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太行山作证 ——追记河北农业大学教授李保国


来源:河北日报数字报

2012年4月13日,在临城县河北绿岭果业有限公司科技园,李保国教授为群众现场演示薄皮核桃高接换优技术。省委副书记、省长张庆伟也作出批示:李保国教授的去世,是河北科教战线、农林事业的重大损失,倍感悲痛,深切哀悼,并向家属表示慰问。

一年行程约4万公里。除了完成学校的教学任务,李保国几乎天天奔波在路上,上车当司机,下车当劳力。

考虑到李保国长期出差和下乡需要,河北农大在很早之前就要给他配专职司机,可他却婉拒了学校的好意。

“还是自己开车好,方便工作,说走就走。何况我天天上山下乡,铁打的司机也受不了。”他顾念着别人的辛苦和感受,却唯独没有考虑自己。

去年12月16日晚上,“燕赵楷模”发布厅在河北电视台录制李保国的先进事迹,结束时已经晚上9时多了。大家知道他第二天要去平山,考虑到他身体不好,都劝他在石家庄市区休息一晚。他说:“今晚上赶到平山,明天一早就能干活。”坚持连夜自己开车走了。

今年春节过后,李保国明显憔悴,脸色发黄,饭量变小。出差在外,午饭经常只吃半两米饭、几口咸菜。

只有最亲近的人才知道,他的病有多严重。

因为常年奔波,生活没有规律,再加上高强度的工作,李保国先后患上了重度糖尿病和重度疲劳性冠心病。

“一般医生讲病情的时候不让患者本人在场,为的是不增加患者的心理负担。但是我们家不一样,我特意叫着他一起听,就是希望医生能帮我劝住他,把工作节奏慢下来。”郭素萍说。

“在家多休息吧,别这么拼命了。”周边的人也纷纷劝李保国。他却说:“人活着时要有事干,没事干,不就精神空虚吗?你不知道我在底下跑着有多享受。”

“我阻拦不了他继续拼命,只能跟在他的身边照顾他。出门我一般都带够一周的药量,有时候事儿连成串儿,超过一周了,就得回保定取,然后坐火车再赶回去。”回忆往事,郭素萍悲痛万分。

这个春天,他一直在路上。

今年2月初,省委作出关于在全省广泛开展向李保国同志学习活动的决定,中央和省内媒体集中报道了他的先进事迹,他更忙了,不仅省内各地贫困村纷纷请他支招“脱贫”,连省外群众也打来了求助电话。

在生命的最后一段岁月,石家庄、承德、张家口、秦皇岛、唐山、保定、邢台,都留下了李保国奔波忙碌的身影。

“4月1日,邢台—南和;4月2日,邢台—前南峪;4月3日,邢台—南和;4月4日,邢台—保定……”一张学生手中的日程表,记录了李保国去世前的行程,它默默无语,却又凝结着万语千言。

就在去世的前一天,他还在石家庄主持了河北省山区苹果、核桃、特色杂果产业技术创新与示范体系建设3个项目的验收会。

就像一首歌中唱的:“你太累了,也该歇歇了,不要总忘记了黑夜和白天。”

但李保国闲不下来。在生命的最后几天里,他依然忙碌着——

他通过微信,指导岗底村村民梁国军治果树叶病;

他联系买来滴灌设备,叫人拉到前南峪村的苹果园里;

他跟南和县红树莓产业园负责人周岱燕在电话里沟通了建设采摘园的事宜;

……

他用自己的方式,完成了一个知识分子的“以身报国”。

4月12日,省委追授李保国为“全省优秀共产党员”。4月13日,省委组织部、省委宣传部作出决定,在“两学一做”学习教育中开展向李保国同志学习活动,让千千万万个李保国式的党员干部不断涌现出来。

他走了,但他的精神与太行同在,如同那些战争年代把名字镌刻在太行山上的英雄一样。

年年太行披绿之时,人们会一次次忆起他的功绩。

一座丰碑,一座新时期党和人民的知识分子的丰碑,永远矗立在太行山上。

(撰稿/本报记者霍晓丽、王敬照、陈诚、张永利、杨威力、王峻峰本报通讯员杨永丽)

[责任编辑:刘志丛]

标签:李保国 太行山上 高接换优

热点关注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