗村的王泰祥家,王宪法高兴地说:“这是我包的村啊,我马上联系他!”接到电话的王泰祥赶紧从村里往河间赶。19时多,当王泰祥出现在宾馆房间时,马松兴奋地紧紧抱住他,“朋友!朋友!”咧着嘴边笑边用不正宗的中文叫朋友。

马松这次到河间要住一个月左右,买齐货后就回国。面对热情友好的河间人,马松一一握手,说着“朋友!都是朋友!这里和家一样!”

[责任编辑:王子飞]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热点关注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