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被救助人员何以在托养中心高频死


来源:新京报

托养中心高死亡数据背后,很可能有权力的魅影在作怪,还可能有丧尽天良之人将社会福利、社会托养,当成了赚钱的借口与工具。离家的时候还是活蹦乱跳的少年,等到父子再次见面的时候,雷文锋已经瘦成了皮包骨头的尸体。

原标题:被救助人员何以在托养中心高频死亡

■ 观察家

托养中心高死亡数据背后,很可能有权力的魅影在作怪,还可能有丧尽天良之人将社会福利、社会托养,当成了赚钱的借口与工具。

据新京报报道,2016年8月8日清晨,深圳15岁的自闭症少年雷文锋悄然离开了家门。之后,他一路向北,走出深圳、经过东莞,辗转被相关部门送到韶关的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45天后,他在新丰县人民医院死亡,死因为伤寒。

离家的时候还是活蹦乱跳的少年,等到父子再次见面的时候,雷文锋已经瘦成了皮包骨头的尸体。父亲雷洪建在第一次认尸的时候,竟没认出眼前这具瘦得不成样子的尸体,是自己的儿子。

在伤寒已经近乎绝迹的当下,雷文锋居然在21世纪的托养中心得了狄更斯笔下19世纪福利院、孤儿院里的常见病;而他在这里的生活环境,也像极了《雾都孤儿》奥利弗在孤儿院里的生活——十几个人睡一个房间,厕所没有冲水系统,臭气熏天……这不是被救助的地方,而是夺人性命之地。

根据当地殡仪馆的记录,今年的前49天由练溪托养中心送来的死者有20人,新京报记者已核查到其中15人的死亡证明或公开登报的“寻死者亲友启事”。另据广东某地方救助站相关知情人提供的数据,该站从2011年起共向练溪托养中心送去200余人托养,截至此次接回,6年内死亡近百人。对此,新京报记者统计该地主要报纸,该救助站为练溪托养人员死后登报,2014年人数为22人。这仅是一家救助站的死亡数据,若加上其他救助站在此托养中心的数字,恐怕令人“细思恐极”。如此高的死亡数据,不禁令人发问,这是救助还是“送死”?

每个被救助人员,国家都有规定的补贴,只要托养中心工作人员按照标准照顾、护理他们,他们又何至于死在这里?而如此高的死亡率背后,不是没有原因的。

记者调查发现,这家托养中心的财政大权曾经掌握在新丰县民政局一位主要领导的侄子手中;另据知情人爆料,从2015年开始,这家托养中心每年盈利就达到一两百万;此外,此中心存在未按期参加年检、内部管理混乱等问题。显然,托养中心高死亡数据背后,很可能有权力的魅影在作怪,还可能有丧尽天良之人将社会福利、社会托养,当成了赚钱的借口与工具。

这是人性之殇。

这背后,到底有多少雷文锋死在这个托养中心、为何死在这里,值得追查;而那些对雷文锋们未尽到守护、安置、救助之责者,同样也要受到追责。这其中,若有人已经涉嫌触犯法律,必要受到应有的制裁,不能让这些可怜之人死得不明不白。

监管缺位、与社会封闭隔绝的托养中心,成了阳光照不进的灰色地带。在这里,可以勾兑权力;在这里,可以无视法律;在这里,可以饥饿虐待;在这里,更可能死得不明不白。

14年前,“收容遣送制度”被废止,取而代之的是《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从名称的改变和立法精神可以看出,对于流浪乞讨人员,政府的责任就是提供救助。本应提供救助与服务,让暂时离家人员感受到社会关爱的托养中心,却爆出丑闻,一些地方民政救助的不尽责、监管不透明与腐败问题,必须依法调查追责。

□陈媛媛(媒体人)

[责任编辑:刘志丛]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热点关注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